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每日人物 | 618背后的他们 莫名其妙的成了“背锅侠”
0人浏览 2019-06-18 19:52

  6月11日,随着山东省广饶县公安局稻庄派出所民警一则证明的曝光,一位圆通快递员因少了一个芒果遭遇客户投诉,并因此下跪求原谅的事件迅速引起广泛关注。

  随之,又有江苏常州顺丰快递员杨军遭恶意投诉遂吞下安眠药“以死护卫尊严”。万幸的是,这位快递员抢救及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接踵而来的两件事情引发了舆论对快递员现状以及快递行业管理的关注。

  如今,网购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快递员也成为日常生活中与我们打交道最多的人。随着618电商年中大促的到来,海量快递包裹再次考验着快递业的神经。

  据数据统计,2016年至2018年,中国快递员数量增长了50%,总数量已经突破300万,同时在全国各地派送着1.4亿个包裹,每年还在以30%的速度增长,根据邮政预测,还将持续增长8-10年,也就是说快递包裹将在未来七八年达到每日10亿件。

  他做快递员两个月,生了两次病

  今年四月份,张平所在的物流公司在快递员的薪酬待遇方面做了大的调整——取消底薪,同时,为了推广寄件业务,提高揽件提成。

  张平正是在这个时候入职的。今年30岁的他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每年的家庭开销逐渐增大。为了多挣些钱补贴家用,他让妻子经营自己之前负责的小卖部,自己则选择成为一名快递员。

  也是成为快递员之后,张平才知道签劳动合同的时候,合同上那句“不强制加班”纯属扯淡。“我们公司最后一班物流车卸件是下午五点,当天的快件必须派完,有时候派完都到晚上8、9点了。”张平告诉记者。

  调整薪酬制度之前,这家物流公司在业内享有“待遇好”的名声,其中最吸引张平的就是给快递员交五险一金。但在调整之后,“很多前员工去送外卖了。”张平向记者表示,“我可能接下来也送外卖去了。压力大啊。”入职两个月,以前一年大概就感冒一次的张平生了两次病。

  首当其冲的是揽件的压力。虽然公司提高了揽件提成,“但大家完成目标还是有点难。我们这里10个人有4、5个完不成吧。”张平告诉记者。而为了完成自己的业务量,不少快递员会选择自己寄“空快递”。张平从车上拿出一个快件,封面写着“直接签收即可”。“这种就是其他地方的同事寄过来的空快递。你打电话打不通的,或者就是个空号。”张平向记者解释。为了达到公司规定的揽件量,张平上个月往老家寄了不少东西,花了一百多。

  一方面,揽件量事关自己的收入,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完成自己的揽收量,“领导会把你留在站点到晚上9点,给你施压,让你丢脸。”张平说道。而每个快递员的揽收量都不尽相同,一般是和自己的派送量相匹配,并逐月递增。

  张平跟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上个月工资是5100,自己寄快递花了100多,被扣了600多,电话费要400多,放驿站也要自己掏钱,差不多花了300,其他吃饭、房租什么的就不算了,你看这才剩下多少。”

  上个月被扣600块,张平觉得自己很冤。一次是客户买了公司自营商品后退货,货物没有到公司,张平按商品原价赔偿了500。“我寄出去了,但是公司说没收到,没办法,就是我们自己赔咯。”张平语带无奈。另一次则是一箱货到付款的饼干没人签收,在驿站被老鼠吃了,张平赔了100元。

  被客户投诉弄丢快件、配送不准时等等,在这一行也是常有的事,而有时候,公司并不会调查其中是否真的是快递员的责任。

  “说了又怎样呢,又没有实打实的证据。反正,只要是在你负责的站点被投诉丢快件,没有监控证明你是被诬蔑的话,你就要负责。”张平说道。而张平所在的快递公司对于快件丢失这类情况,一般是对快递员处以原价赔偿的惩罚。如果是其他原因被客户投诉,成立的话,公司至少会罚款500元,严重的话甚至会被开除。“但我也不知道公司是怎么判断成不成立的。”张平向记者说。

  618将至,张平坦言,这是自己经历的第一个618购物节,“听说618的快件是平常的3倍,有点担心。”尽管已经萌生了以后不做快递员的念头,但张平决心好好“备战618”,对自己的责任区域负责。

