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中美贸易战对于A股的影响和后市机会简析
0人浏览 2018-09-11 09:36


中美贸易战的起因和现状

2017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中国开展301调查。2018年3月,USTR发布了调查结果,即《基于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关于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和创新的相关法律、政策和实践的调查结果》(下称《301报告》),特朗普据此对中国发起了贸易战。

北京时间2018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指令有关部门对从中国进口约600亿美元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3月8日宣布将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课以25%和10%的重税)。3月23日,中国宣布拟对自美国进口水果、猪肉、葡萄酒等(约30亿美元)分别加征15%和25%的关税,4月2号开始执行。

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涉及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机器人和机械等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4日,中国宣布将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飞机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实施时间视美方反应而定。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向中兴禁售高端软件及零件决定,为期七年;4月18日,美国商务部表示对产自中国的钢铁轮毂产品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初裁从中国进口的通用铝合金板有补贴行为。

2018年6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2018年6月16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2018年9月7日美国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的计划蓄势待发 中美贸易战迎来关键阶段

2018年9月6日,据外媒报道,美国政府在当地时间9月6日结束拟对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听证会之后,将迅速宣布促使这一措施生效。6日,中国商务部对此做出回应称,若美国一意孤行,对中国采取任何新的加征关税的举措,中方将做出必要反制。

中美贸易战持续的背后是综合国力的碰撞,“修昔底德陷阱”发明者艾里森在其《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一书中指出,美中两国的实力对比在1980年以后的30多年里发生了巨大变化。二战刚刚结束时,美国经济在全球市场中所占比例约50%,1980年时下降至22%;中国经济自1980年代改革开放腾飞以来,美国经济在全球市场中的占比进一步下滑到2016年的16%,而中国则从1980年的2%,上升到2016年的18%。

特朗普团队-贸易保护主义的倡导者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更为激进,为保护传统产业,他一直主张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反对自由贸易协议如NAFTA和TPP。特朗普建议把中国宣布为汇率操纵国,并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诉求和底牌:直接原因是贸易失衡,迫使中国进一步对美开放市场,“让美国再强大”,深层次目的在于试图重演80年代美日贸易战以遏制中国崛起。

史蒂夫·班农,民粹主义代表人物,特朗普竞选班子的宣传总长和核心智囊。2017年12月17日班农在日本东京发表《中国摘走了自由市场的花朵,却让美国走向了衰败》的演讲。

美国现任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对美中贸易问题的证词》《中国贸易壁垒清单》,展示了美方鹰派对中国贸易问题的反思、认识和诉求。罗伯特·莱特希泽,曾在里根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副贸易代表,80年代的日美贸易战和“广场协议”就是他的杰作。对自由贸易持怀疑态度,他主张对违反贸易规则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2017年1月3日,特朗普提名罗伯特·莱特希泽出任美国贸易代表。从美方谈判代表团队来看,纳瓦罗等是非常业余的,莱特希泽属于国际贸易领域的顶级专家,从2018年5月4日美方提出的要价清单来看,大部分反应了莱特希泽的建议


以史为鉴-美日贸易战

从195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初的三十多年,日美经济争霸从六大行业的贸易战逐步升级为汇率金融战、经济战,从产业冲突到宏观协调和经济制度冲突,最终以日本金融战败陷入“失去的二十年”、美国维持世界经济金融霸权告终。

六大行业贸易战先后涉及纺织品(1957-1974年)、钢铁(1968-1992年)、家电(1970-1980年)、汽车(1981-1995年)、电信(1981-1995年)和半导体行业(1978-1996年),涉及行业的演进与日本从轻工业、重化工业、高科技产业的不断升级同步。贸易战的方式,从早期的日本“自愿限制出口”和贸易数值管理(纺织、钢铁、家电)到不得不接受扩大进口、取消国内关税(如汽车)、开放国内市场(如电信)、对出口美国的产品进行价格管制、设定美国产品在日本市占率指标(如半导体产品)等条件。为规避关税和汇率风险,日本汽车、家电厂家选择直接赴美投资,继而引发投资摩擦。但是日美贸易战并未根本解决贸易失衡问题。

因此,贸易战之外,美国还对日本挑起了汇率金融战强行使日元升值降低日本产品竞争力、经济战强行改变日本经济结构和政策等。1985年,在美国的主导和强制下,美、日、德、法、英等签署了“广场协议”,日元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升值;1989年,美国与日本签订了“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要求日本开放部分国内市场,并直接强制日本修改国内经济政策和方针,之后日本政府通过举债的方式进行了大量扩大内需的公共投资。

“广场协议”后,日元升值导致日本出口增速大幅下降转负(日元计价),经济增速和通胀水平双双下行,为应对“日元升值萧条”以及美国要求日本扩大内需,日本银行不断放松银根。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国内流动性过剩,推升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投机热潮以及泡沫。“日本第一”的认知、政府及国民心态在80年代的过度膨胀、担心紧缩政策导致美元贬值,使得日本政府及央行(日本银行)错过宏观调控的最佳时机。1989年5月开始连续五次过快过急的加息及地价抑制政策最终导致了泡沫破裂和危机产生。

1990-1991年危机后,日本产生大量过剩产能、不良债权、过剩劳动力,银行等金融机构、企业破产倒闭、失业率和自杀率上升,动荡的政局(十年时间,九届内阁,七任首相)及错误的应对导致日本陷落。人口红利消失、老龄化加剧上升、城镇化进程已达较高水平、赶超型经济体制不再适应市场化、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时代的需要,总量型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始终未能解决结构性问题,日本再也没有资格挑战美国经济霸权,日美经济争霸以日本战败宣告结束。


A股的影响和行业机会

2017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销售额达4122亿美金,同比增长21.6%,分为集成电路(83.25%)、光电子(8.45%)、分立器件(5.25%)和传感器(3.05%)四大类,集成电路连续数年领跑整个行业。从产业链来看,主要涉及电路设计、芯片制造与封测检验这三个环节。从运作模式来看,目前主流整合模式(IDM)与垂直加工模式。从上游设备材料消耗来看,第一被韩国(设备,31.71%)与中国台湾(材料,21.9%)包揽,中国大陆均排第三;但供给商方面,排名前十厂商被美日韩台垄断,占据市场份额90%以上,无一中国大陆企业。中兴事件可以看出我们的软肋是非常明显,高端制造仍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有可能迎头赶上。

正所谓缺什么补什么,无力是芯片还是软件,我们和世界一流的企业还是存在巨大的差距,简单的靠着原来的来料加工的模式效益会,但凡A股公司有能力有决心能够在半导体方面投入研发的公司,是值得关注的。因此行业板块上我们依然以重研发的公司,行业为主要的选股方向。   

技术面上A股自3月23日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战,指数下行至9月7日跌幅达16.82%,相应美国标普500指数期间上涨6.13%,贸易战对于A股的影响还是较大。2650点附近构成A股当前位置估值和市场双重底。因此对于后市不宜过于悲观,正所谓利空出尽是利好。

预计第四季度市场主要是以结构性的行情为主,原来的优质蓝筹个股在业绩有保障的情况下会以高位震荡为主,而中小板的公司随着业绩的改善有望出现触底反弹的走势,比如今年以来软件板块的集体走强,就属于业绩改善预期的变化。

点击上方关注“华林证券旗舰店”,分享股市实战技巧!与专业投顾一对一交流!


声明:以上论述仅供参考,不代表华林证券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更多
· 推荐阅读
71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0
  • 10
  • TOP
该观点为投顾个人看法,不代表其所属券商和同花顺平台建议。
观点仅供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