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机构抢破头!创新药企云顶新耀前景有多大
0人浏览 2020-09-25 16:35

  招股信息:

  成立不足3年,云顶新耀展现出成熟的授权引进及自主研发实力。

  云顶新耀已经建立了Sacituzumab govitecan,Eravacycline等众多潜在全球首创或同类最佳的分子组合,覆盖了肿瘤、免疫性疾病、感染性疾病、内科疾病疾4大领域,均在亚太地区具有临床未满足需求和数十亿元的销售市场潜力。云顶新耀拥有这些产品管线的大中华和部分亚洲权益。

  云顶新耀已通过股权融资筹集合计约5.24亿美元,背后站着CBC集团,高瓴资本,贝莱德,与淡马锡有关的Pavilion Capital,嘉善县善合股权投资有限公司,JanchorPartners,RA Capital Healthcare Fund,L.P等数十家明星投资机构。

  一、公司概况:临床阶段新药开发商

  6月5日,云顶新耀宣布完成了总规模3.1亿美元的C轮融资,这是疫情以来中国医疗健康领域未上市公司完成的大规模融资之一。刚融完C轮,7月20日,云顶新耀便向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云顶新耀于2017年创立以来,已经打造出一个由八款极具前景的临床候选药物组成的产品组合,有关药物覆盖肿瘤、免疫学、心肾疾病及感染性疾病。云顶新耀以该四个治疗领域为目标,在欧美四个城市建设经验丰富的业务开发团队,与全球的生物制药公司建立强大的关系,并有系统地在各重点治疗领域中筛选及评估有重大商业潜力的资产。

  云顶新耀于肿瘤科的支柱资产为sacituzumab govitecan,此药物于2020年4月,基于客观缓解率(33.3%)及无进展生存期(5.5个月)获美国FDA加速审批可用于治疗过往至少已接受两线转移性疾病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患者。

  云顶新耀于感染性疾病方面的支柱资产的核心候选产品之一为eravacycline,Eravacycline对有多种耐药性(MDR)的及常见于中国的革兰氏阴性病原体(如肠杆菌目 及鲍曼不动杆菌)展现出广泛及强大的体外抑制作用。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革兰氏阴性MDR抗生素市场为中国感染性疾病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之一,2019年的市场规模达人民币205亿元;预期于2024年时将扩大至人民币351亿元,并于2030年时扩大至人民币557亿元,2019年至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1.4%。

  云顶新耀于免疫学方面的支柱资产及核心候选产品之一为etrasimod, etrasimod最初的适应症为溃疡性结肠炎(UC),但其后发现有机会适用于克隆氏症(CD)及自体免疫性皮肤病(如异位性皮肤炎),该等疾病过往在中国被漏诊及治疗不足。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自体免疫性疾病于2019年在中国的市场规模达人民币162亿元;预期于2024年时将扩大至人民币53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6.8%。

  云顶新耀于心肾疾病方面的支柱资产为Nefecon,是一种潜在首创用于治疗IgA肾病(IgAN)的候选药物,IgAN是中国肾小球肾炎和慢性肾病的常见病因。即使得到治疗,约50%的IgAN患者会于30年内发展至末期肾病(ESRD)。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于2019年中国有2.18百万名IgAN病患。

  二、行业概况:全球医药市场前景巨大

  感染性疾病

  中国新型抗生素的市场非常强劲。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从2015年 至2019年,中国的抗感染药物市场已从人民币1,958亿元增至人民币2,25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6%。尤其是中国的抗感染药物市场,是中国最大的治疗领域之一,其商业收入与肿瘤和心血管疾病相似。前十大抗生素在中国的销售额均超过人民币20亿元。

  然而,该等产品中的大多数相对老旧,易于不断产生抗生素耐药,凸显对新治疗方法的需求。在抗生素分部,与整体抗感染市场相比,中国革兰氏阴性MDR (G-MDR)抗生素市场在过去五年中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从2015年的人民币125亿元增至2019年的人民币20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3.2%。市场于2024年预计将增至人民币351亿元,2019年至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1.4%, 到2030年将进一步增至人民币557亿元,2024年至203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8.0%。

  中国自身免疫市场概述

  中国最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是类风湿关节炎、异位性皮肤炎、银屑病(牛皮癣)、强直性脊柱炎、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隆氏症(CD)。在中国,2019年自身免疫疾病市场规模为人民币162亿元,预计到2024年将增至人民币53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6.8%。预计该市场于2030年将进一步增至人民币1,667亿元,从2024年至203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9%。