  习惯了之后,他变得佛系

  与张平不同的是,中通快递员李力所在的网点是私人老板承包的,公司并没有给他买五险一金,唯一的福利是包吃住。

  “这个月又被罚了200元,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几百元‘无缘无故’的罚款”。这是李力对记者的第一句吐槽。李力所说的“无缘无故”罚款的情况,是指该快递在物流运输途中寄丢了,但系统显示为已经到站,所以中通公司要罚网点的钱来赔偿给损失的客户。

  “寄丢了件,如果是直营的就公司赔钱,但私人承包的网点就要被罚钱,而网点老板让快递员承担这个罚款”,李力无奈地说:“有时觉得真的很不合理,有人还去劳动局告了,没用。”说到激动处,李力的语速变快,脸也有点红,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都是这样的了,不然老板怎么赚钱?习惯了。”

  李力是广东云浮人,今年33岁,个子不高,偏瘦,说话慢条斯理的,笑起来有点腼腆:“我还没有结婚,一人吃饱全家不愁”。

  原以为会听到很多快递员背后的辛酸,意外的是李力对工作的辛苦的表述颇为“云淡风轻”。2017年入行,做快递员的两年多时间里,李力的工作都很规律:早上7点多到仓库拣货,然后派件;派完后中午回站点继续打包拣货,下午继续派件,派完件就下班,通常八九点下班。“习惯了就不觉得辛苦了,刚入行的时候也有感觉熬不住不想干了,但是习惯下来了就还好。”

  在李力看来,快递行业的人员流动性还是很大的,身边的同事基本上都是30来岁以下的,而且经常换人。“尤其是地段不好、罚款比较多的地方会经常换人。”

  对于前段时间有快递员被投诉向客户下跪甚至吞安眠药自杀的新闻,李力虽然没有怎么关注,但通过微信群聊和听身边同事讨论过。他“佛系”地表示:“我知道这个事,觉得虽然客户也有责任,但快递员也有不对的地方,总之大家互相理解一下,就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有时候客户可能不是想投诉,但打电话到上海总部,即使他本意是想查件或者催件,公司统一都算作投诉,快递员就要被罚款。”李力称,“快递员派一个件才赚1.1元,基本上被投诉一次,那天就等于是白做了。罚款最低50元起,要是二次投诉就要罚500了,如果是邮政投诉,最高罚款5000元,如果有快递员被这样投诉,一般就走人了。”

  对于未来,李力表示并没有打算长期做这份工作,想多干几年,攒点钱就回老家发展,毕竟现在家乡也是发展得挺好的。

  收入不高,他准备辞职换行

  6月14日的下午,告别了一周来如注的暴雨,室外温度飙升到30多度。申通的快递员小叶左手领着一个塞满快递的大袋子,右手胳膊夹着一个快递盒,手上拿着手机,疾步走向广州天河区华利路的丰巢箱。

  来自广东河源的小叶,负责申通快递公司在珠江新城西部几条街道的派送。踏入6月份,小叶派的快递明显多起来了。他在这个岗位快3年了,见识过几次双11。在618面前,他淡定多了,“618(快递件数)怎么都大不过双11,双11的要一个星期才能派完”。

  小叶今年29岁,在东莞的工厂做过眼镜配件,在深圳做过圣诞用品。2013年辗转来到广州,做过汽车配件,也在老城区送过报纸。很偶然的,2016年听到有人说做快递薪酬很高,就就去申通应聘了。

  小叶走进珠江新城的高级写字楼里,一路上,他和保安、物管人员、老太太打着招呼。他算是这一片区的老面孔了,快递行业流动性很大,小叶称,“自己熟悉的另外两家快递公司,三年换了四五个人了。”

  在一个暗黑的楼角,小叶将快递放到了门口。他指了指这个门说,“这里面住了十多个人。上次说东西丢了,价值600块,差不多半个月才跟我说没有收到,后来投诉到公司了,我只好自己赔。”

  小叶介绍,快递员上门派件,遇到收件人不在家时,会征得同意后把快递放门口。但那次被罚之后,他一般都放快递柜,尽管快递柜是要快递员付钱,“投柜最便宜都要三毛,中柜四毛,大一点的五毛,我们派费可能一个也才一块二。但是要是丢了就600块钱,你说哪个多哪个少?”

