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董事长被挡门外 副董事长被打伤:大连圣亚夺权战 谁是更野蛮的人
0人浏览 2020-09-12 08:08

  作者 | 白玉公子

  

  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路上,很多妖怪一开始都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待到时机成熟,就张开血盆大口和锋利的獠牙。

  大连圣亚,就算听过,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

  

  直到一场场狗血剧情的不断发生:

  “投了十几个亿,连公司门都进不去”——《董事长进不了自己公司大门——一家民企在大连的投资遭遇”》;

  

  “果然是投资不过山海关”,《大连圣亚股东会后上演全武行 副董事长被打伤送医,董事长被架走》。

  

  ……

  看懂了吧?简单来说,就是两股新旧势力,为了抢夺公司管理权,凶猛地打了起来。

  

  打完了以后,记者将事件以近乎悲情的方式传播了出去,再次引发了是不是“投资真的不能过山海关”的讨论。

  

  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大连圣亚原管理层和员工为什么会将新来的董事长拒之门外?在原公司管理层看来,这家上市公司可以说是被新的势力生吃了。一环环被生吞活剥的过程里,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记者传播出的信息背后,还有太多值得探究和推敲的地方。或者说,还有太多不为人知的地方。

  

  事情从今年4月就开始泛起波澜了。当时,个人股东杨子平以及大连圣亚的第二大股东磐京基金通过股票市场,不断增持大连圣亚的股份。最终杨子平和磐京基金加起来的股份和席位都超出了大股东。最后他们夺得了董事会的控制权,赶走了原来的管理层,包括原董事长王双宏、原总经理肖峰,以及国资背景的大股东派驻的董事、董秘、独董。

  

  在旧势力眼里,原本以为新的股东是来投资的贵人。转眼,撕下面具,撕破脸皮,成为了野蛮人。在新势力看来,我来接管公司,你们上演全武行,把新管理层“打进”医院,这是不折不扣的野蛮人。

  

  最后,双方互称对方为野蛮人。当然这两拨野蛮人是不同的,有原始、体力上的野蛮;也有证券市场上的野蛮人。后者属于是一种智力上的野蛮。使他们能变成野蛮人的主要原因是,够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止这么简单,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钱,磨还能推鬼,再把鬼碾成渣。

  

  “全武行”

  

  “有人抢劫,把我手机抢走了,锁喉!”

  

  “会议室电灯全部被拉黑,为防止被拍照、录像手机也被抢走……我强行从楼梯上被拖拽到楼下,毛崴头部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另一名股东代表被推到在地……”

  

  这是大连圣亚9月7日临时股东大会结束后的现场。

  

  打人者是大连圣亚原管理层一方的人,而被打的是新上任的董事长杨子平和副董事长毛葳。现场甚至出动了救护车和警察,最后毛崴被担架抬上救护车,并声称自己是被保安所伤。

  一星期以前,杨子平、毛葳一行十余人,带着摄像仪器想要进入公司,在门口被保安以“非公司人员不可入内”的理由拦在门外。

  大连圣亚公众号发文斥责杨子平一方的行为。

  事发的大连,属于东北。杨子平的“来这里投资”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句“投资不过山海关”。

  

  究竟是东北营商环境太混乱,还是抢壳人太野蛮?

  这些年,只要抓住东北营商环境说事,总是轻易站上在舆论和道德的高地。口水战的时候,杨子平一方评价原管理层和员工的行为是“投资不过山海关”式的混乱和野蛮,另一边,星海湾投资和原管理层搬出“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指责他们。

  

  都是两顶能压得人社会性死亡的帽子。

  

  孰是孰非尚无权威部门的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杨子评和磐京基金这方完胜。

  

  这一仗,虽然杨子平和毛葳声称“投了十几亿连公司门都进不了”,但大连圣亚董事会和监事会已经被这两股突如其来的势力牢牢掌控了。

  

  这是大连圣亚今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上,大连圣亚国资大股东大连星海湾派驻的董事吴健、独立董梁爽及3名监事全部被罢免。原来的管理层和大股东彻底失去对公司董事会的控制权。

  

  这一天发生的事,也许也可以叫做“大清洗”。

  

  之所以说是“大清洗”,因为截至9月7日,杨子平及毛葳背后的磐京基金已经将原管理层的势力全部清理出董事会和监事会,两位后来者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随着9月7日吴健、梁爽被罢免,以及3名监事代表被撤换,大股东大连国资的星海湾投资在董事会层面彻底出局。

  

  虽然董事会、监事会已经全部都是自己的人,但是杨子平的失望在浙商记者的镜头面前还是掩不住他的失望:“真想不到,想不到,来这里投资真是失望。”

  

  想不到的事多去了。

  

  大连圣亚原来的大股东、高管层、员工和其他中小股东大概也想不到,杨子平和磐京基金短短在这三个月里面撕破脸皮,从受欢迎的投资人变成“谋朝篡位”的门口的野蛮人。

  

