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安全事故频发上演"死神来了" 环保、业绩皆遭疑 友发钢管凭何IPO
0人浏览 2020-09-17 04:32



导读:无论是这些由财务专家操盘录算出的冰冷数字,还是那些由投行人士写就的逻辑严密文字,都无法比近三年多时间来里发生在友发钢管中因安全生产事故而消失的那一条又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更令人触目惊心。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赵   @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如果你翻阅过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友发钢管”)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后,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会是什么?

 

是动辄数百亿计的营收,还是百余位股东持股的庞杂股权结构?抑或是历史沿革中,友发钢管不断通过并购做大的过往和IPO报告期中多笔高频而额度巨大的资金拆借?

 

不过,无论是这些由财务专家操盘录算出的冰冷数字,还是那些由投行人士写就的逻辑严密文字,都无法比近三年多时间来里发生在友发钢管中因安全生产事故而消失的那一条又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更令人触目惊心。

 

从2015年9月至今,友发钢管至少有9名员工因生产责任事故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其中发生在此次IPO报告期内的,则至少有7起安全事故导致7名员工在生产过程中伤亡,且死亡过程之惨烈,堪称美国经典恐怖影片《死神来了》的现实版再现。

 

“友发钢管应该是近几年来拟IPO公司中因安全生产问题而伤亡人数最多的公司。”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向叩叩财讯坦言,对拟IPO企业而言,监管层对其安全生产的问题一直都非常关注,这也是企业风控体系是否完备的重要指标,在过去的几年中,一些企业在报告期内也偶有人员伤亡事故发生,但基本都是个案,而发生在友发钢管中的安全事故导致员工伤亡的数量和频度,或创下了拟IPO申报企业之最。

 

除了伤亡事故频发,安全生产问题令人胆寒外,在招股书中坚称“一直以来严格执行国家关于环境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关于危险废物的管理要求,危险废物储存、管理符合殴和地方标准”的友发钢管,在环保方面也或存在重大问题。

 

更令人尴尬的是,被视为友发钢管冲击IPO最有力武器的“业绩数据”,虽然从绝对数值上看,报告期皆突破4亿的扣非净利润单看起来不可谓可圈可点,尤其是在2019年上半年,仅6个月时间就已经录得3.55亿的净利润。但在这一组创下近期IPO企业最高扣非利润的背后,却是毛利率远低于同行,甚至同样也创下了近年来IPO企业最低毛利率的记录,以规模取胜,友发钢管“大”而不“强”的事实,昭然若揭。

 

1)《死神来了》上演现实版,安全事故致多位员工惨死


 

号称国内最大的焊接钢管研发、生产、销售企业,友发钢管在其此次IPO招股书中表示,自2006 年起,到2018 年,公司已经连续 13 年产销量排名全国第一。

 

但在蒸蒸日上的营收数据背后,但在其IPO报告期内诸多发生在员工身上因安全责任问题导致的惨剧,都在显示着其对于安全生产的漠视。

 

据友发钢管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今,有近十例安全生产事故导致了至少9名员工惨死,甚至还有不只一家子公司在发生员工伤亡事故并宣称整改完成后不久,却又接连发生员工因安全生产而失去生命的事故。

正如上述所言,友发钢管这些因公殉职的员工们死因各异,但过程皆惨烈得触目惊心。

 

美国电影《死神来了》以描述各种突发性惨烈的死亡宿命事件而成为了经典恐怖片,片中那各种血腥而意外的死亡场面,令观影者至今闻之丧胆、心有余悸。

 

在过去的几年中,这意外、惨烈和“宿命”版的电影场景,在友发钢管中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现实版。所不同的是,在电影中,引发这一连串事故的由头是来自“死神”的“召唤”,而在现实中,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是友发钢管内部风控的缺陷。

 

2016年4月,发生在友发钢管全资子公司——唐山友发钢管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唐山友发”)的一起安全事故应该是其在此番IPO报告期内第一例员工伤亡事件。

 

2016年4月12日,在唐山友发生产过程中,一位员工在穿过轨道时,被运行的钢管穿透腹部导致死亡。

 

2018 年 10 月 22 日,唐山市丰南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此作出行政处罚,认定唐山友发对 2016 年“4.12”机械伤害事故发生负有责任,违反了《安全生产法》, 依据《河北省安全生产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标准》相关规定,对唐山友发处罚 40 万元,与此同时,相关事故的具体负责人也同时被处以罚款。

 

然而,就是上述伤亡事件发生后刚刚届满一年之时,2017年4月27日,悲剧再度发生,唐山友发有一名员工在进行高空作业后,走下天车之时,不幸掉落受伤而惨死。

 

