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十余位资本大佬组团加持 舒华体育二闯IPO:核心技术短板仍存
0人浏览 2020-08-20 17:53


导读:虽然有诸多资本“站台”,“软实力”雄厚,但舒华体育依然还是必须要直面自己的“硬件”能力的缺失,无论是近年来差强人意的业绩,还是一直难以突破的盈利天花板,以及外界对其缺乏核心技术的质疑,都让舒华体育未来的资本之路变数几多。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20多年过去了,当年身边的发小、同年创业出道的伙伴,一位接着一位纷纷携企业完成上市之后,这一次,张维建和他一手创办的舒华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舒华体育”)终于等到了即将粉墨登台A股市场的机会。


8月20日,在证监会召开的2020年第123次发审会议上,舒华体育的IPO申请即将上会受审。


这是舒华体育的第二次IPO之旅。


两年前的2018年5月10日,舒华体育的首次IPO在华箐证券的保荐之下曾一度推进至反馈意见阶段,但遗憾的是,在斯时监管层55大反馈意见的追问之下,舒华体育选择主动终结了其首次向资本市场冲刺的脚步。2019年5月,舒华体育在将保荐券商又换回“投行之王”中信证券之后再度递交其IPO申请。


作为一家主营室内外健身器材与展示架产品的企业,虽然英派斯早已将行业第一股的光环收入囊中,但有着福建泉州“泉商”等诸多资本“软实力”背景的舒华体育同样备受市场关注。


中国福建泉州,是从来不缺创业者的,并由此成就了多位草根人士的商界传奇,这批被外界称为“泉商”的资本大佬,除了吃苦、勤劳等一个成功人士所必备的特性外,团结并懂得资源分享便是外界对“泉商”这一群体的最大共性认知。


舒华体育如今有底气再度向IPO发起冲击,与“泉商”圈内乃至与其有所关联的诸多资本加持是分不开的,不仅在重要业务上相互帮衬,在舒华体育此次IPO的背后,更有十余位早已在资本市场功成名就的资本大佬组团入股,组成了近期少见的豪华股东阵容。


不过,虽然有诸多资本“站台”,“软实力”雄厚,但舒华体育依然还是必须要直面自己的“硬件”能力的缺失,无论是近年来差强人意的业绩,还是一直难以突破的盈利天花板,以及外界对其缺乏核心技术的质疑,都让舒华体育未来的资本之路变数几多。


1)最豪华的股东群



从最初的外商投资企业再到此后的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股权变更,成立于1996年的舒华体育的历史沿革问题应是近期拟IPO企业中较为繁复的,在证监会针对于其第二次IPO下发的反馈意见中,就其历史沿革与股权问题便接连4大类共计14个问题要其补充说明。


在经过20余年的股权演变后,张维建、杨双珠夫妇和其子张锦鹏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持有舒华体育在此次IPO前月82.5%的股份,剩余的股份则大致平均地分布在4家投资机构手中,而这四家参股其中的投资公司则个个都来头不小。


林芝安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林芝安大”)、浙江海宁嘉慧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海宁嘉慧”)和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石灏汭”)是在2015年8月时,同时出现在舒华体育的股东名单之中的,斯时,三家企业分别以6600万元、4400万元和4400万元以“债”转“股”的形式增资其中——在2014年9月最初以债权形式有条件“投资”舒华体育的该三家机构,在当年舒华体育盈利过亿的“转股”条件下,最终都选择了成为舒华体育的股东。


在完成上述增资后,林芝安大、海宁嘉慧和金石灏汭成为了舒华体育第一批外部投资者,其中林芝安大在斯时持股比例达6%,其余两家皆为4%。


金石灏汭的背景毋庸多言,其为金石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而金石投资早已因中信证券的专业直资子公司的身份而闻名于A股市场,当年最为知名的神州泰岳、机器人、昊华能源等IPO投资案例中,金石投资在赚得盆满钵满,也备受市场对“券商保荐+直投”模式的质疑。


