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90后”庄家操纵股价月入2000万,团队一半是基金从业者
0人浏览 2024-07-09 20:04


净化证券市场迫在眉睫


作者 | 张凯旌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A股参与者正趋于年轻化,“00后”都已悄然入市,而“90后”则已经有人因“坐庄”被罚。

近日,证监会调查发现,弈鸣基金郑永添等8人曾在2022年4月-5月使用45个证券账户,借助资金优势联合或连续买卖爱仕达(002403.SZ)、东易日盛(002713.SZ)2只股票,累计获利1945.71万元。此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

8人全部是“85后”,其中还有4个“90后”。最终该团队违法所得被全部没收,并被追加1945.71万元处罚,累计被罚没近4000万元。

年纪轻轻就拥有足以坐庄的资金量,并且入市精准获利颇丰,郑永添团队是什么来头?


晚上开复盘会密谋,

23天获利近2000万


2021年9月,郑永添、朱阳、林进叠作为股东成立弈鸣私募基金,注册资本1000万元。

背靠私募投资的主业,弈鸣基金与资本市场联系紧密,而这也让郑永添产生了其他想法。自2021年起,郑永添、朱阳、林进叠就拉上弈鸣基金员工蒲秀鹏,以及不在弈鸣基金任职的林政清、陈泽鑫、罗健灿和杭启飞,8人组建了一支“炒股小分队”,利用45个证券账户,固定在弈鸣基金办公地点交易股票。

团队成员分工明确,每人负责不同方向,郑永添、朱阳、林进叠三人进行统筹和决策。


来源:证监会官网

每晚,团队会召开复盘会,成员交流意见后,由郑永添、朱阳、林进叠确定次日个股的交易范围、止盈位、止损位。次日,成员们按计划行事,再实时交流最新情况。

或许是前期的配合、平稳运行给了团队底气。2022年4月,郑永添团队开始大手笔投入,集中资金优势操纵市场。而他们选择的第一个标的是家电龙头爱仕达。

4月26日-5月6日期间,团队先用4天拉抬股价,累计斥资8196.57万元买入股票,卖出1491.75万元,并且频繁以不低于卖一价或市价或涨停价申买,导致爱仕达股价连续4天涨停,股价涨幅偏离对应板块综指34.86%。后用2天“出货”,买入387.89万元,卖出7768.1万元,爱仕达随即又连续2天跌停。

最终郑永添团队在最初不持有爱仕达股份的情况下,用6个交易日的时间买入8584.46万元,卖出9259.85万元,共计获利663.58万元。

紧接着,团队又盯上了“家装第一股”东易日盛。在还未完全撤出爱仕达时,郑永添等人开启“双线操作”,将类似的手法在东易日盛身上复现了一遍。

5月5日之后的5个交易日为建仓拉抬期,团队累计买入8784.37万元,卖出332.37万元。东易日盛连续4天涨停;5月12日,团队继续大举申报买入,东易日盛再次开盘涨停,团队在开盘后6分钟进行首笔申卖并成交,一举卖出9336.79万元;5月13日至5月18日,团队累计买入128.44万元,卖出2035.1万元,东易日盛一度连续3天跌停。


来源:Wind数据

最终,郑永添团队又在10个交易日内买入1.04亿元,卖出1.17亿元,获利1282.13万元。

两进两出之间,郑永添团队仅用了14个交易日,就累计获利1945.71万元。

证监会的处罚,也主要集中在郑永添身上,其一人就承担了1827.77万元,林进叠、林政清、朱阳等人次之。


团队囊括基金从业者、自由投资人


郑永添“90后”团队的背景神秘,证监会并未详细阐述,而弈鸣基金的股权结构也十分简单,且并未涉及司法纠纷。

不过,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中,还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从备案信息来看,弈鸣基金管理规模在0-5亿元,属于登记在册的私募中规模最小的那一类。

创始股东之一的朱阳,曾在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国际经贸系当了4年的辅导员。有意思的是,离开广州大学后,朱阳随即成为广东辰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规风控部的一名风控专管员,自此与资本市场结下了不解之缘。

仅6个月之后,朱阳又成为了广东乾道投资私募公司投资管理部的交易室主管。工商资料显示,辰星投资和乾道投资的实控人都是范青松。

可能是每日持巨资在K线间穿梭,激发了朱阳对证券交易的兴趣。2018年6月,朱阳再度离职,并开启了一段为期三年的自由投资人生涯。在中基协备案中,这段经历被标注为“利用自有资金从事证券投资”。这之后,朱阳才成立弈鸣基金。


