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124亿元债务月底到期!天齐锂业“蛇吞象”并购,2年巨亏71亿元
0人浏览 2020-11-18 21:35

           作者|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  

天齐锂业从地方性企业变成全球锂业巨头,如今却因“蛇吞象”的并购走上资不抵债的道路。

百亿债务或违约

近日,300亿市值的“锂电股巨头”天齐锂业(002466.SZ)发布公告称,公司此前并购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4亿元)将于11月底到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9.35%。

有意思的是,在天齐锂业自曝大雷后,11月6日股价下跌7.69%,但次日便涨幅5.07%,截至18日收盘,连续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8.26%。

面对日益逼近的违约期限,天齐锂业的股价未来又会是如何走势呢?  

根据天齐锂业公告,截至目前,其现金流水平并未得到实质性提高,流动性紧张的局面也暂未出现实质性改善。面对巨额债务,天齐锂业表示,已经向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正式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但存在违约的可能性。

 此前,野马财经曾就债务问题咨询天齐锂业,对方表示2018年末为完成SQM股权购买交易,公司并购贷款35亿美元,导致资产负债率大幅上升,未来将会充分调动公司内外所有可用的财务资源,并积极拓展其他各类融资渠道,确保并购贷款本金的偿付。

据了解,为保证天齐锂业的持续发展,公司控股股东天齐集团通过减持公司股份,拆解资金给天齐锂业,野马财经统计发现,最近4个月天齐集团共计减持14次,达到6400万股,套现约18亿元。

不过,这些资金对于天齐锂业百亿债务来说杯水车薪。

截至2020年11月13日,天齐集团共拆借给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 6.09 亿元。据2020年11月1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天齐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4.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02%。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作为中国最大的锂矿公司,对天齐锂业来说,“蛇吞象”的豪赌,使得天齐锂业从一家地方性的企业变成全球锂业巨头,其实控人蒋卫平身价也在2018年以275亿元的财富值,排在四川富豪榜的第三名。

不过天齐锂业本身市值300多亿,而蒋卫平的豪赌,并购额也高达300多亿。这种高杠杆并购,为天齐锂业埋下债务隐患

实际上,引爆这一债务地雷的导火索正是天齐锂业2018年的一笔“蛇吞象”式并购,也就是公司并购SQM盐湖一事。

蒋卫平斥巨资收购

 2018年12月5日,天齐锂业280亿元收购了全球锂资源巨头智利化工矿业公司(以下简称“SQM”)23.77%的股权,加上此前天齐锂业的持股,累计持有SQM25.86%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不过收购之时,天齐锂业的资产不过120亿元,全年营收也就只有62.44亿元。

在这场力量悬殊的“豪赌”背后,蒋卫平看上的是SQM的资源。

天齐锂业主要围绕锂矿资源做开发和相关产品的研发和贸易。而SQM拥有全球两大“明珠”之一、世界三大盐湖之一——阿塔卡玛的开采权。收购成功,意味着天齐锂业在全球锂业的地位再上一步。

 为了完成这笔交易,天齐锂业累计借款242亿元,其中160亿元需要在两年内偿还。 而2018年12月,天齐锂业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其前11个月累计新增借款256亿元,而2018年底,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36.20亿元,总资产446.34亿元,净资产119.37亿元,天齐锂业的这笔收购杠杆之高可见一斑。

其实早在2013年,天齐锂业就发生过一次“蛇吞象”的收购。

彼时,蒋卫平以全部身家做抵押,30.41亿元收购了泰利森,后者有全球最大的锂辉石矿。那时候天齐集团的总资产在30亿元左右。 这次收购让天齐锂业从一家地方性民营企业一跃为全球锂资源巨头。

 收购泰利森,确实为天齐锂业带来了肉眼可见的红利。

2016年,天齐锂业的股价从低点时的30元/股左右一度飙升至200元/股的历史高点。天齐锂业也因此成为“四川股王”。 蒋卫平收购SQM,是类似收购泰利森的又一次“豪赌”。