  最近关于快递员遭恶意投诉后自杀捍卫尊严的新闻,也在快递员间引发讨论。小叶对于投诉也深有感触,“顾客投诉会提供一定的证据,但是遗失的话,那证据可能就没法提供。但是我明明就送了,怎么能证明呢?反正没有收到就是我的责任了,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

  至于罚款的标准,小叶介绍,这主要看客户怎么投诉,有时一投诉就要罚款一两百,有时菜鸟联盟投诉的罚款500、1000的都有。“所以一般快递员选择和客户私了,但也有客户不愿意,一定要告到公司。”在小叶看来,有的甚至是诈骗的,故意说没有收到。

  当快递员也不完全都是让人丧气的,也会遇到的暖心的事情。有的客户会礼貌的说“辛苦了”之类的话,有时送给他喝的东西。当时代财经问及,这篇报道出来,会对你工作产生不好的影响吗?小叶表示无需顾忌,他说,“对公司有怨言是很正常的,但是反过来公司也是养了你这批人,公司为你提供了一个岗位、薪水。快递员和公司会有矛盾但不是水火不容,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入行两年多,他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天派件要打电话、扫街,顶多平均派一百四五十件。由于是居民区,就没有双休日,一个月下来,派件收入在5000块钱,收件收入两三千,加起来七八千,缴纳保险还有生活花费,一个月最多能存个四五千元。

  收入不高,是考虑转行的原因,此外,职业的天花板也是一个因素。快递业很少职级,干得好就可以升店长,但店长薪资也只是比快递员稍微高一点。

  “三十而立”,家里长辈也有在催他回家结婚。他说“打光棍”在快递员中很普遍,主要是没时间。而且快递行业也不是很光鲜的职业,算是比较底层的。家里人也觉得做快递没前途。小叶打算去开店或者做其他的一些新兴的行业,例如网店或是卖桶装水的店。

  公司给员工设立“委屈奖”

  两个塑料大箩筐,搭着一块大木板,支着一台电脑,这就是广州越秀区德邦物流站站长余洋洋的办公桌。6月17日下午,他紧张地时而低头刷看手机上的物流信息,时而抬头在电脑输入信息查询,由于太入神,他并没有注意到记者进来。

  “618年中促销”的发起者是京东,由于京东主打3C,所以每年618的家电销售会比双11还要猛。对于德邦物流而言,618的业务压力比双11要大,是平时的一倍。幸好,今年618从6月1日就开始了,算是提前释放了部分压力。

  余洋洋是湖北人,今年33岁,2010年本科毕业就来广州,也一直在德邦工作。余洋洋加入德邦的时候,德邦只做零担物流,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营业员。随着公司的发展,如今的他做到了物流网点的经理了。

  据他介绍,这个网点有25个快递员,覆盖的区域是广州市越秀区的五羊新城、新合浦、寺右新马路以及天河区的珠江新城一带。事实上,去年这个站点所覆盖的区域更广,但是由于业务量太大管不过来,才缩小区域精细化管理。

  处理客户投诉是网点经理重要的工作,但有时候客户的需求很奇怪,有些客户甚至会故意刁难快递员,明确的说投诉后就要求你向他道歉,有些还要求登门道歉。

  在余洋洋记忆中,发生在2016年的一次客户投诉他特别难忘。当时德邦的快递员到珠江新城写字楼送快递,到前台按门铃时,前台接待人员并没有应答,于是快递员多按了几次,还是没有应答,于是敲了下门。后来,前台让快递员进去了,可能是由于门铃按得太多,对方表现得很烦躁,对快递员骂骂咧咧,说了些比较难听的话。快递员也没忍住,走的时候回了他一句,后来就被投诉了。不仅余洋洋跟客户道歉,甚至连相关的德邦快递区域领导(区长)也做了道歉。

  顺丰快递员因恶意投诉被处罚后自杀的新闻爆出后,余洋洋特别能理解快递员的委屈。大概是2015年,很多德邦快递的员工在公司OA系统发帖讨论恶意投诉,倾诉工作中的委屈。公司领导经过讨论,设立了“委屈奖”。快递员真的是遇到较为极端的情况,受到了委屈,网点经理可以去申请。

  但在快递公司里面,像德邦会设立“委屈奖”这样的公司并不常见。“快递员下跪”和“吞安眠药以正清白”这两件事之所以引爆舆论,就是因为刺痛了人心最柔软的部分——每个普通劳动者的善良和尊严都不该被无情蹂躏。

更多
· 推荐阅读
9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