  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被拱成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杨子平说的失望不是那么让人信服。

  

  从杨子平和磐京基金的增持过程,以及其中存在的问题来看,这样一场“大清洗”像是蓄谋已久。

  

  

  大清洗

  

  牛市的风吹来以后,躁动的不仅是小散户。

  

  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磐京基金就出现在大连圣亚的股东名单上。彼时,磐京基金只持有1.45%的股份,位列第十大股东。

  

  从今年4月开始,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不断增持大连圣亚的股票,截至9月11日,磐京基金持有比例已经达到17.45%。

  

  对于磐京基金的增持,大连星河湾投资曾表示欢迎产业资本方通过投资实体经济的形式促进大连圣亚的健康发展,但坚决反对资本市场中的“野蛮人”采用恶意收购方式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也许当时已经心有所觉。

  

  4月28日,作为个人股东的杨子平一下子提出了三份议案。

  

  当天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其股东杨子平提出罢免原董事长王双宏、原副董事长刘德义职务的提案,并且提出增加补选杨奇、陈琛、孙艳为董事,增加补选郑磊独立董事的议案。

  

  同样在这天,大连圣亚第二大股东磐京也提出增加毛崴为董事、王班为独董的相关议案。

  

  这两位股东同一天提的议案,将在6月底的董事会投票中对公司有了重大影响。

  

  6月29日,大连圣亚召开了2019年的股东大会,从来没有任何文旅业从业经验的杨子平被推选为董事长。要知道,杨子平从来没有过任何从事文化旅游的相关行业,也就是说,零经验。但他占了董事会6个席位,加上磐京基金的1个席位,作为小股东和二股东,这两方占了7个董事席位。

  

  整件事情最诡异的地方在于,持股4%的小股东杨子平是怎么取得董事会半数以上席位,而持股24%的国资控股股东连一个董事席位都没保住。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十大股东排名第四的高建渭与杨子平的身份证户籍地址也同在一个村子。当然,同一个村子可能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也许他们就是刚好在一个村子也不认识彼此,刚好不是一致行动人。

  

  而杨子平面对监管部门的询问,也否认与磐京基金是一致行动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在这里,我们大胆假设一下,如果磐京基金、高建渭、杨子平是一致行动人,三者持股份额相加为25.54%,妥妥地超过了目前的大股东。再次强调,这只是假设。

  

  尽管杨子平澄清过,但市场不信。仍有不少声音认为,持股不多的杨子平敢于和大股东叫板,和磐京基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截至2020年3月31日,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15.08%。

  

  三个月后,2020年6月30日,肖峰被罢免当天,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17.45%。

  从《浙商》杂志的两篇文章来看,大连圣亚阻止董事长和副董事长进入公司,甚至最后把人打进了医院,是挺野蛮的。

  

  而从杨子平凭借4%的持股,作为小股东和二股东,这两方在三个月里面“清洗”了大连圣亚原来董监两会的所有实力。从原有管理层的角度看,这是一种更高级的智力和财力上的野蛮,或者可以说是“劫掠”。

  

  清洗,和杨子平当选董事长的同一天。原来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的王双宏、刘德义遭到罢免。 

  “在其任职期间未能清晰规划公司战略发展路径,未能良好管理公司,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这是杨子平在公告中给出的罢免原董事长王双宏的理由,认为其“不能胜任公司董事长职务。”

  

  不过,其实在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之前,大股东星海湾投资曾召集召开战略委员会,并邀请包括杨子平和磐京基金毛崴在内的股东代表参加。在此次会议上,杨子平和毛崴都没有对公司的战略和发展问题有任何意见。

  

  现在说公司原董事长和总经理未能清晰规划公司战略,未能良好管理公司,未免显得突然。

  

  行动前耐心蛰伏伪装,然后等待恰当的时机给出致命一击,这是食肉动物捕猎常用的手段。

  

  杨子平,在原有管理层眼里,就是这样的肉食动物。在一个人霸占了4个董事会席位后,他进行的操作,被认为是露出了“獠牙”。

  

  杨子平在当选为董事长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30日,召开了紧急董事会,以6票赞成的结果,把拥有20多年旅游业从业经验的公司CEO肖峰解聘了。这6票,其中4票是杨子平、杨奇、陈琛、孙艳,2票是磐京基金的毛葳、王班。

  

  杨奇、陈琛、孙艳,这三人正是4月28日,杨子平提交议案,提出增加补选为董事的人选。

  

  这些人所干掉的肖峰,在大连圣亚干了20多年,是国内海洋馆经营管理的行家。2012年,在他的带领下,大连圣亚升级战略实施“大白鲸计划”,业绩才有了较稳步的提升。

  

  肖峰于1996年开始在大连圣亚工作,同时也是大连圣亚总裁,一直以来负责大连圣亚的具体经营工作,是大连圣亚日常经营的核心人物。

  

