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期货大佬”转投A股,半年赚了2亿!
0人浏览 2024-02-19 20:02


谁在“兔年”闷声发大财?

作者 | 张凯旌

编辑丨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Wind数据显示,刚刚过去的兔年,共有256个交易日,上证指数累计下跌了12.22%。龙年前夕,上证指数一度掀起“2600保卫战”。对于不少亏损的股民而言,“关灯吃面”甚至“割肉”成了主旋律。但在这样的市场中,依然有获利颇丰的大佬。

“牛散”郭彦超就是其中的一位。这个名字对市场来说略显陌生,此前既没有太多背景资料,也没有轰动市场的操作名场面。但在兔年年初,其就在中航电测(300114.SZ)股价飙升期间获利上亿元;此后,郭彦超的名字又出现在ST左江(300799.SZ)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后者股价大涨期间,郭彦超则再次套现离场。潜伏时间之精准、退场节奏之把握,令人啧啧称奇。


到了2023年年底,医疗器械公司赛诺医疗(688108.SH)的一则公告,再度让郭彦超成为焦点。但郭彦超此次并非是从二级市场买入,而是通过受让股权的方式,成为了赛诺医疗的股东。

赛诺医疗控股股东伟信阳光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将5%股权以9.78元/股、合计约2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郭彦超。股份已于1月19日过户完成,郭彦超也就此成为了赛诺医疗第二大股东。1月20日至2月8日,赛诺医疗累计跌幅达6.79%。公司目前的股价,还要低于郭彦超受让的价格。郭彦超这笔交易还处于被套的状态,浮亏635.5万元。所以说,大佬也有“关灯吃面”的时候,只不过小散总是选择性忽略。

即便大佬打了眼,外界也在狐疑“得到郭彦超“青睐”的赛诺医疗,会是下一个飙涨的标的吗?这位横空出世的“牛散”又是什么来头?


受减持新规限制,却能成功套现?


虽然赛诺医疗在公告中将此次权益变动的目的称之为“股权投资”,但从基本面来看,很难说其是个优质的投资标的。

赛诺医疗位于医疗器械赛道,核心产品聚焦在心血管、脑血管领域,包括支架、球囊、导管等。公司2019年成为天津第一家登陆科创板的企业,然而次年就业绩下滑,2021年由盈转亏,至今还未扭亏。

2021年-2022年,赛诺医疗净亏损超3亿元;2023年,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700万元到5700万元。

集采落选是导致赛诺医疗业绩“变脸”的主要原因。受此影响,公司冠脉支架产品销量大幅下滑,股价自2020年7月高点至今跌了近80%。

在2023年多次通过短线操作获利的郭彦超,竟然在没有利好消息放出的情况下,入股了一家名不见经传、业绩还未走出低谷期的公司,这让部分股民质疑其中有“猫腻”。

有投资者提到,赛诺医疗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分红,目前的股价也已经跌破发行价,按照监管减持新规,实控人孙箭华是无法减持的。然而通过将股权转让给郭彦超,孙箭华可以变相套现成功,而且受让股权的郭彦超,在6个月的解禁期过后也不会再受任何减持限制。

来源:上证e互动

有投资者在雪球评论称,这相当于郭彦超用自己短期持股的代价,帮助孙箭华成功“减持”。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郭彦超后续依然有机会获利了结。

不过,赛诺医疗方面则将孙箭华转让股份视为帮助公司的必要之举。集采落选后,赛诺医疗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而开拓海外需要大量资金。因此2023年8月,孙箭华就曾尝试通过减持套现,但当月就因新规提前终止了计划。

赛诺医疗证券部表示,孙箭华、其身后的平台、平台涉及的董监高,转让股权获得的资金一分钱都没拿到手里,反而自己还得掏钱交税。

根据赛诺医疗公告,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会把转让股权获得的资金全部无偿借给上市公司,借款利率为0,期限1年,届满后可协商顺延。

至于郭彦超,赛诺医疗方面表示:“以之前商谈过程中,他(郭彦超)包括团队表述的对赛诺医疗的看好,应该是希望能长期战略性投资。”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减持规定是监管机构为了安抚一般投资者情绪制定的规则,本身存在值得商榷的空间。大股东想尽办法为提高自己的流动性而尝试各种另类渠道,说明虽然监管对重要股东减持进行了限制,但相关人员和机构的套现需求是很难缓解的。


“期货大佬”转战股市?


