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奥锐特IPO“明天系”旧部、投行大佬组团入股 关键人因个人消费占款数千万
0人浏览 2020-07-29 01:32


导读:据叩叩财讯获悉,在奥锐特股改前夕,吸引到了两家颇有背景的外部机构入股加持,有资本和人脉的加持,固然能为奥锐特IPO的顺利闯关加分不少,但发生在奥锐特报告期内的内控风险与事故,也同样会影响着其上市的命运。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方知跃@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在成立22年之后,奥锐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锐特”)终于即将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从事特色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它,自2017年6月完成股份改制以剑指IPO之后,经过三年的等待,其IPO申请即将在7月30日证监会召开的2020年第112次发审会议上上会受审。

 

据奥锐特此次IPO募资计划显示,其此次发行不超过4100万新股,预计募资3.88亿元共投向“年产15吨醋酸阿比特龙、5吨度他雄胺、5吨恩杂鲁胺、4吨丙酸氟替卡松生产线技改项目”、“新建年产48T特色原料药及配套设施”等四大建设项目。

 

虽然在2016年以来的报告期内,奥锐特每年皆录得过亿的扣非净利润,但起伏不定且有每况愈下趋势的业绩却着实让人为其捏汗一把。

 

细究奥锐特的股权历史沿革,可谓既复杂又简单。

 

复杂的是,其成立22年来,实控人几经变更,从最初的圣达集团(上市公司圣达生物的大股东)到自然人褚义舟、刘美华夫妇,再到2005年的“假”外资接盘,被自然人彭志恩间接把控,奥锐特也从最初的一家注册资本仅100万元的小化工厂转身成为一家总资产近十亿规模的药企。

 

不过,从一定程度上,其股权结构又是相对简单的,即使经过了多次增资扩股,但大部分股东皆为其内部股东,除了如今的实控人彭志恩和当年的创始人褚义舟夫妇外,剩下的大部分股权则由员工直接或间接通过平台持有。

 

可以想象,如果奥锐特此次IPO一旦成行,原始股东们都将迎来财富暴涨的资本盛宴。

 

能够与奥锐特实控人、创始人和员工们一起分享这场金钱饕餮的还有另外两家投资机构——宁波中金国联信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中金国联”)和无锡泓石汇泉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无锡泓石”)。作为唯二在奥锐特在股份改制前夕入股其中的两家外部投资机构,中金国联获得了奥锐特在本次发行前5.046%的股份,仅次于由彭志恩控制的持股平台桐本投资和褚义舟,排名第三大股东之列,泓石投资则以2.29%的持股比例位列其第八大股东。

 

“无论是中金国联和泓石投资,在业内都是低调且背景颇深的投资机构,其背后都是大佬资本市场大佬级人物。”一位接近于奥锐特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中金国联的背后则是由曾经在A股资本市场呼风唤雨且被称为国内第一大资本派系的“明天系”的旧部把持,而无锡泓石则由一位出身于券商的投行大佬一手创办。

 

有资本和人脉的加持,固然能为奥锐特IPO的顺利闯关加分不少,但发生在奥锐特报告期内的内控风险与事故,也必然影响着其上市的命运。

 

1)“明天系”旧部与投行大佬的资本盛宴


中金国联与无锡泓石的名字是在2016年底同时第一次出现在奥锐特的股东名单之中的。

 

2016年12月26日,即将股份制改制以启动IPO计划前夕,中金国联与无锡泓石分别从奥锐特原股东刘美华手中受让了部分股权,其中,中金国联以9225万元的价格受让237.6万元的出资额,泓石投资则以5125万元获得了奥锐特132万元的出资额。

 

刘美华为奥锐特创始人褚义舟之妻。

 

2017年2月,奥锐特进行了其股改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将注册资本由5280万元增加至5755.2万元,除了158.4万元增资由员工持股平台认购外,其余316万注册资本由中金国联与无锡泓石分食,其中中金国联动用了1.02亿元认购264万元增资,无锡泓石则以2050万元的代价获得了剩余52.80万元出资额。

