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董监高辞职4人、年报延期披露华凯保险存被停牌风险
0人浏览 2020-05-27 06:53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26日电(魏薇)在新三板挂牌近五年的保险中介机构华凯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凯保险”),今年风波不断。5月25日,华凯保险发布了一份董事辞职公告,称董事会于2020年5月23日收到董事陈俊递交的辞职报告。中新经纬记者统计发现,这已是华凯保险今年来第四位辞职的董监高人员。

  同时,因未能及时披露重大诉讼,华凯保险收到了全国股转公司的自律监管警示函。此外,华凯保险至今未能披露2019年年报,根据相关规定,该公司股票存在被停牌及终止挂牌风险。

  年内已有四位董监高人员辞职

  官网信息显示,华凯保险成立于2012年7月,总部位于杭州,是一家全国性专业保险销售公司,2015年6月取得网销资格,2015年11月正式登陆新三板。

  华凯保险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陈俊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董事职务。陈俊辞去董事职务后,公司将尽快选举新任董事,为确保董事会的正常工作,在公司选出新任董事前,陈俊仍然按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规定继续履行其董事职务。

  中新经纬记者发现,近期华凯保险接连发生人事变动。3月26日,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何邦会辞职;4月3日,监事会主席、监事陈琦辞职;同天,监事陈锋也请求辞去监事职务。也就是说,董事会5人中2人辞职,监事会3人中2人辞职,共4人辞职。

  不过,华凯保险迅速选出了新的人员补位。其中,梁松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同时,选举了王忠为公司监事会主席、监事,徐子睿为公司监事。

  事实上,2019年华凯保险的董事会就发生过一次“大换血”,彼时华凯保险频频传出内斗的传闻。

  2019年6月,华凯保险在官网上发布一则说明,称2018年6月公司董事会进行了换届选举,产生了第二届董事会和经营班子。而该经营班子在2018年下半年的公司治理中,经营思路不清,造成员工士气低落,业务严重下滑,业绩由盈转亏。同时,第二届新任董事长及部分董事会成员经营的其他财富平台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兑付困难。

  出于无奈,公司大股东于2019年1月16日主持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了原3名董事,选举了5名新董事,组成新董事会,新董事会聘任了新一届领导班子。

  之后,华凯保险于2019年8月28日补发了人事变动公告,何邦会也是在此时被任命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任职期限三年。

  然而不到一年,何邦会便选择了辞职,公司的领导班子再次发生变动。天眼查显示,此次接替何邦会的梁松,是华凯保险第一大股东杭州华盟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华盟投资”)的股东之一,在2013年6月至2018年6月任华凯保险董事长兼总经理。何邦会则来自华凯保险第五大股东浙江安信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这或许意味着,第一大股东华盟投资再次接手了华凯保险。

  “董事会、监事会人员频繁变动,对公司会有较大的负面影响,影响公司管理经营的稳定。”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向前任高管索赔超千万

  华凯保险与前任高管之间的纠纷远未结束。2020年1月15日,华凯保险收到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不过华凯保险并未及时披露该案件,并且直到督导主办券商财通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后,华凯保险才补发了一份诉讼公告。

  5月15日,华凯保险因未能及时披露重大诉讼被全国股转公司出具警示函,时任董事长、信披负责人何邦会也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而这项未及时披露的纠纷还要追溯至上一届领导班子时期。

  中新经纬记者查阅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告发现,2017年10至12月,华凯保险的第一大股东华盟投资累计减持7次股份,从原来的79.6%减持至45%,目前仅剩40.49%。

  与此同时,上海灏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灏商”)则一路增持,持股比例增加至20%,成为华凯保险的第二大股东。增持不久后,上海灏商的董事长、大股东詹詇铄于2017年12月被选任为华凯保险董事会董事,2018年1月开始实际掌控公司运营管理,2018年6月14日又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

  在詹詇铄执掌华凯保险期间,华凯保险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的问题。根据华凯保险2018年半年报,2018年4月,华凯保险向关联方贵州至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拆出6笔共计2100万元的资金。该关联方至惠金服则是上海灏商旗下的子公司。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称,至惠金融的业务早已停摆,官网也无法打开。

  2018年年底,华凯保险第一大股东与第二大股东在正式决裂。华盟投资要求罢免詹詇铄在内的第二届董事会3名成员。于是就出现了去年的董事会重新选举。

  就在外界以为公司内斗暂告段落之时,2020年1月,华凯保险又将几位前高管告上法庭。

  华凯保险在公告中表示,被告詹詇铄为华凯保险股东、原法定代表人;被告吴禕卉于2018年6月14日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被告朱晓夏是被告詹詇铄名下各企业的财务总负责人。

  被告詹詇铄在实际控制、运营公司期间,利用其职务身份,指使被告吴禕卉、被告朱晓夏等人,通过虚构对外投资、关联企业借款、虚假报销、借款等方式损害华凯保险利益。

  华凯保险向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三人共同返还虚构投资及对外借款共计750万元,并共同支付资金占用费36.83万元;并返还虚假报销及借款580.55万元,并共同支付资金占用费20.28万元,共计偿还1387.66万元。

  另据财通证券披露,本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且涉案金额为1387.66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的46.57%。

  华凯保险在公告中表示,由于本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暂时无法预计本次诉讼对公司财务方面产生的影响。

  此外,财通证券还指出,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与历次定期报告中披露的情况不符。在华凯保险提供的《起诉状》中表示,詹詇烁系公司原实际控制人。詹詇烁通过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及通过上海灏商、上海望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涛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关联企业间接持有华凯保险股份。

  财通证券进一步表示,公司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以及主办券商获得的三份《说明》均承诺上述三公司相互不存在通过任何协议或其他安排与对方构成一致行动关系,不存在任何符合《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三条规定互为一致行动人的情形。并且公司挂牌以来历次定期报告中均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梁松,在报告期内未发生变化。

  对此,宋清辉认为,如果华凯保险披露的事项与事实不符,违反相关规定,那么监管机构应予以严查。从目前的迹象来看,预计股东之间的内斗或许还会继续。

  2019年年报未如期披露或存临摘牌风险

  在公司“内斗”的这些年,华凯保险的业绩也难言乐观。

  从年报数据看,华凯保险的营业收入连年上升,2014年-2018年,5年时间公司营业收入从5022.02万元增长至5.51亿元,增长了超10倍。

  华凯保险2014-2018年营业收入 数据来源:华凯保险年报 中新经纬魏薇制图

  与之相反的是,该公司的净利润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8年归属于挂牌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2211.18万元。

  华凯保险2014-2018年扣非净利润 数据来源:华凯保险年报 中新经纬魏薇制图

  对此,华凯保险在2018年年报中解释称,主要是本期为扩大业务规模而对导致管理费用等支出大幅增加,在业务毛利未明显改善的情况下,公司整体经营亏损额度进一步增加。

  截至发稿,华凯保险2019年的年报仍未披露。华凯保险称,由于疫情影响,公司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受疫情影响,延迟一个月上班时间,公司员工也处于居家隔离状态,导致核对工作和函证工作无法进行。疫情导致项目组银行存款函证工作,往来款项函证工作进展缓慢,监盘程序无法按时进行,所受影响较大。为确保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和完整性,提高年报披露工作质量,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将延期披露,预计披露时间为2020年6月15日。

  华凯保险在公告中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如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或半年报,自期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的,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公司终止其票挂牌。因此,公司如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存在被停牌及终止挂牌的风险。

  就管理层人员频繁变动是否会影响公司经营、2019年年报进展如何等问题,中新经纬记者向华凯保险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中新经纬APP)

  【编辑:邓健】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