值得一提的是,与赛诺医疗的股权转让交易,可能是让外界了解郭彦超真实身份的关键。

此前郭彦超无论是投资中航电测还是ST左江,都是雷厉风行、快进快出,并没有在公告中留下有效的其他信息。而赛诺医疗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则披露了郭彦超的通讯地址,为北京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凯德茂T3座17层。

来源:赛诺医疗公告

企查查显示,法定代表人、实控人皆为“郭彦超”的另一家企业——北合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地址为北京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号院1号楼15层17B5b。这里的“1号院1号楼”就是凯德茂T3座。


换言之,郭彦超在赛诺医疗公告中给出的通讯地址与北合科技的注册地址是同一栋楼,仅相隔两层。

北合科技的郭彦超是一位投资界大佬,旗下直接持股15家私募基金,以及三元股份(600429.SH)和中船特气(688146.SH)两家上市公司,对外间接投资的存续公司多达395家,涵盖科研和技术服务、制造、软件、零售、建筑、金融、农林等多个行业。

同时,北合科技的郭彦超还是北京国资运营集团、北大荒(600598.SH)控股股东北大荒集团、首农食品集团、北京粮食集团、九三粮油等多家龙头企业的高管。


九三粮油官网介绍,北合科技专业从事资本市场投资业务,尤其专注于对大宗农产品期货交易领域的投资。公司实控人郭彦超是国内农产品期货交易领域最为知名人士之一,先后在Noble Group(来宝)、Bunge Limited(邦基)、中粮、中纺等大型企业担任过职业经理人。

来源:南华期货

据郭彦超2017年在大商所“期现结合培训班”上担任授课嘉宾的PPT来看,自称当时已在榨油行业拥有20年的从业经历。

郭彦超还是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中国大宗商品与金融衍生品投资高级研修班”的核心讲师,根据招生信息中的课程师资介绍中称,郭彦超是“典型的基本面派”,称其精于农产品套利,自己从期货上赚得1亿现金,每年自己能从套利上赚30%-50%的利润,是国内优秀、很少见的套利高手。中纺粮油进出口公司的套利利润主要是靠郭彦超获得。而他讲授的课程名称为《商品基本面分析与套利》,这个研修班学费59800元/期,一期14天(1年内学完)。

梳理郭彦超公开演讲内容可知,其自称是一个比较谨慎的投资者,要求自己有一个盈亏的止损点/止盈点。其曾表示:“在单边交易上入场点很重要,但这个东西我不建议大家去学,很难学会,所有教科书里没有提到,而且是反人性的。我后来看了一下真正成功的交易者,这些人的交易手法全是在某一个时点进入重仓然后迅速摆脱,成功的基本性原因是对这个东西有深刻的领悟和体会,如果没有深刻的领悟和体会只能让你血本无归。交易的魅力就是这样,这也基于你对事物深入骨髓的判断。”

不过,除了在期货领域曾经公开授课演讲之外,在股票领域郭彦超极其低调,找不到阐述其投资理念的公开演讲或报道。

一位谨慎的期货投资高手转战股市,顺理成章,并不艰难。


多次押注医疗赛道,偏向长期持有


郭彦超究竟是何时涉足股市的?目前并无确切时间,从公开信息能够找到的资料来看,可以追溯至2015年。

2015年12月,分子诊断试剂龙头之江生物(688317.SH)挂牌新三板。转过年来,公司就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融资,而郭彦超就在发行对象名单中。

根据之江生物的介绍,郭彦超生于1971年6月,本科学历,24岁开始即在中国粮食贸易公司任职。而郭彦超的认购金额为3291.28万元,在13名发行对象中最多,占总融资额的25%。东方财富数据显示,这是郭彦超的名字第一次以股东身份出现在资本市场中。


2020年,新冠疫情来袭,而之江生物则是国内首批获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注册证书的企业。受此影响,公司业绩高歌猛进,成功转入科创板。

而郭彦超自入股后,除了在2016年有过加减仓的操作,此后至2022年都保持持股数不变,可谓是之江生物的“长情陪伴者”。

在之江生物“按兵不动”期间,2018年郭彦超还与药企双鹭药业(002038.SZ)共同设立了嘉兴颐和基金,用于投资医疗服务机构。

天眼查显示,曾在嘉兴颐和基金有任职经历的郭彦超正是北合科技的郭彦超。


而双鹭药业当时在设立基金的公告中披露了郭彦超的身份证号,前六位为340302,侧面说明这位“期货大佬”来自安徽蚌埠。

来源:双鹭药业公告

到了2021年,郭彦超自己也入股了双鹭药业,截至2023年上半年依然是公司第四大股东。

与之类似,2023年郭彦超现身麦迪科技(603990.SH)前十大股东名单,这是一家做医疗软件服务的公司。截至2023年三季度,郭彦超以2.77%的持股位居公司第三大股东。

不过,这三家医疗企业的股价并没有因为郭彦超的到来而受到提振。2023年至今之江生物股价已经腰斩,麦迪科技接近腰斩,双鹭药业几乎持平。从这个角度来看,郭彦超在医疗赛道的投资,并非追求短期的获利了结,而是更倾向于长期持有。