 

2017年6月,奥锐特正式启动股改,在整体变更后,中金国联共获得了1816.56万股,以超5%的持股份额位列第三大股东,无锡泓石则持有了825.8万原始股。

 

工商资料显示,中金国联成立于2015年12月,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中金国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金国联”),北京中金国联则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时运文。

 

除了在中金国联中担任普通合伙人的背景中金国联外,4位自然人和一家名为宁波宏泰融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宁波宏泰”)的机构构成了其有限合伙人,宁波宏泰以52.51%的持股比例成为了中金国联中最大的出资人,而时运文又持有宁波宏泰99.92%的股份。

 

时运文何许人?

 

据上述接近奥锐特的知情人士告诉叩叩财讯,时运文谙熟国内资本市场,其在投资圈内浮沉多年,在其身上还有一个明显的标签,那便是曾令国内资本市场闻风丧胆但如今已成明日黄花的“明天系”旧部,其不仅算是早期“明天系”的元老级人物,也曾是“明天系”旗下的得力干将之一。

 

“上个世纪90年代,时运文还只是山东肥城某子弟小学的老师,直到2001年,在做了近十年的小学教师后,时运文因一个偶然的机会加入到了‘明天系’母公司——明天控股有限公司。”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此时明天控股有限公司刚刚成立不久,最初时运文出任明天控股人力资源山东部主任,2004年左右,其正式进入明天控股产业实业部开始进行从事投资。

 

2007年,时运文从已经入职7年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离职”,加盟北京中金国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金国科”)出任常务副总经理。

 

“北京中金国科的背后,实际上也曾是‘明天系’旗下的投资平台之一。”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明天系”多年间曾在资本市场中设置了成百上千的“马甲”企业,北京天地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等已经被市场确认归属于“明天系”旗下的“马甲”公司便曾经持股北京中金国科。

 

2010年,时运文以创始人的身份组建了与北京中金国科名字极为相似的北京中金国联,并由其担任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与中金国联同时“组团”入股奥锐特的无锡泓石,其背景也同样不可小觑。

 

无锡泓石中,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泓石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泓石”),自然人宋德清便是北京泓石的法定代表人,在无锡泓石的有限合伙人中,宋德清也出资2000万元,持有其8.7%的股份。

 

宋德清也同样并非国内资本市场的无名之辈,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谓是在投行圈内曾鼎鼎大名的投行大佬。

 

“北京泓石的实控人宋德清就是当年东北证券副总裁,当年其在东北证券主要分管投行业务,也是东北证券投行部门的创始人。”上述接近奥锐特的知情人士表示,宋德清曾是较早一批的保荐代表人,2009年,从东北证券离职后,宋德清旋即加盟了华融证券,出任华融证券总经理,还曾担任华融证券法定代表人。

 

在2009年,宋德清从东北证券跳槽华融证券后,为华融证券带去了多个投行项目,在其领导之下,2010年至2014年之间,华融证券斩获了多个IPO和再融资项目。

 

2015年,宋德清从华融证券总经理任上离职,一代投行大佬下海藏匿于北京泓石之中。

 

“宋德清直接从事和分管投行保荐工作近二十年,其无论在IPO和再融资方面都有很深的监管和市场资源,无论是宋德清还是时运文,他们能在奥锐特改制前后作为唯二的两家外部投资机构突击入股,两人的资历和背景,应该是奥锐特方面所看重和需要依仗的。”上述知情人表示。

 

2)关键人因“个人消费”违规占款引争议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业绩的波动和毛利率的异动固然成为了奥锐特此次闯关IPO的心病。

 

据奥锐特此次IPO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在2016年以5.9亿的营收和1.64亿的扣非净利润达到了近年来业绩的巅峰后,其盈利能力便开启了下滑的之路。2017年,仅录得5.44亿的营收和1.15亿的扣非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近8%和30%,到了2018年,业绩虽有回升,但当年1.31亿的扣非净利润依然难望2016年时的项背。

