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小康股份意欲H股上市,难解盈利密码!华为概念也难撑千亿市值
0人浏览 2021-11-24 17:47

重庆某东风小康门店 度哥摄



作者 | 小溪

编辑 | 万佳丽

征探财经(teccj6)



小康股份(601127.SH),依托新能源车和华为合作概念,经历了一轮激荡的走势。


一年多时间,小康股份蹭蹭蹭的上蹿。股价从几元一路飙升到最高83.83元,总市值一度将长期位居重庆工业五十强第一名的长安汽车也超越了。然而,近期小康股份的股价又回落到67元,市值也跌回到千亿以内。


这轮股价涨跌中,正是实控人张兴海的儿子张正萍执掌小康股份。现在,他又开始了更为激进的资本局。近期,小康股份高票通过了发行 H 股股票并在香港上市等议案。一切顺利的话,小康股份有望在明年H股上市。


然而,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负10.83亿元的小康股份或许已站在了沙丘之上。

 


少帅



汽车行业很烧钱,车企时不时搞搞融资,搏一把上市是普遍现象。


低端车起家的小康股份,也到了烧钱冲刺高端车的时候了。小康股份图谋在 H 股上市,募集的资金将用于高端智能电动汽车业务发展。


抛开小康股份要为当地产业链作出更大贡献这类的说法,这些年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拓展,小康汽车走得并不轻松。


只不过,看似美好的H股上市,还需要中国证监会及香港联交所核准。按照程序,一切顺利的话,小康股份有望在明年年初上市。这种先A股,再实现H股模式,在重庆当地算是首例。


小康股份H股能否顺利上市,上市后是否会有更优秀的表现,这样的荣光和压力都押在了张正萍等几位年轻人身上。



张兴海与力帆尹明善、隆鑫涂建华、宗申左宗申等,构成了90年代末之后崛起的重庆摩帮群体。这些年,“摩帮二代”已经陆续上位,只是不少“二代”也并未能够让家族产业得到提升。



通过发行H股议案之前一年,31岁的张正萍正式接棒父亲张兴海,成为小康股份的董事长。资料显示,少帅张正萍出生于1989年11月。巧合的是,赴港上市和他被选为董事长,都发生在他出生所在的11月。


2020年10月23日,小康股份发布公告,称张兴海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及总裁职务。同年11月5日,在小康股份第四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上,张正萍被选举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


更早之前,张家第二代集体走上前台。2020年6月,小康股份董事会经过改选,张兴海的两名兄长张兴礼和张兴明分别退出董事会和监事会。张家二代的张正源(40岁)、张正成(36岁)则分别进入董事会和监事会。从公开的履历看,这几位张姓二代主要经历也在张家的产业里历练。


培养具有稳定且年轻化、充满活力的管理团队,这是老掌门人张兴海这些年所做的铺垫。



飙涨



张兴海的财富路,与重庆摩帮大佬尹明善的经历很像。都是依托零部件,再到摩托车,再到整车。然而,尹明善的力帆汽车最终却走到了破产重整,成为了吉利汽车囊中物。


小康集团成立于1986年,至今已有35年的历程。由生产弹簧开始,到减震器、摩托车再到微车、乘用车以及新能源车,一系列的成长过程颇为传奇。


张兴海依靠摩托车获得滚滚财富后,又恰到时机的切入了汽车领域。其在2003年与东风汽车合资生产微车后,不到6年的时间就壮大到与上汽通用五菱、长安微车分庭抗礼的程度。


2016年是小康股份资本征途中重要一步。这一年,小康股份在上交所上市,张正萍的父亲张兴海终于用30年的时间让小康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艰难上市的小康股份,上市之初表现还不错。发行价为5.81元/股,上市首日收盘价为8.37元,涨幅44.06%。股价飙涨后,实际控制人张兴海的身家一度超过了25亿元。


然而,近年来小康股价萎靡,张兴海的财富也在缩水。随着2020年11月张正萍接棒后,小康股份的股价攀升到了新高度。2020年11月5日,小康股份收盘价为10.07元,而其后一年内,小康股份飙升。其股价一度在2021年6月22日达到过83.83元的峰值。