同样在2018年10月22日,唐山市丰南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也同时对该起2017 年“4.27”高空坠落事故作出行政处罚,认定唐山友发违反了《安全生产法》, 对唐山友发处罚40 万元,并同时处罚了相关责任人。

 

实际上,这两例员工伤亡事件并不是唐山友发在近年内发生的全部安全事故。

 

在2015年9月,也就是在报告期内首例员工伤亡事故发生的半年前,唐山友发便发生一起工亡事故,也造成了一名员工死亡。

 

不过令人意味深长的是,虽然在2015年至2017年间,唐山友发每年都有一名员工因安全生产问题而惨死,但在此期间,事故发生后,几乎都未在第一时间受到监管机构的调查、处罚并责令整改,上述三起惨剧到2018年10月22日,才统一由唐山市丰南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发布行政处罚,而此时距离第一桩惨剧的发审已经过去三年之久。

 

“2018年10月,正是友发钢管在此番IPO申报前的辅导期,所以此时监管机构对其安全事故的时候处罚,更可能是为了IPO而进行的事后合规处理。”上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

 

友发钢管旗下同一家分公司接连出现员工伤亡,唐山友发并不是孤例。

 

2016年9月,友发钢管第一分公司(下称“一分公司”)一名员工在产品打包过程中被钢管挤压伤亡。

 

这起伤亡事故也蹊跷的直到两年后的2018 年 8 月 30 日才被天津市静海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被认为一分公司未认真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安全管理不到位,主要负责人未依法履行安全生产职责,对此次事故负有责任。上述行为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相关规定,一分公司罚款 20 万元,该事的相关主要责任人则被罚款 5.16 万元。

 

戏剧性的是,刚刚才被监管机构出具处罚,并强调要求其履行安全生产责任,才不到三个月,一分公司又爆出安全事故,一名员工因此惨死。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2018年11月25日,同样是发生在一分公司,也同样在产品打包过程中,在当日晚间23时许,一位员工在第二厂车间自动打包区域作业时,被运行中的自动打包机电磁吸盘撞到背部,最终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这一次,监管机构还算反应迅速,2019 年 1 月 18 日,天津静海区应急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一分公司未认真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对员工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对此事故发生负有责任,对一分公司罚款 25 万元,对负责人张德刚罚款 21,240 元。

 

更为惨烈的还有,2017年3月,友发钢管全资子公司天津世友钢管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世友钢管”)一名员工在吊装过程中被掉落的天车砸死,要知道一个普通的天车勾,重量都是以吨计,小的就有2、3吨左右的,而大的则上百吨。

 

该惨案发生后,世友钢管还企图瞒报有关案情。最终,在2017 年 9 月 8 日,天津静海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世友钢管违反了《特种设备安全》相关规定,拟给予以下行政处罚:对瞒报事故的行为罚款 12.5 万元,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行政处罚罚款 15 万元,以上共计 27.5 万元,同时事故相关责任人亦被处罚。

 

在友发钢管申报IPO前夕的2018年间,其便至少发生过三起员工伤亡事故。

 

除了上述发生在2018年11月底于一分公司内发生的惨剧外,另外两起员工的“意外”死亡事故分别发生在2018年7月和9月。

 

2018年7月,友发钢管全资子公司邯郸市友发钢管有限公司(下称“邯郸友发”)一名员工因违规操作致气体爆燃而烧伤致死。

 

不过据叩叩财讯获悉,该起发生在邯郸友发的废酸处理车间的安全事故,为员工在安装储罐护栏施工过程中发生的灼烫事故,现场发生爆炸后,不仅导致一位张姓员工死亡外,还有另一韩姓员工也被重伤。

 

2018年9月4日13时40分左右,在友发钢管另一家子公司唐山正元管业有限公司(下称“唐山正元”)焊管一车间内,在整理带钢内心时,因一卷重达数吨的带钢倾倒,将1名工人活活砸死。 

 

监管部门认定,唐山正元“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隐患排查不到位、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安全检查不到位”,对该次事故的发生负有责任。

 

被钢管穿透腹部、从高空坠亡、被钢管挤死、被打包机撞死、被天车勾掉落砸死、被爆炸烧死、被带钢压死,多年来,还没有哪家拟IPO企业如友发钢管一般在报告期内发生过如此多的安全事故,造成员工如此频度和惨烈的死亡。

 