  传言说,肖峰拿着“大白鲸计划”的企划书找王健林的时候,王健林已经打算万达自己做一个类似的儿童游乐项目。原本王健林已经婉拒了肖峰,但是看到肖峰带来的厚厚的企划书,转头说:“你想得比我清楚,你就放手去干吧”。因此才有了“大白鲸计划”。

  

  当杨子平把行业老手肖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聘后,原来的管理层、大股东、员工、中小股东终于反应过来,这群人要的不仅仅是董事长的位置,而是整个公司。

  解聘肖峰之前和之后,杨子平的管理层没有发表过任何关于公司发展战略的信息。若是公司来做什么不明确,连业务主心骨都不要了,那大连圣亚就只剩下空壳了。

  

  没错,就是那个壳。

  

  有些举牌,不是为了公司以后的钱景,意在那个壳。

  

  虽然在2017年遭遇监管,但轰轰烈烈的股市炒壳造富神话至今还在流传,股民对蜜糖砒霜的滋味念念不忘,直到现在还有不少股票大师专门发掘“壳股”为生。

  

  同病相怜的壳股

  

  到了7月7日,大连圣亚监事会发布公告,称杨子平召开董事会解聘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是违规的。

  

  一个星期后才想起来董事会违规,这样的反应速度,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他们眼中的“野蛮人”能够两个月内狙击大连圣亚,把原来的董事会连根拔起,甚至让国企大股东一个董事席位都没有了吧。

  

  应对资本市场的饿狼,这家上市公司还是太嫩了点。

  

  除了杨子平的履历值得怀疑,磐石基金的代表人毛崴是被有关部门实锤的“野蛮人”。

  

  大连圣亚公告显示,毛崴在2019年10月16日因涉嫌实施操纵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被中国证监会上海证券监管专员办事处立案调查;2020年3月3日,毛崴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予以通报批评并计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也就是说,毛葳是一个在证券市场上有“案底”的人。

  

  这样一个人突然和杨子平一起控制了公司的董监会,实在很难让人不多想。

  

  就因为7月7日这个揭了毛葳老底的公告,董事会的战火烧到了监事会。

  

  6名监事中,由股东迈克集团和星海湾投资提名的3名监事也被罢免。这3人,曾对新任董事长杨子平的行动公开表示过反对。然而,大连圣亚失守的可不只是董事会,还有监事会。

  

  就在跟大连圣亚宫斗的同时,磐京基金也在四处出击。

  西安旅游近日公告披露,磐京基金仅用6个交易日就增持5%,达到举牌线,而且“未来12个月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

  大连圣亚与西安旅游除了都是旅游行业上市公司,两者还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行业的上市国企,市值较小,国资控股比例较低,大部分是流通股……

  这些,也是“壳股”的特征。

  因此,市场上还有一种大胆的猜测:

  “(磐京基金)先把这两个壳资源的旅游企业买进来,掌握话语权和控股权之后,再将这两家旅游公司进行合并,整合公司财务报表、公司的形象,将来公司股价做上去之后,再抛售,这也是PE一种本事。”

  

  买椟毁珠

  

  买椟还珠,我们听到的最早关于有钱人为所欲为的故事。

  

  可炒壳游资进行的可不是买椟还珠,而是买椟毁珠。

  

  不管这是不是买壳炒游资,这一顿夺权操作,无论新旧股东多有钱,多任性,多为所欲为,都在将大连圣亚推向了最危险的境地。

  

  记者采访那天,杨子平和毛葳被保安拦住以“非本公司人员不可进入”为理由拦住以后,杨子平用几乎呐喊的音量尝试对话:“我是大连圣亚的新任董事长,我是来投资建设大连圣亚的,不是来买壳的!我愿意拿出1000万基金给员工做疫情工资补贴……”

  

  看来,杨子平对于自己不受欢迎的原因是清楚的——全公司上下都害怕这样一个没有经验的人进来后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和饭碗。

  

  但,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毕竟掌控了董事会和监事会以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就算没有公章,出台新的章程宣布原公章作废,董事长签名替代就好,杨子平就是这么干的。

  

  旅游业在上半年受到最严重的的冲击,暑假到国庆黄金周这几个月,正是大连圣亚每年贡献50%营收的“黄金季节”。

  

  但是因为新旧管理层的内斗,原本已经不堪重负的资金链再受重压。今年的7、8月已经错过,就剩最后两个月。

  

  目前内斗看不到结束的曙光,在内斗结束之前,大连圣亚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融资能力严重受阻。

  

  这场内斗,也许最终会把它拖死。

  

  2020年中报显示,受疫情冲击,原本在行业处于中部水平的大连圣亚,上半年实现营收2285万,同比下降82.52%;净利润亏损5320万,同比下滑800.61%;扣非净利润亏损6199万,同比下滑872.76%。同行业对比来看,大连圣亚的现金流、盈利能力及运营能力已经排在了最末尾。

  

  这件事里面,无论杨子平还是原公司管理层,他们指责对方的理由之一都是认为对方“损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

  

  可是,过往的多个案例证明,中小股东最终都是承受损失的那群人。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