  三、财务状况

  根据初步招股文件,目前云顶新耀未产生产品销售收入。2018年、2019年及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经营亏损净额分别为人民币1.272亿元、1.761亿元、1.51亿元,经营亏损主要由研发开支以及一般及行政开支而产生。

  资产负债方面,截至2020年3月31日,云顶新耀的流动负债净额为人民币4.99亿元,包括流动资产人民币8440万元及流动负债人民币5.83亿元,主要由于向投资者发行的金融工具增加。

  云顶新耀表示,绝大多数亏损是由于为云顶新耀的研发项目拨资及与营运有关的一般及行政开支所致。作为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研发活动是云顶新耀的核心。公司大部分现金也主要是用于支持研发活动。云顶新耀的研发开支主要包括应付CRO、调查人员及进行云顶新耀临床前测试及临床研究的临床试验场所之费用。

  四、明星投资机构助力云顶新耀

  投资开发生物制药产品需要大量的前期资本开支。云顶新耀的资金从哪里来?

  招股书透露,云顶新耀经历了从A1到C2多轮融资:2017年A轮融资筹集5000万美元,2018年B轮融资筹集6000万美元以及2020年C轮融资筹集3.10亿美元。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云顶新耀已通过股权融资筹集合计约5.24亿美元(人民币36.66亿元)(包括于EverestII的投资)。背后站着CBC集团,高瓴资本,贝莱德,与淡马锡有关的Pavilion Capital,嘉善县善合股权投资有限公司,JanchorPartners,RA Capital Healthcare Fund,L.P等数十家明星投资机构。

  五、竞争力及风险点

  竞争力方面

  在云顶涉及的四个治疗领域,云顶开发的药物大部分处于临床后期,且具备良好的市场潜力

  云顶拥有优秀的一线业务发展团队,以及在多个治疗领域中获全球公司信赖的伙伴

  云顶具有强大的治疗领域专长及卓越的营运团队

  风险点

  云顶新耀实现收入及盈利的能力取决于能否完成候选药物的临床开发、取得必要监管批准及使药物顺利投产及上市。云顶新耀已投入大量时间及资源用于开发现有的候选药物,且预期仍会产生大量及不断增加的支出,用于候选药物的开发及商业化。

  不管早期结果如何,临床试验结果都可能不理想。云顶新耀已经花费大量资金将相关候选药物推进到该阶段,且倘相关候选药物由于临床试验结果不佳而最终未能获得监管批准,则将不会产生任何收入。相关未补偿支出可能对开拓药业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及前景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六、申购建议

  在资本层面,长期深耕于创新型生物制药领域的云顶新耀已得到了众多生物科技领域意见领袖及知名投资人持续加码,云顶新耀拥有史上最强基石阵容:基石投资者包括RA Capital, CBC, Janchor Partners,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贝莱德基金, Cormorant, Hillhouse Capital(高瓴资本集团), Invus, Lake Bleu Prime, 奥博资本基金, Rock Springs Capital, Indus, Octagon Investments, Surveyor, Tybne and Woodline Fund,按中间价计算,约占发售股份52.26%,设六个月禁售期。

  2019年以来,有高瓴资本等著名机构投资者参与的公司,在上市首日通常都能取得较大的涨幅,如保利物业、沛嘉医疗、康基医疗、建业新生活、海吉亚医疗等。现在拟赴港IPO的医疗企业中,云顶新耀是较为少见的生物制药科技企业,标的的稀缺性、生物科技企业打新热度等因素叠加,或将令得云顶新耀成为港股生物科技股打新焦点。

  云顶新耀是康桥资本一手创办,康桥资本投资重点的转变是时代背景下大趋势的推动。其早期对信达生物、歌礼制药等已上市企业的布局,验证了康桥资本对生命科学行业的前瞻性投资逻辑;而后期的天境生物、云顶新耀等项目,验证了康桥资本对项目进行 “从零开始” 早期孵化的能力,也代表着国内投资机构对孵化模式的创新探索,在这样的背景下,云鼎新耀值得投资者关注。

  本次云顶新耀保荐的券商是高盛,从近两年数据来看,高盛共保荐15家公司,上市首日收益为正的概率占比66.7%。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