张正萍很早就介入了新能源汽车产业,2015年小康集团开始布局新能源电动车,2016年就开始从传统汽车向智能电动汽车转型,张正萍就是主要的参与者。


2016年,金康新能源汽车在美国的业务实施主体SF Motors在美国硅谷成立,张正萍为创始人兼CEO。


2017年1月11日,小康股份发布公告,子公司金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获得全国第八张新能源生产资质。


2017年,张正萍完成了两笔主要收购。将美国汽车解决方案集成供应商AM General公司以及特斯拉联合创始人Martin Eberhard(马丁·艾伯哈德)创办的电动汽车电池公司InEvit收编到SF Motors。


到了2018年3月,SF Motors的首款产品SF5电动车在美国圣塔克雷拉发布。在这次发布会上,时年28岁的张正萍高调亮相。



按照张正萍的构想,SF Motors要完成20万辆产能规划。SF Motors先在国外站稳脚跟后,再回归中国。


然而,回归并没有太大惊喜,不温不火的销量也难助攻小康股价。


华为的加持,开启了小康股价的狂飙。2021年4月,经过沸沸扬扬的传闻后,小康与华为推出了行业领先的增程式智能电动汽车——赛力斯华为智选SF5。按照双方的协议,华为与小康股份将会在核心技术、产品及渠道等方面进行合作,共创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头部品牌。


消息公布后的5个交易日,小康股份连续大涨,累积上涨近49%,其中4月22日、23日、26日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这波华为概念,让小康股份在6月22日达到83.83元高位。小康股份一度进入了千亿市值俱乐部。


张兴海看着这一切,或许甚感欣慰。

 


乏力



股价一飞冲天时,小康的业绩并不好看。


2020年,小康股份年营业收入143.02亿元,同比下降21.12%。净利润方面,2020年小康股份近10年来出现首度亏损,亏损额高达17.29亿元,同比下滑2690.76%。2020年智能电动车板块更是巨亏12亿元。


这一情况在2021年并未得到缓解。2021年前三季度,小康股份营业收入114.5亿元。净利润方面,小康股份依然出现亏损,前三季度净利润为负10.83亿元,同比下滑49.34%。


11月3日,小康股份公布了其在10月的产销快报。根据数据来看,公司在10月份新能源汽车的产量为5222辆,销量为4976辆。前10个月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量为30481辆,累计销量为30699辆。不过,由于这是一个整体的数据,而非单一车型的数据,也包含了东风小康旗下其他新能源汽车。


为小康股价带来重大贡献的华为智选SF5表现也并不佳。上市之初,各种途径都在释放这款车的利好消息。甚至号称,这款车上市一周收获了超过6000辆的订单,一个月全国订单超过10000辆。


但是,随后的销量数据却在打脸。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4月-9月,赛力斯SF5销量分别为129辆、204辆、1097辆、507辆、715辆、1117辆。显然,拥有华为销售渠道的第一款车,并没有创造奇迹。


在销量不振时,华为又要把有限的资源投放给另一家新能源车企。9月26日,华为与北汽新能源签署全面业务深化合作协议,在年底前将达成极狐阿尔法S(Hi版)的线上线下渠道销售合作。


按照华为余承东的豪言,今年年底要有1000家体验店买车,并且在明年实现30万辆销售。


然而,现在这样的销售量,华为要实现这个梦想难度越来越大。


未来,小康和华为已经将重心放在了接下来的一辆车。即将于明年初推出的小康股份第二款高端智能电动车是一款豪华中型 SUV 产品,也是首款搭载华为 Harmony OS 智能座舱的汽车。


这一款车,能够为市场带来惊喜吗?只是从股价的表现来看,市场已经在用脚投票了,小康股份也回落到千亿市值以下。回头看K线图,彼时狂飙到80多元的股价,恍如一座沙尘暴后形成一座沙丘。“凡事起始之时,必细斟细酌,以保平衡之道准确无误。”(《沙丘》)


又要提振销量,又要扭亏,又要冲刺港股上市,少帅张正萍面临的考验或许才刚刚开始。


END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6
  • 6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