面对这一再上演的《死神来了》现实版,友发钢管也在招股书中不得不委婉承认:“无法消除因工作人员违反相关规程制度作业、安全监管不到位、操作不规范、意外和自然灾害等原因而造成安全事故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的日常经营带来损失。”

 

2)环保与业绩的争议

 


正如友发钢管坚称“尽管公司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对安全生产的有关规定,配备了较为完善的安全生产设施,制定了一整套公司安全管理制度”,但却依然在报告期内创下近年来拟IPO企业的员工安全事故伤亡之最,友发钢管也一再表示自己在环保方面“遵纪守法”,然而,其旗下子公司却被举报疑似严重污染环境。

 

在人民网开辟的地方领导留言板栏目中,有一则于2020年4月27日发布的匿名留言,该留言向现任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举报”称:“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商城镇工业区友发钢管集团严重污染生态环境,把有害、有毒物质埋入地下,我们管那个有毒物质叫‘铁黑粉’埋了至少有200吨。希望领导管管这件事。”

 



该举报留言中的位于邯郸市成安县的友发钢管集团,便是在2018年7月因爆炸事件发生员工伤亡的邯郸友发。

 

不过上述留言至今依然处于待回复状态。

 

虽然上述举报尚待实锤,但2019年4月30日,河北省青县人民法院发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却将友发钢管的一家子公司牵扯进了一桩危险废物外运并非法倾倒的案件中。

 

据上述刑事判决书显示,友发钢管子公司天津市友发德众钢管有限公司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期间委托徐某斌等人运输和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徐某斌等人合计为包括友发德众在内的14家企业运输并非法倾倒危险废物980吨,平均为每家涉案企业非法倾倒达70吨。

 

该案由在友发钢管的此次IPO招股书中并未披露。

 

除了报告期内安全事故所带来的员工伤亡人数创下近年来拟IPO企业的记录外,友发钢管还创下了另一项在IPO核准制下的近年之最。同样,这也是一项并不光彩的纪录。

 

报告期营收最高达377亿,在2019年更有望超400亿,扣非净利润不仅连续超过4亿,在2019年更有可能创出新高。

 

单从绝对数字来看,这一组牛气的数据,让目前排队在审的半数以上拟IPO企业牢牢抛于身后。

 

但如果仔细斟酌,数百亿的营收却仅获得数亿的利润,这毛利率则难道不是低得可怜?

 

据友发钢管招股书显示,其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分别仅为 4.48%、3.25%、2.83%和 3.84%。

 

可以类比的是同行业3家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则分别达到了14.29%、11.74%、13.36%和13.03%。

 


而友发钢管在报告期内平均在3%左右,最低仅有2.83%的毛利率,也无疑是近年来在核准制下IPO企业的最低者。在此之前,因毛利率过低而创纪录并因此被外界质疑的为富士康,其毛利率约在8%左右。

 

“我们判断IPO发行人的产品是不是具有技术含量,是不是具有发展空间和前景,发行人在行业中是不是具有行业地位,是不是具有竞争力和话语权,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毛利率。”北京一位资深投行保荐代表人士表示,一个产品的毛利率不足10%,而且和同行相比,毛利率差距巨大,你就算是把自己描述的天花乱坠也没有几个人会信,“大”而不“强”,仅能依靠规模取胜。

 

值得注意的是,有发钢管的规模效应也并非源于内生增长,而是早前股东资产的拼凑。

 

据公开资料显示,友发钢管成立于2011 年 12 月 26 日,是由72名自然人全部以货币方式发起设立,其主要发起人为李茂津、尹九祥、徐广友、徐广利、朱美华、陈克春、刘振东、陈广岭。在设立发行人之前,这些主要发起人拥有的主要资产为持有的邯郸友发、唐山友发、唐山新利达、唐山正元、友发德众、友联螺旋、世友钢管、友诚镀锌、友发有限的股权,这些企业从事的主要业务也皆为焊接钢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2年,在友发钢铁成立后的一年时间内,其便通过发行股份形式购买了主要发起人持有的邯郸友发、唐山友发、唐山新利达、友发德众、友联螺旋、世友钢管、唐山正元的 100%股权,并以现金方式收购了友诚镀锌、友发有限的经营性资产,从而才构成了如今总资产近50亿的友发钢管。

 

“单个看邯郸友发等企业,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前,加上如此低的毛利率,盈利能力可谓羸弱,是应该达不到IPO的要求的。在集体抱团后,规模效应显现下,表面上符合了IPO的要求,即便此次成功过会,但要在二级市场上获得投资者的认可以取得更高的估值,友发钢铁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上述资深保荐代表人坦言。

(完)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
  • 1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