只是,上一次收购虽然让天齐锂业尝尽甜头,然而对SQM的收购,却不尽人意。 

一方面收购SQM,对天齐锂业而言并不能业绩并表,只能靠分红形式获利,但是靠分红能否覆盖天齐锂业收购的融资成本还是个未知数。 

尤其在在收购SQM不到两年时间里,并购的高杠杆让天齐锂业举步维艰。

2019年三季度报告中,由于偿还SQM并购贷款29亿元,天齐锂业货币资金锐减70.83%,而因为SQM的业绩下滑,天齐锂业的投资收益同样下滑了41.31%。

另一方面,市场大环境已经变化,就在2018年5月,签署收购协议时,SQM股价还是55美元/股,截至目前,其股价已跌至45.39美元/股,而天齐锂业的收购价格是65美元/股,缩水明显。 

最关键的,此次收购为天齐锂业埋下债务危机的隐忧,280亿的并购款中,天齐锂业自有资金只占2成,其余均来自贷款。

“采矿”后遗症

1992年,在四川射洪城北的一块河滩地上,射洪县锂盐厂诞生。

2004年,蒋卫平以射洪锂业锂矿石供货商的身份,接手了正处于破产边缘的射洪锂业,并通过其控制的成都天齐实业集团将射洪锂业100%收购。 此后,射洪锂业更名为“天齐锂业”,并于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从2014年开始,受新能源汽车浪潮的推动,天齐锂业供应的锂电池价格暴涨,从2014年10月的4万元/吨增长至2016年2月的16万元/吨。 天齐锂业也在这个过程中业绩飙升,2013年业绩刚破10亿元,到2018年,营收达62亿元,市值一度高达780亿元。 天齐锂业借着新能源汽车的浪潮,崛起为一代锂业巨头。

然而,汽车产业自2018年以来销量进入瓶颈期,且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也在退潮,天齐锂业作为这一波红利的受益者,业绩颇受影响。 

2017年到到2018年,天齐锂业的业绩还处于上升趋势,营收分别为54.70亿元、62.44亿元,同比增长为40.09%、14.16%。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45亿元、22亿元,同比增长41.86%、2.57%。

但是到了2019年。天齐锂业实现营收48.41亿元,同比下滑22.48%;实现归母净利润-59.38亿元,同比大幅下跌371.96%。

截至2020年三季度,天齐锂业净利亏损达到11.03亿元,同比减幅890.95%。值得关注的是其扣非净利润同比减幅高达6383.79%。

 图片来源:同花顺

净利润大幅下滑一方面是锂化工产品价格下降,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上述并购贷款的利息费用同比大幅增加,截至今年3季度财务费用中的利息费用就高达13.98亿元。

因此,并购贷款的高额利息反噬了天齐锂业的大部分利润。 

与此同时,据财报显示,2017年到2020年前三季度末,天齐锂业的总负债分别为72.05亿元、326.97亿元和及346.77亿元。其负债在2018年同比激增353.81%,而负债率也从2017年的40.39%增长至2018年的73.26%。

同期与天齐锂业比肩的另外一个锂业巨头上市公司赣锋锂业(002460.SZ)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45%和41.00%。

 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上市以来,天齐锂业累计融资逾500亿元,其中主要是间接融资,逾400亿。

但即使频频融资,也未能让天齐锂业摆脱债务危机。

目前的天齐锂业市值333亿元,较顶峰时期的700多亿,已经腰斩。蒋卫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如果都去赶浪潮,最终会被浪潮打下来。”如今,频频在追赶行业浪头的天齐锂业,开始被新一波的债务浪潮冲击。

不管怎样,天齐锂业旗下都囊括了泰利森和SQM两个优质的锂矿资源。若未来能够合理利用,或许天齐锂业还会迎来一场“翻身仗”。

你看好天齐锂业未来的发展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50
  • 1/2
  • 5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