来源: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

弈鸣基金的合规风控负责人郭海龙,并不在此次被证监会处罚的8人名单中,但其在加入弈鸣基金前,经历也颇为丰富。

1990年,郭海龙还在广州味精食品厂任职,很快成为了销售科科长,随后在集宝公司做了12年销售工程师,又干了3年自由职业;2011年生涯才与证券行业产生交集,成为了太平洋证券市场部的营销经理,并于5年后成为深圳前海精至资管公司的风控总监,2021年加入弈鸣基金。

整体来看,弈鸣基金公司内共有8人取得了基金从业资格,其中就包括此次被证监会点名处罚的朱阳、林进叠、蒲秀鹏和林政清。

目前弈鸣基金仍在正常运行,只是郑永添已经从股东中撤出。其一共成立过20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目前有4只已清算。2023年,弈鸣基金还曾作为前十大股东出现在德恩精工(300780.SZ)的半年报中。

不仅如此,弈鸣基金在圈内还颇为活跃。2023年11月,其刚接受了广州工商学院投资学教研室三位老师的调研;今年3月,林进叠还作为弈鸣基金代表,参与了广州工商学院承办的“寻找未来基金经理”高校模拟投资联赛的评审工作。评审团成员背景囊括东莞证券(A15130.SZ)、易方达等多家知名证券机构。

得益于团队内部成员的投资经验,郑永添团队在选股方面能看出做了不少功课。

无论爱仕达还是东易日盛,都是市值小于50亿元的小盘股,且股权高度掌控在实控人手中。


来源:罐头图库

以爱仕达为例,截至2022年上半年,创始人陈合林与自己的妻子、儿子、女儿合计持有爱仕达股权的比例高达55.6%,公司股东户数不到2万户,日常每日成交额在1000万元-2000万元上下,交易相对冷清。

此外,2022年4月-5月也恰逢爱仕达和东易日盛的股价低点,前者股价较2015年历史巅峰时刻下滑超60%(前复权);后者股价较2015年历史巅峰时刻更是下滑近80%(前复权)。两家公司交易前都在底部横盘了超过1年的时间。

挑选重点、择机出手,这才让郑永添团队在短时间内,利用并不算多的资金量,获得可观的收益。但资本市场的一举一动,都要建立在规则的框架下。


监管重拳出击,操纵股价何时休?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认为,郑永添团队操纵股价可能源于对市场规则的误解、对监管力度的低估,或是对个人能力过度自信,认为可以通过操纵市场来获得巨额利润。

但这恰好踩到了监管的高压线。柏文喜表示,从今年披露的案件信息和立案频次来看,证监会对操纵股价的处罚方式显示出了加强监管和严厉打击的趋势。

6月7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裁量基本规则(征求意见稿)》,作为资本市场首份系统性行政处罚准则,对多个量刑梯度做了细致区分。

而在2023年,证监会共做出539件行政处罚决定,同比增长40%;具体到操纵市场方面,案件数量达到25件,其中证监会办理案件20件;在处罚力度上,没收违法所得金额约12亿元,罚款金额约21亿元,合计罚没金额超过30亿元。

此外,证监会还通过全方位监控、大数据碰撞等技术手段构建“穿透式”线索筛查体系,以提高查处效率和准确性。在柏文喜看来,这表明证监会正在采取更为有效的措施来应对操纵市场的行为,旨在维护市场秩序和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来源:罐头图库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证监会开出的一系列罚单中,出现了不少“年轻人”的身影。

除了郑永添团队外,“90后”王斌曾在2020年12月15日至2021年11月17日控制使用87个证券账户交易电光科技(002730.SZ)股票,获利9027.5万元,被罚2.7亿元;“85后”张智,曾于2017年4月17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控制109个证券账户,操纵华英农业(002321.SZ)股票,获利1.33亿元,被罚2.66亿元。

一方面,这反映了A股的活力。2022年“腾讯财经”发起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40岁-59岁投资者占比46.33%,为所有年龄段中最多;其次是30-39岁投资者,占比43.27%;而18-29岁投资者占比也有7.75%,“00后”已经入市。另一方面,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年轻人从性格上会更激进,手段上也会因为掌握更多技术而更隐蔽复杂。而这也给监管调查带来了更大挑战。

另外,尽管加大了处罚力度,但外界对此还是存在争议的声音。沈萌就表示,虽然看似处罚金额是获利的两倍左右,但这个罚金与其所造成的相关投资者的损失相比还是低的。

从这些角度来看,市场净化仍然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任务。

你如何看待“90后”庄家操纵股价的现象?评论区聊聊吧!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