林芝安大则是让舒华体育在首次IPO时备受监管诘问的“关联交易”的主角,在林芝安大中,自然人丁世忠、丁世家二人皆以35%的持股比例并列第一大股东,丁世家为法人代表。而丁世忠、丁世家兄弟则为同样来自泉州的安踏集团创始人丁和木之子,在安踏集团中,丁世忠现任董事局主席兼CEO,而丁世家则为安踏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副总裁。


2007年,安踏体育在香港主板上市,目前总市值约为2239.45亿港元。


有意思的是,安踏的实控人丁氏兄弟一边接林芝安大入股舒华体育,另一面,安踏又是舒华体育在近三年来最重要的客户,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三年一期中,除2016年为第二大客户外,其余皆为舒华体育第一大客户,每年皆为其提供超亿元的营收。


丁氏兄弟的入股和安踏体育的“资源共享”,为舒华体育如今的IPO成行可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自2015年安踏体育实控人丁氏兄弟正式入股舒华体育的次年起,安踏体育与舒华体育的交易额便逐渐开始爆增。


据舒华体育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当年,舒华体育对安踏体育的销售金额仅为4943万,位列其第三大客户,2016年,二者之间的销售金额则上涨至6302.5万元,成为了舒华体育第二大客户,而到了2017年,安踏体育则以1.31亿的销售额度成为了舒华体育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同比翻倍,2018年,这一销售额度又再爆增3600万达到了1.68亿元。


不过,最具“背景”的股东则还是要数海宁嘉慧,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有限合伙企业虽然在A股市场中并不高调,但实则可谓真正的卧虎藏龙。


据工商信息显示,这家注册资本为11亿元的投资机构,共有21位股东,其中16位为自然人股东,而这些股东几乎绝大部分皆由A股上市公司的实控人、高管组成。



严俊旭是海宁嘉慧中持股份额最大的股东,其另一个身份则是天顺风能的董事长,在其中持股9.09%的陈加贫,则是九牧王的董事兼副总裁,以岭药业的实控人吴相君也在海宁嘉慧中持有9.09%的份额,首航节能的实际控制人黄文佳以6.36%的持股份额紧随上述三人之后,振东制药实控人兼董事长李安平在其中的持股份额则为4.55%,此外,掌趣科技第一大股东姚文彬、飞科电器董事长李丐腾、天和防务贺增林、东软载波董事长崔健、三诺生物董事长李少波、三诺生物副总经理车宏莉、刚刚在科创板上市的道通科技董事长李红京、众业达董事长吴开贤、东江环保董事长张维仰等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和高管们皆以2.73%的份额齐聚在海宁嘉慧中。


能十多家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及实控人集体组团现身,海宁嘉慧无疑是A股市场中绝无仅有的存在,而能够被其加持投资,舒华体育显然是不可小觑的。


除了上述三家投资机构外,2016年11月,舒华体育再度增资,以每股6元的价格向南京杰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南京杰峰”)发行1500万股。


发行完毕后,南京杰峰成为了以4.149%的持股比例成为了其第四大股东。


南京杰峰同样也来头不小,工商资料显示,其由自然人陈培泉出资97.95%担任有限合伙,苏州协立投资出资2.05%。


陈培泉是何许人也?据叩叩财讯调查获悉,陈培泉的真实身份实际上正是海宁嘉慧中重要有限合伙人陈加贫之子。


陈加贫为现任九牧王董事兼副总裁,为九牧王董事长、知名“泉商”林聪颖家族成员,陈加贫的姐姐陈美冷即为林聪颖之妻,在九牧王中,陈美冷的几个兄弟姐妹不仅皆任职要位,还皆持有不菲的股份。


不过,在舒华体育的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陈培泉及南京杰峰与海宁嘉慧存在的上述关系。


显然,如果舒华体育一旦此次IPO上市成功,潜伏在其中的诸多资本大佬都将享受到这次资本带来的饕餮之宴。“团结并懂得资源分享”这一外界对“泉商”共识的标签,也同样将在资本运作中得以验证。


