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一手赚860港元!诺诚健华今上市,施一公家族身价18.82亿港元
0人浏览 2020-03-23 20:57

作者 |  戴鄂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继恒瑞制药和翰森制药的孙飘扬、钟慧娟夫妇之后,又一家夫妻档医药上市公司诞生,又一段造富神话走入现实!

被称为3月最火爆IPO诺诚健华-B(09969.HK),今天成功上市!首日挂牌收盘涨9.61%,报价9.81港元。按收盘价卖出,不计手续费一手可赚860港元。公司最新成交额11.48亿港元,总市值122.7亿港元。

来源:华盛通

诺诚健华主营业务为研发用于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分子靶向药物,并推动其在全球实现商业化。

公司的核心候选产品奥布替尼目前所处的市场竞争格局较好,大部分同类药企仍处于研发早期阶段。

公司的研发团队拥有超过150名成员,包括全球知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教授和生物医药行业卓越的企业管理者崔霁松博士,据称拥有开发全球潜在同类最佳及首创疗法的自主研发能力。

挺进十亿富豪榜

根据招股书,在公司股权结构中,赵仁滨博士及家族成员共计持股15.43%,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崔霁松持股11.45%。崔霁松与赵仁滨为诺诚健华实际控制人。

依目前市值,施一公、赵仁滨为夫妻关系,其家族持股15.34%,身家达18.82亿港元,崔霁松及家族持股11.45%价值14亿港元。

另外,首席科创官注意到,诺诚健华的股东榜单中,基金大佬林利军赫然在列,并持股9.66%,依目前市值价值为11.85亿港元。

林利军曾创立汇添富基金并担任总经理10年之久,随后创立了正心谷创新资本公司,担任董事长。

对于投资诺诚健华,林利军表示:当初,保诺科技的研发能力很强,他们出来又一起做诺诚健华,研发能力完全不用担心。我当时看他们一个研发药物BTK的数据,精确程度很高,和强生的靶向抗癌药Imbruvica相比,它的副作用很小,不会引起别的问题。该团队对化学和生物学的理解非常深,并具有平台型的能力,使他们做的每一个产品都很成功。”

施一公是谁?

除了生物学家的头衔,施一公还是清华大学教授以及曾经的副校长,是我国第一所研究型大学——西湖大学创办人兼首任校长,以及生物学家颜宁的老师。

相比如此辉煌的个人成就,施一公的成长轨迹其实像极了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除了成绩异常优异。

1967年5月,施一公出生在河南省郑州市小郭庄,父母给他取名“一公”,希望他“一心为公”。

1985年,施一公被保送到清华生物系,成为生物系复系后的首届本科生。也是在此期间,一次意外彻底颠覆了施一公的生活和世界观,甚至影响着他后来的科研方向。

“1987年9月21日,我的父亲因车祸被送往医院时,还在昏迷中,心跳每分钟62次,血压130/80。但在医院躺了整整四个半小时,他没有得到任何施救。因为医院说,需要先交钱,再救人。”

“待肇事司机筹了500块钱回来时,父亲已经没有血压、心跳了,没有得到任何救治地死在了医院。这件事对我影响极大,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变化。”

“在此之前,父亲告诉我要做一个科学家、工程师,但我并不知道将来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父亲走后,我无比怨恨,想报复医院和见死不救的医生。但后来我想通了:不知道中国有多少家庭在经历着像我父亲一样的悲剧。如果我真有抱负、担当,那就应该去改变社会、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这是我除了对科学本身兴趣之外的所有动力,也是我今后往前走最重要的一点支撑。”施一公曾公开讲述。

尔后,他赴美留学,获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被普林斯顿大学聘为终身教授,并成为生物学的领军人物。在国际顶级期刊CNS上发表多篇论文,并于2017年摘得“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获得100万美元奖金。他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的重大贡献,使他获此殊荣。

2008年,在他誉满全球时,施一公选择回国,担任清华大学副校长。并于2018年创办中国首个研究型大学——西湖大学,同时出任校长。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博期间,施一公与赵仁滨相识、相恋、并永结连理。赵仁滨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后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也是著名的科学家。

就职保诺科技的经历,算得上赵仁滨的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曾闻名业内的保诺科技,最早是由欧雷强(现百济神州CEO)在中国创立的临床CRO组织。2010年左右,CRO巨头PPD用7700万美元现金收购保诺科技后,老员工多数离职。一部分跟随欧雷强创业,开启了百济神州的故事。另一部分则跟随崔霁松博士成立了诺诚健华,赵仁滨就是其中之一,她担任诺诚健华的生物学及临床开发策略执行总监至今。

后来,施一公也加入诺诚健华的创业大军,并担任联合创始人兼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

主打抗癌药获投资热捧

基于团队特有的癌症基因组学方面的专业积累与洞察,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诺诚健华发现并研发了九种候选药物,包括一种处于注册性试验的候选药物、两种处于I/II期临床试验的候选药物及六种处于IND准备阶段的候选药物。

如此一来,诺诚健华的研发投入自然不低。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6月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6290万元、1.497亿元与9480万元。当然,和很多高新企业一样,由于诺诚健华的产品尚处于研发、实验等阶段,还没有获得商业销售的资格,因此报告期内,公司对应的营收为10.2万元、161.7万元和59.3万元,同时分别亏损3.42亿元、5.54亿元与3.22亿元。

因为需要进一步进行临床研究与药物开发,诺诚健华预计,至少在未来几年内,经营开支还会增加。

首席科创官则发现,2017年-2019年6月,诺诚健华融资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分别为2681万元、21亿元、3.57亿元,不仅足以覆盖当期支出,而且截至招股书披露,账面还有18.29亿元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手中余粮可谓充足,也足见一级市场投资者的支持。

诺诚健华-B,你打新了吗?对于公司未来的股价走势,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9
  • 19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