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赌王”曾毓群的新赌局
0人浏览 2022-10-06 09:20

德林社按:

2022年,对于各个行业来说,既有挑战,也有机会。

有这么一批人,他们迎难而上,在产业周期或是行业竞争中,展现企业家精神,带领企业爬坡过坎。

悲观者正确,乐观者前行。中国的经济需要更多的乐观主义者,需要更多的企业家精神。

从10月2日至8日,德林社将连续推出7位企业家的述评,为企业家精神鼓与呼,为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添砖加瓦。


“赌性坚强”,这是挂在曾毓群办公室里一幅字画中的四个显眼大字。

对于“赌”这件事,曾毓群从不忌讳,作为宁德时代的掌舵人,曾毓群曾在采访中谈到对“赌”的看法:“想要成功,光靠拼还不够,大赢还得靠赌,赌才是脑力活。”


曾毓群的人生履历,充满了一次又一次的豪赌。

1968年,曾毓群出生在福建宁德一个农民家庭,凭借自身努力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国企工作。然而,仅仅干了三个月后,曾毓群便辞去了铁饭碗,到东莞新科磁电厂做一名工程师,进入到电池领域。

从国企员工变成了企业高管,从手机电池创业转向了动力电池方向,曾毓群的前半生,可谓是一场豪赌。

2011年,正当地产迎来大发展之际,财富机会频繁出现在地产领域时,43岁的曾毓群创业团队却进入到了新能源锂电池领域,短短10年,宁德时代成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动力电池的绝对龙头,市值在巅峰时高达1.69万亿,成为当时A股市值排名前五的公司。

2021年,在创业十年之际,53岁的曾毓群以3200亿的个人财富进入富豪榜前三,力压马化腾、马云。

如今,万亿市值的宁德时代不仅影响着资本市场,也成为整个新能源的赛道的风向标,而曾毓群的一言一行,受到更多的关注。

2021年,宁德时代营收达到了1304亿,净利润达到了159亿元,位于A股4700多家上市公司金字塔的顶端。

新能源的快速发展,动力电池装机量的稳步增长,是宁德时代营收增长的主要动力。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全球装机量高达97GWh,市场占比达到32.6%,位居全球第一。


今年上半年,飞奔的宁德时代看上去并没有减速的趋势,不管是产能扩张速度还是市占率,势头依然强劲。

根据SNE Research报告,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71GWh,连续5年位列第一,市占率达到34.8%,同比提升6.2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的业绩继续狂飙,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营收1129亿,同比增长156%;归母净利润82亿元,同比增长82%。今年9月,宁德时代拿下宝马的新世代圆柱电池供应协议大单。

8月28日,曾毓群在2022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表示:“我们的电池已经卖到了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累计装车超过500万辆,全球每新增3辆新能源汽车就有1辆装载宁德时代电池。”

曾毓群的底气,来源于宁德时代的全球动力电池的霸主地位,这也决定了它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


不过,曾毓群也清楚,宁德时代身边群狼环伺,无论是韩国LG、日本松下,还是国内比亚迪、中创锂电、蜂巢能源等,这些都是强劲对手。

曾毓群的危机意识,或与其性格中的“赌性”有关。早在2017年,曾毓群曾发布内部邮件提醒员工:当大家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时,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干,“集体短视会影响公司的进步并最终造成公司的失败。”

一位熟知曾毓群的朋友称,曾毓群喜欢下棋,能感受出曾在大局中有决断力,比较敢拼。

早年,在三元锂电池与磷酸铁锂电池路线之争中,曾毓群押注三元锂路线,一举让宁德时代弯道超车。2020年夏天,广汽新能源的埃安因装载811三元锂电池发生多起自燃事故,让宁德时代站上风口浪尖。当时有评论称,赌性帮助宁德时代发展壮大,但逐渐显现出这巨轮倾覆的风险,但无论是多大的争议,曾毓群总是转危为机。

今年6月,宁德时代发布的麒麟电池,被视为“新能源汽车的终极解决方案”,充电10分钟可实现1000km续航,将“杀死”燃油车。其后,麒麟电池宣布:首批量产电池将搭载于赛力斯的AITO问界系列和极氪汽车系列。


宁德时代在电池领域的动作,几乎涵盖了所有的领域,就连钠离子电池宁德时代亦有布局。不仅,如此宁德时代还广泛布局上下游产业链,尤其是上游,宁德时代斥巨资建立上游材料生产基地。

如今,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市场“所向披靡”的时候,曾毓群又再一次开始“豪赌”——定增420亿,押注储能市场。

宁德时代主楼前有两棵树,曾毓群曾将这两棵树比作围棋中的“棋眼”,宁德时代两个“棋眼”分别是动力电池和储能系统, “希望在储能领域再造一个宁德时代”。

市场流传着一种说法,谁能解决电池储能瓶颈,谁就有机会成为下一个世界首富。

不过,从最新的财报来看,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发展得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营收为127亿,同比去年同期的46.9亿翻了接近3倍,但毛利率仅有6.43%,与去年同期的36.6%相比下滑十分明显。

虽然作为动力电池的龙头,但在储能业务方面,宁德时代也不得不降低毛利率来开拓市场。自从开始大力发展储能业务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便持续走弱,有声音称“赌徒”宁德时代这一次要失手了?

最近宁德时代市值蒸发几千亿背后,也反映了市场对宁王“豪赌”的担忧。但一切没有到终局,宁德时代还在奋力让自己在市场中得到证明。

如今,曾毓群办公室里“赌性坚强”四个字变成了“溥博渊泉”。

作为一家制造业公司,目前宁德时代有1.2万名研发人员,其中193名有博士学历,这些科研团队支持着宁德时代的研发和技术迭代,也让曾毓群的赌局有了更多的支撑。

悲观者正确,乐观者前行。虽然在储能业务上挑战多多,但曾毓群依旧决定一往无前。当面对史诗般的机会,甚至关系到国内产业链在国际上的话语权时,以曾毓群为代表的企业家们,没有退让,而是爬坡过坎,勇毅前行。

我们祝福曾毓群能够实现在储能上再造一个宁德时代的梦想。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4
  • 14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