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不到三年三大造假 康美药业如何“康美 ”
0人浏览 2019-05-24 07:50

  5月17日,证监会官网公告,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美药业”,600518.SH)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自2018年12月底被立案调查,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康美药业已经被查实三项重大财务报告虚假问题。尤其最后一项“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的相关调查更是令投资者怀疑康美药业涉嫌操纵股市、损害投资者利益,康美药业近日股价持续下跌。

  5月20日,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将康美药业从中华通证券名单中移除,将其加入到中华通特别证券名单。自此,投资者只可以从沪股通卖出康美药业,但不能买入。

  财务造假终查实

  再次将康美药业陷进“操纵股市”旋涡的是这一则消息:深圳市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系因涉嫌内幕交易广州普邦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邦股份”,002663.SZ)于2018年9月21日被采取强制措施。

  据证监会公告信息显示,王廉君与普邦股份时任副总裁兼董秘马某达关系密切,为多年朋友,日常联络较为频繁。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王廉君控制使用其本人证券账户买入“普邦股份”1,869,988股,实际获利约为112.3万元人民币。四川证监局决定没收王廉君违法所得约112.3万元人民币,并处以约336.9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这一消息之所以会牵扯到康美药业,是因为王廉君所在的博益投资公司90%的股权是康美药业的控股股东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美实业”)持有的,剩下10%股权也是其控股股东之一致行动人许冬瑾持有。

  博益投资与康美药业的关系自是密不可分。当时就有媒体分析报道“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等相关内容”等问题,康美药业及时澄清:“不存在利用其它账户买卖康美药业股票,不存在利用其它账户从事康美药业股票内幕交易和操纵康美药业股价的情况。”

  在康美药业的否认下,即使对其财务报表、内幕交易等方面充满质疑,外界依然没能找到直接证据来“揭开”康美药业的真相。康美药业仍然在资本市场积极运作着。

  直到2018年12月29日,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出现在康美药业的公告中,康美药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问题才正式面对公众,投资者终于要掀开其“面纱”。

  紧接着,便是康美药业“自查”“核查”的相关公告。康美药业自查后称,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公司在确认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时存在错误。其中,最为外界“惊讶”的是其货币资金多计金额近300亿元人民币;合并现金流量表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目多计金额近103亿元人民币。

  据财务工作人士表示:“一般现金流量以及货币资金是上市公司较为重要的财务指标,现金流量和货币资金的数额较高,说明公司运营良好,可以吸引投资者的投资。”

  而康美药业表示财务报表前后出现巨大出入是由“会计处理差错导致”。同时,康美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暨董事长马兴田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但是上交所似乎对康美药业的“自查”结果以及“会计处理差错”言论并未完全接受。2019年5月5日,上交所对康美药业下发《问询函》称,康美药业“应当严格区分会计准则理解错误和管理层有意财务舞弊行为性质的不同”,并且要求其在5月14日对近年来发生的各项“会计差错”的原因进行更详细的披露回复。

  康美药业至今未能回复该问询函,已经两次发布《关于延期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

  还没等到康美药业的正式回复,投资者们先看到了证监会对康美药业的调查报告。5月17日,证监会公告称,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落下“实锤”,甚至被发现“操纵股市”的相关内容。

  股市变化难捉摸

  康美药业成立于1997年,于2001年在上交所上市。主要生产和经营中药材、中药饮片、西药、保健食品及食品、中成药、医疗器械等产品。上市近二十年来,康美药业一度位于A股医药市场的前列,其市值甚至曾超千亿元。

  2007年,康美药业在央视播出的《康美之恋》为人称道,李冰冰与任泉的联袂主演使得康美药业迅速打开市场,其品牌形象和产品定位深入人心。康美药业成为人们十分信赖的医药企业。其业绩表现也是十分亮眼,就净利润而言,更是节节攀升。

  事实上,还是有投资者注意到了康美药业“繁华”背后的隐忧。一直以来都有声音在质疑康美药业存在“存货贷款比例过高”“经营现金流净额远低于净利润”“应收账款规模大”等问题,只是一直未引起市场关注,或者说并不影响投资者对康美药业的投资意向。

  根据康美药业更新后的年报显示,康美药业2017年、2018年的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达到35.64%、47.20%,净利润下滑速度明显提高。并且自2012年开始,康美药业的存货周转率也是持续下降,直至2018年,已经降至0.39。然而,其同行业上市公司如华润三九、白云山等,其存货周转率都在4.00左右,有的公司甚至超过5.00。

  除此之外,康美药业在2018年的每股现金流也变成了-0.64。这样的财务表现和经营现状,却似乎没有影响康美药业的资本运作。

  康美药业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披露,在2019年一季度新进股东许燕君、华夏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和大成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分别买入该股6983.61万、5322.61万股和5183.79万股。值得注意的是,新进股东许燕君所持股份也是处于质押状态。

  2018年12月底,康美股份就已经被证监会关注调查,而依然有相应的投资人和一定规模的资金进驻康美药业。投资者们纷纷表示看不懂:这些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看重康美股份的投资价值在哪里?甚至有刚购入的股份就全拿去质押?

  于是投资者们开始怀疑康美药业有“坐庄”之嫌。

  与这一说法“呼应”的是,5月17日,康美药业公告称,公司与相关关联公司存在88.79亿元资金往来,这些资金被关联公司用于购买公司股票。

  细细看来,康美药业一直以来的股价确实起伏很大,例如2017年,其股价就曾出现断崖式下跌,市值缩水几百亿。

  与此同时,证监会公告中也称康美药业从2016年开始的年报就存在一些问题。回顾这些“巧合”,投资者们或许会“如梦初醒”。

  那么康美药业是否有意通过“坐庄”操纵公司股价来获取利益,还需要等证监会的最终调查结果。而目前“脱离”了“庄主”的康美药业,其股价可以说是市场最真实的“反应”。尽管康美药业主动申请ST,但依然未能彻底减缓其颓势,股价连续一字跌停,截至5月22日,康美药业的收盘价为5.99元/股,与巅峰时的20.00元/股相比可谓是相差甚远。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

更多
· 推荐阅读
17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4
  • 4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