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此作者经用户举报,可能存在诱导行为。请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等,如因此造成任何损失,与同花顺无关。
投资人万字举报网信集团变相自融、转移资产等“九宗罪”
0人浏览 2019-11-10 13:00

近日,汇眼财经收到网友举报,称网信集团P2P平台伙同母公司先锋集团涉嫌集资诈骗。

今年6月28日,网信P2P平台网贷回款全面逾期,7月4日汇报北京市朝阳区除非办的数据为:线上产品尊享的逾期金额为450亿,普惠消费贷+供应链为59亿,线下私募200亿,涉及出借人17万。


举报材料近万字(含《2019全国受害人信息名单》),投资人列出了网信“九宗罪”:

一、钻政府金融监管漏洞,偷梁换柱,使出借人无法分辨投资项目的合规性,不但超范围经营金融业务,更将巨额的财富损失转嫁给出借人。

网信将线上产品分成两个平台进行销售:网信普惠和网信理财。

网信普惠是典型的网络借贷,具体包括:出借人对借款人为自然人的消费贷;出借人对借款人为企业的供应链产品。

网信理财(线上产品为“尊享嘉汇”)则在交易环节增加了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作为挂牌备案机构,大多数尊享产品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备案,少量在海峡漳州金融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备案。

如此一来,使得认购人与发行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通过金交所实现的借贷关系。但实际上,出借人与发行人的借贷完全是通过网信平台来实现,两个金交所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唯一的“价值”就是,使网信的借贷业务套上貌似合规的通道外衣,用以规避或突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单个企业在同一个网贷平台借款余额不得超过人民币100万的限制。

操作层面,网信利用普通出借人对金融产品和金融监管、法规的认知不足,一方面大肆渲染集团和网贷产品的合规性,一方面在合同上大做手脚,网信理财的所有合同都没有签字、公章,只有时间戳,又将尊享产品的出借人定性为“投资人”,将其超范围经营业务所引发的巨额财富损失合理地转嫁给了出借人。

另外,网信取消了金交所指定的第三方托管账户,使出借人充值的资金源源不断流入自身的资金池账户,并任由私自划转。通过流水追踪,发现合约关系错综复杂,而平台提供的债权关系和资金关系无法匹配,即出借资金都是进入网信及其关联账户中,并没有实际进入债务人账户。

债务人返还的本息也不是直接进入借款人账户,而是网信及其关联账户以“代付”、“贷记收款”等各种不同的名义予以支付,同时又巧妙地规避了直接的法律责任。

二、利用政府监管当中的漏洞,进行变相自融资金自用,利用投资人对风险认知的局限,使用替身公司、空壳公司、自有关联公司大量融资。

投资人统计的网信平台壳公司自融数据中,罗列了132家公司,借款规模高达141亿元。这些公司的最大特点是,公司股权背后均有先锋系员工的身影出现,或有先锋系体系外人员代持股份。通过网信平台,先锋系动员了上百家从表面上看与先锋系没有关系的企业,向金交所发行产品。然后网信平台将金交所的产品拆分成小额标的,以盈益产品或嘉汇产品的形式,向出借人投放。

借款企业:龙翱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立

成立时间:2017-5-18,注册资本:500万,实缴资本/参保人数:无

就是这样一家注册没多久的空壳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其存量借款额超过1个亿。通过天眼查穿透追溯,这是一家先锋控制的空壳公司,通过发布大量的假标融资。

尊享盈益项目的借款方有很多北京鼎世盈嘉商贸有限公司的标的,截至9月30日,其借款合计8.0985亿,网信员工也有买这个标的。据网信内部人讲,待偿金额超过10亿。但7月4日网信暴雷后,该公司迅速经营异常,无法联系。

北京鼎世盈嘉商贸有限公司,实控人何奕瑄100%持股,注册资金1.5个亿。通过百度和天眼查,发现何瑄除了担任鼎世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之外,还关联了11家企业,大部分经营异常或注销。