 

毛利率方面,奥锐特在近年中不仅连续呈下滑趋势,更与同行均值趋势相背。

 

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奥锐特的毛利率分别为51.66%、48.52%、47.06%、48.18%。行业平均值分别为40.36%、41.93%、40.04%、42.86%。

 

但备受监管和市场争议的,还有其关联人“违规”占款的背后所隐含着的内控缺失的风险。

 

据奥锐特最新一期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在此次IPO报告期内,其主要高管之一、创始人褚义舟等人发生了多起资金拆借与非经营性占款。

 

其中尤其是褚义舟,在2016年更是累计从奥锐特中借出本金及利息达3738.9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斯时,褚义舟从奥锐特中“借款”之事不仅均未履行股东会等任何审议程序,而其借款的理由则是更为可笑的“用于个人投资、消费”。

 

“未经过公司的审议程序便是私自占款,甚至可能是挪用公司账目上的钱,而这些钱被用于个人投资和消费,可见公司对风控的把控存在非常大的问题。即使奥锐特此次IPO成功,在其上市后,投资者也应该时刻提防其大股东或关键人再度发生违规占款的事项。”沪上一家资深券商投行保荐人坦言,近年来,在资本市场中,诸多大股东或主要股东违规占款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屡禁不止,有的企业为了上市,在上市前夕将违规占款问题虽然进行了清理,但一旦上市后,又会露出本来面目,继续变相“掏空”上市公司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褚义舟为奥锐特的最为关键人物之一,在2005年,如今的实控人彭志恩便是从其手中获得奥锐特第一大股东之席的。

 

在奥锐特最新的股东名单中,彭志恩通过桐本投资间接持有奥锐特42.66%的股份,为其控股股东,而褚义舟则以持股31.19%的数额紧随其后,此外,褚义舟之妻刘美华以4.587%的持股比例位列奥锐特第四大股东之位。

 

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彭志恩早在2005年便成为了奥锐特的实控人,但在2017年6月奥锐特股份制改制之前,除了担任董事外,彭志恩并未在奥锐特中任职,而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一职皆由褚义舟出任。

 

2017年后,虽然彭志恩或因为IPO的缘故正式出任奥锐特的董事长一职,但褚义舟依然出任副董事长,而其堂弟褚定军则担任着奥锐特的总经理。

 

对于时任董事长褚义舟“违规”占款数千万用以个人投资和消费的行为,也引起了证监会方面的质疑。

 

在证监会对其此次IPO下发的反馈意见函中,共对奥锐特提出了37问,其中第三问便是要求其解释“关于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内部控制”的问题。


此外,据叩叩财讯获悉,发生于2019年8月中旬的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还几乎断送了其此次IPO的前程。


2019年8月15日,在奥锐特年度停产检修期间,2名员工在入口报警器报警的情况下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直接进入低氧状态下的洁净区发生窒息昏迷,两名员工虽经抢救,但最终在2019年9月7日和10月9日宣告抢救无效死亡。


因上述安全事故,天台县应急管理局奥锐特及相关责任人做出了行政处罚,据有关《行政处罚决定书》(天应急罚【2019】0018号)显示,奥锐特被处以罚款20万,对时任奥锐特总经理褚定军罚款19.7128万元。


事故发生后,为了能继续推进IPO,天台县应急管理局为奥锐特出具《证明》称该事故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认定,但在两条活生生的关天人命阴影之下,奥锐特此次IPO也难言顺畅。


“在IPO申报期内出现安全生产事故甚至出现了人命伤亡,这对于拟上市企业而言一直都颇为忌惮。”上述券商投行保荐人推测,早在2019年11月,奥锐特便完成问询且更新了招股书,却直到8个月后的现如今才获准安排上会,其中缘由也或与此次突发的安全事故有关。


(完)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