2)核心技术的短板



然而有强大的股东背景“软实力”的加持,还有安踏集团在行业产业链上“真金白银”的供给,但依然难以掩盖舒华体育核心技术实力“硬件”的缺失。


虽然在舒华体育的此次IPO招股书说宣称“公司重视产品的研发和技术的不断升级,并形成了自身特有的生产工艺技术”、“公司已建立起100余人研发团队,部分人员在健身器材领域拥有十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但在行业人士看来,舒华体育的产品科技和技术含量皆“惨淡”。


“舒华体育一直都是重营销而轻技术,一家公司是否有核心技术,最重要的就是看他的专利成果,更为直观的还有就是看研发投入,但舒华体育无论是专利成果上,还是研发投入上,在同行业中都是排名非常靠后的。”一位长期跟踪体育器材行业的市场分析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据舒华体育招股书显示,其虽然号称已经建立其100余人的研发团队,但被其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的仅有两名,即为目前担任皆担任其副总裁的杨凯旋和黄世雄。


纵观杨凯旋和黄世雄的从业简历,都很难与健身器材核心技术挂钩。


资料显示,杨凯旋现年54岁,初中学历,曾任晋江市三川五金有限公司董事长、福建省合祥日用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任舒华体育董事兼副总裁,河南舒华贸易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而现年51岁的黄世雄,中专学历,早年虽曾在福建省清流县机械厂任职,但其后在舒华主要还是担任福建舒华贸易经理等职,如今除了担任舒华体育副总裁,还担任舒华健康产业经理。


说到专利,舒华体育则更让人尴尬。


在其招股书中称目前公司一共拥有134项专利,但实际上,其中发明专利仅2项,其余132项皆为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


可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招股书中被舒华体育拿来做同行业对标分析的主要竞争对手——早前已经在A股上市的金陵体育和英派斯,在目前拥有的发明专利数量就已经分别达到19项和20项。


舒华体育可谓在研发方面完败于对手。


金陵体育和英派斯能有如此多的专利数量,来源于在研发方面的持续投入的积累。而舒华体育在研发上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以2017年为例,金陵体育研发费占营业收入的3.93%;英派斯研发占比为4.54%,舒华体育只有1.28%。


即使在2018年和2019年,冲击IPO的舒华体育为了遮掩“核心技术”竞争力上的尴尬而加大了研发费用的投入,但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最高也还是仅2.65%,也远远未到行业平均水平。


而在舒华体育招股书中“可比公司研发水平情况”一节中,其共列出了5家可比同行业公司与舒华体育作为对比,分别包括英派斯、金陵体育、固顶集创、乐歌股份和易尚展示,有意思的是,这6家用来对比研发水平的同行业企业中,其余五家皆为高新技术企业,仅有舒华体育至今未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证。



“从未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证这一点来看,就已经能说明舒华体育的技术含量问题了。”上述市场分析人士坦言,国家对高新技术企业有诸多优惠政策,如税收、补贴方面,乃至一些招投标项目上,都要求有高新技术企业认证,一般企业只要满足一部分条件都会尽可能地去申请该资质,而舒华体育在同行业竞争企业大多数都获得认证的前提下,其却长期都未获得该资格,这很大一方面就已经反映出其技术能力方面的缺失。


不过,在无专利,无创新的条件下,还能维持一定稳定的业绩,舒华体育应该已经将销售做到了极致,而这也或许是其近年来业绩难以突破“天花板”的重要原由。


据舒华体育招股书显示,早在2014年其净利润便已经破亿,但自2015年、2016年其归母净利润达到1.3左右的高峰后,近几年来便一直在平稳中呈下滑趋势。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34亿、1.339亿、1.273亿和1.175亿。而同期4年间的营业收入也一直在10-11亿之间波动难有较大突破。


“技术工艺是健身器材行业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而要成为一家产品优质且拥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健身器材公司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工艺的持续改进。”舒华体育招股书中,其也坦承核心技术研发能力的重要性,“如果未来公司无法继续在产品创新、技术研发和渠道建设等方面强化自身的竞争优势,将来可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那么有诸多资本大佬加持,但却技术能力远远落后于同业的舒华体育,其IPO命运就是如何?上市到底会成为其业务飞跃新的起点还是“套现”、“圈钱”的终点?我们拭目以待。


(完)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