何瑄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第二家企业“云资通汇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股权穿透依次为是凯润云财务、北京先锋开元、先锋创业、喀什聚创商贸有限公司。

何瑄的第三家企业“北京盛吉茂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凤凰资产”,凤凰资产上下游公司分别为:北京霄云华园置业有限公司,其子公司就有网信集团、先锋集团。

凤凰资产的上游公司“大连中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下属子公司“大连瑞雪典当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是刘平。刘平,是宏达资本集团董事长,分管先锋集团的整个资产端。

通过这些公司,单单一个北京鼎世盈嘉,注册资本1.5个亿,就从网信拿走了十几个亿,而这些资金全都源源不断输送到了先锋集团相关高管控股的关联公司。诸如此类通过各类关联公司和壳公司进行集资的标的数不胜数。

三、网信利用母公司先锋集团下属的企业为借款人担保、超额担保、变相自我担保,允许大量借款企业和担保企业进行互贷互保。

网信产品的借款企业实际债务人并不全部真实有效存在,且担保企业的担保能力往往超出了其实际担保能力,尊享项目基本都是虚假标的,这些虚假标的或者是空壳公司,或是先锋的关联公司。

尊享项目里最明确的先锋子公司益融通,目前借款总额是1.8亿,在先锋700亿盘子里还算小数目。益融通母公司——前海美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直接借款3700万。法人郭宝林,旗下另有2家公司:

  • 深圳市维尔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借款16500万;

  • 深圳前海金蝙蝠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借款3600万。

此外,益融通的子公司海南国际旅游产业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借款7500万。

益融通的法人丁丽拥有多家公司,最有钱的深圳市蓝海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尊享担保方,为丁丽其他公司借款提供担保:

  • 深圳华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14000万元

  • 深圳市中鑫保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10200万元

  • 深圳康德汽车零配件有限公司,11500万元

这些公司的子公司,又继续借款:

  • 深圳市侨城旅游运输有限公司,13000万元

  • 深圳市华光达运输实业有限公司,12000万元

丁丽担任高管的公司,也纷纷通过平台借款:

  • 深圳市华瑞兴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6000万元

  • 深圳市和吉讯实业有限公司,19000万元

  • 深圳市梵尔斯科技有限公司,5500万元丰

  • 深圳市弘昌丰实业有限公司,12700万元

  • 华富企业管理(深圳)有限公司,9500万元

这些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实控人——牟敦俭,手下管理了16家公司,其中:

  • 深圳西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14500万元

  • 深圳市泰和信丰贸易有限公司,7000万元

  • 深圳恒盈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6300万元

丁丽担任高管的公司中最厉害的是:深圳市文信显示技术有限公司,12000万;其子公司个个也都是借钱高手:

  • 前海龙汇通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13000万元

  • 深圳市秉德实业有限公司,16500

  • 前海富利来实业(深圳)有限公司,15800

这些公司借款总额约为22亿,差不多等于一个普通平台的借贷总额,而且越是小辈的公司借款额度越高。

以上只是尊享深圳借款公司情况,只是先锋自融的冰山一角。

四、侵占出借人备用金账户的资金余额,侵占出借人自有的在途资金。在平台全面逾期的事实发生后,还操作支付通道充值端和提现端的关闭时间,套取出借人的充值款。

网信账户有两个:一个是现金余额账户,有两类资金来源可以进入这个账户,一是出借人准备购买网信普惠/尊享产品,从个人银行账户充值进入,在选定具体产品之前,资金一直停留于此;二是按普惠/尊享出借合同,网信将因出借获得的利息和本金返回进入,在发起提现操作之前,它会一直停留于此。

这个账户在金融学中的大名是“备用金账户”。这个账户余额的法律属性非常明确,属于出借人,任何机构不得侵占。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包括先锋支付)的备用金账户余额自2019年1月起100%缴存央行,不付息,从根本上杜绝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侵占客户备用金的念想。