值得一提的是,郭彦超似乎对家乡企业情有独钟。2022年,其认购了约8000万元凯盛科技(600552.SH)的股票并持股至今,并于2023年进行了两次增持。后者总部在安徽蚌埠市,主营电子元器件业务,下游应用于军工、电子光学等领域。


快进快出,“牛散”“郭彦超”半年暴赚2亿


但郭彦超在A股的操作并不仅限于长期的股权投资,其也曾有不少快进快出的操作。

2019年第三季度,郭彦超曾携九三粮油旗下的中垦国邦一齐入股化肥农药股海利尔(603639.SH),第四季度小幅加仓,2020年一季度退出。但在此期间,海利尔股价并未产生大幅波动,郭彦超个人至多也不过盈利171万元。

中垦国邦可谓是郭彦超的“好伙伴”。双方还曾于2020年一同进出过航天军工龙头新兴装备(002933.SZ)、交通建设工程咨询企业设计总院(603357.SH),但这些操作,同样只是“小打小闹”,郭彦超甚至存在亏损。

巧合的是,2023年,市场上诞生了一位切入精准、快进快出,且获利丰厚的牛散,其名字亦为“郭彦超”。且进出场的节奏也和2019年北合科技郭彦超在海利尔身上的操作相似。

早在2021年一季度,郭彦超就曾出现在航空测试设备龙头中航电测的前十大股东中,但此后很快销声匿迹。2022年三季度,郭彦超再度现身,四季度又进行了小幅加仓,持股数达到330.84万股。

2023年1月,中航电测因重大收购事项宣告停牌,而郭彦超在停牌前精准加仓,将持股数增至333万股。不久后中航电测公布交易细节,拟收购航空工业集团旗下航空工业成飞,后者业务覆盖枭龙、歼10等高端军机以及C919等大型客机的研制生产能力。

复牌后,中航电测直接走出一波八连板涨停,封单量巨大,股价在25个交易日内涨了500%。

股民狂欢之际,郭彦超却已经低调退出。中航电测2023年一季报里,已经没了郭彦超的身影。

将郭彦超入股成本按季度切分,即使全部按当季度中航电测股价的最高价算,退出也按2023年中航电测复牌后至一季度末股价最低价算,郭彦超最低获利也有1.13亿元;反之,郭彦超最高获利1.86亿元。

从中航电测杀出来后,郭彦超一刻也没停歇,随即入股ST左江。截至2023年一季度,郭彦超新增107.78万股,已成为ST左江第八大股东;二季度,郭彦超继续加仓,持股数增至116万股。

与此同时,ST左江因搭上DPU(以数据为中心的专用处理器)芯片概念,股价一路飙升,一度从不足百元涨至最高299.8元/股,被称为“史上最贵ST股”。郭彦超也“见好就收”,于第三季度撤出;而就在第四季度,ST左江被证监会立案,紧接着被曝涉嫌重大财务造假,股价也就此一泻千里。

用郭彦超入股当季度,ST左江股价最高价、最低价计算其入股成本区间;退出当季度,ST左江股价最高价、最低价计算其退场套现所得。两者相减,算出,郭彦超在ST左江的获利区间约为6683万元至2.43亿元。

同样是提前两个季度进场、下一个季度加仓、第三个季度退出,郭彦超凭借中航电测、ST左江两次操作,至少获利1.7亿元,至多获利4.2亿元。而且郭彦超两次获利了结,中间只隔了半年。

精准的切入,一度被投资者质疑是内幕交易。毕竟就连中航电测自身也公告称不排除内幕交易的可能。


不过,沈萌表示,既然是“牛散”,其信息来源和专业能力一定是超出一般投资者,所以并不能认为所有的提前布局获利都是内幕交易,也可能是根据各种信息进行推演判断,而且这种被认为是内幕交易嫌疑的案例也可能存在“幸存者偏差”,其他推演判断失败的情况未被注意。

此外,有行业人士表示,ST左江公开说自己DPU性能在业内“遥遥领先”时,曾有私募说股价有望从30做到300。很多人都相信了ST左江的故事,甚至公司被稽查了,还在相信。如果郭彦超圈子里有人脉,应该知晓这个说法,买入ST左江也就不足为奇。自己的朋友也曾买入,但涨到60元/股就卖了,因为他通过调研发现不靠谱。

郭彦超无论是投资期货还是股市,大部分时候都显得游刃有余,而且对于长短期投资的切割也十分清晰。虽然被卷入了内幕交易的质疑,但目前毫发未伤。不过,股市终究是零和博弈,即便是私募一哥“徐翔”也并非“常胜将军”,郭彦超又能够独领风骚多少年呢?

龙年,郭彦超的造富神话还能继续吗?

在股市情绪并不高涨的情况下,郭彦超“兔年”却赚得盆满钵满,你如何评价他的操作?评论区聊聊吧!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