第二个账户——冻结金额账户。6月28日,网信切断了从平台个人备用金账户(现金余额账户)向个人银行账户提现的路径,但并未同时切断向网信个人备用金账户充值和利息本金进入该账户的路径。直到7月4日,网信才彻底切断利息本金进入备用金账户(开启了所谓的“出借逾期模式”)。

6月28日——7月4日,形成了一个出借人不停提现,冻结金额不断增加的资金堰塞湖(“湖水”被网信截流后吸干,以每天2个亿估算大约14个亿的规模)。在这期间,网信和先锋控制的海口农商银行、先锋支付,通过更改支付软件搬资金流向的道岔,截流出借人的提现资金,截流的时机就选在刚刚出了央行监管视线的备用金账户(所以通道里没有),尚未到达出借人账户(出借人账户收不到)的半路上。

五、利用政府发放的金融牌照,李代桃僵,夸大公司风控安全及担保代偿能力,使投资人失去对其风险的基本判断。

网信的宣传始终和“先锋”捆绑在一起,先锋集团的实力较强。先锋金融集团旗下有银行、保险、证券、担保等业务,使得其互金平台网信信用背书很强。但是网信发生逾期后,一直是网信单方面对外发发声,先锋从未表态对此事负责以及积极采取实际措施,先锋对网信的实际注资等也避而不谈。


另外,2018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29号文明确规定,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但作为金融产品,发布“尊享嘉汇”标的的网信平台、北京经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和两家金交所并未持有任何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产品代销牌照。

六、夸大宣传,利用网信与政府相关的新闻宣传,使得政府做了隐形背书。


网信经常在公信力较强的媒体上宣传。如:网信CEO盛佳作为嘉宾可以跟随国家领导人访英;人民网一则新闻《顺丰控股联手丰收科技探索供应链金融+区块链新模式》,其中的丰收科技正是网信的企业。

七、可能把大量资金转移到海外。

网信和其他爆雷平台最大的一个区别是,在深圳设立了大量用于自融的公司,利用当地的监管漏洞,尤其是前海自贸区的监管漏洞,借款以后可能把钱转移到境外。

张振新去世之前,在英国收购了多家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

  • 2013年,张振新斥资上千万英镑收购了英国汉普郡的索恩斯庄园酒店(Old Thorns),该酒店占地400英亩,拥有一个温泉酒店和一座18洞的高尔夫球场。张振新随后斥巨资将酒店房间从80间扩建至160间。

  • 2015年9月,张振新联合新加坡人Phang Yew Kiat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爱尔兰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Castlemartyr Hotel and Resort),其中张振新持有该酒店产权的80%。这家庄园式酒店占地220英亩,包括一座废弃城堡。张振新斥资3000多万美元对酒店翻修和扩建,包括修缮高尔夫球场,打造世界级温泉疗养设施等。

  • 张振新海外资产遍布英国、爱尔兰、香港,另有一部分公司和信托计划设立在离岸金融注册中心马恩岛以及开曼群岛,涉及酒店、高尔夫球场、金融投资等多个领域;张振新至少在13家英国公司担任过职务。从去年9月到今年8月,张振新退出了其中的7家公司——尤其是在去世前的两个月,一共退出了5家英国公司。

另外,先锋系募集的基金产品,有迹象显示募集资金最终流入先锋系的上市公司体系和张振新的海外关联公司。注册在开曼的丰收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丰收资管”),曾向大陆投资人募集多只美元基金产品,均有中新控股的股票做质押担保,由先锋系旗下的基金财富公司负责销售。

相关产品说明书以及平安证券的年报资料相互印证发现,平安证券通过发行票据的方式募资,平安证券旗下财富机构作为发行基金产品募资,将募集资金购买平安证券的债券,平安证券再把资金投向张振新的海外公司。全部资金已经分批被海外的4家公司按照正常贷款方式借走。该借款由香港先锋控股集团和ASIA Fintech公司提供担保,这两家担保公司的唯一大股东都是张振新。

张振新还拥有4架私人飞机,并在香港的湾仔拥有私人会所“古琴台”。而在会所的走廊里,挂满的是他从世界各地买来的名画。

八、暴雷前在全国巡回进行融资宣传,大谈安全、风控严谨。

在5-6月份网信平台内部明明已经出现问题时,依然大量利用短期标进行自融,部分出借人钱一进入网信指定账户,就不知去向了。

6月初,网信展开全国性巡回演讲会议,由盛佳带队,包括财富集团孙凯伟、首席风控孙逊、平安证券等人(上述3人均已调离原岗位)。当时,网信美股已从主板撤下。会上大谈安全,风控严谨。

而6月25日,网信以银行存款半年考核期为理由,陆续发7天、5天的标的,对内向全国理财师宣导短期标可以按一年期业绩折算工资。但是,20号左右发出的7天标的,28号冻结提现资金,三天后发布清盘公告。特别是6月最后一波的短期标的推销线上产品,在一周时间就完成7亿-9亿资金的募集,这波操作和这次全国巡回会议的意义在那里?

更早,2018年6月,网信旗下的首山金融资金链断了,他们想到了左手倒右手,用壳公司去借钱,再把钱汇到首山金融。他们收购了几百家壳公司。借款的壳公司法定代表人重复使用2-6次,重复使用共有95次;注册地址重复的情况有26次;联系电话重复58次,最多的一个电话号码重复24次,明火执仗地去给自己关联公司输血,把网信平台当提款机。

九、平台出事后,平台高管使用缓兵之计,为逃脱责任变更人事。

网信“暴雷”后继续隐瞒,对其网信理财、网信普惠、线下私募基金等各个板块所发生的问题,拒绝公开说明问题,实控人张振新从未对出借人进行任何形式的说明或见面,拒绝与出借人沟通、协商解决问题。

与此同时,先锋集团旗下包括但不限于联合创业担保集团、网信公司等多家关联企业,出现了大量变更企业法定代表人、股东、高管,及注销壳公司的事件。

先锋集团资产管理端的领导共计21人,有18人在暴雷后退出高管行列,与他们相关的标的资产流向成谜,这些资产实控人不停变卖手中资产并转移。

在等待3个月之后,临近所谓的兑付方案出台之际,又爆出张振新在英国去世,直接造成进行中的资产梳理处置等彻底瘫痪和失效。

如:李鑫,网信控股COO,拥有金融学学士,曾先后任职于中国平安人寿、中国国际期货、负责运营管理、市场营销金融产品设计相关工作,多次参与财富团队培训工作和网信客户活动。

李鑫负责网信全部尊享系列产品的上标,对失联执董的情况比较了解。2019年6月25日,在平台全面逾期之前,李鑫退出北京经讯时代(负责尊享的主体)法定代表人。事发至今,李鑫没有露面、没有发声、没有表态,导致尊享产品的兑付工作迟迟无法正常展开。通过渠道得知,目前李鑫和盛佳都在美国,并不在国内。

据大致了解,网信平台自诩全国P2P前十,涉及暴雷资金达到700亿,受害出借人17万,其影响不可谓不深远。

受害人的诉求是:

1.请求公安部门立案,成立专案小组进驻先锋集团,调查其负责人张振新的“死因”,查明真相。重点侦查其今年4、5、6三个月的高管全国融资宣传活动,查清相关参与者和责任人并予以控制;如有必要,将在海外的两公司高管招回国进行调查。

2.组织资产清查小组入驻先锋集团,彻查其融资账目,查清其资金来源与去向,查清借款企业与先锋集团的关系以及逾期的真正原因。

3.全力追缴所有网信及先锋流出海外的涉案资金;强制借款企业和个人按时归还所借款项本息,情节不良者甚至罚款;而后根据追查情况和出借人提供的证据和数据,逐步进行兑付工作,帮助出借人挽损。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
  • 1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