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逃兵”管轶在走私穿山甲中发现冠状病毒 与COVID-19高度相似
0人浏览 2020-02-20 20:17

  自嘲害怕、要当“逃兵”的管轶,带着最新研究回来了。

  2月18日,管轶教授和广西医科大学胡艳玲教授作为共同通讯作者把和新冠病毒有关的最新研究论文发布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题为:《Identification of 2019-nCoV related coronaviruses in Malayan pangolins in southern China》 ,研究团队在广西、广东等地走私的多个穿山甲样本中发现了冠状病毒,而且该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基因序列高度相似。

  

  特别说明:预印本平台medRxiv发表的论文,未经同行评审

  

  管轶团队:走私穿山甲中发现冠状病毒

  

  研究团队对三批穿山甲样本进行了分析和研究:

  第一批样本是广西海关在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期间的反走私行动中所获的18只穿山甲,总共有包括肺、肠和血液等多种器官的43个冰冻组织。在这批样本中发现有6个存在冠状病毒:2个在肺,2个在肠,1个在肺-肠混合物中,另一个1个在血液中。这些从冷冻穿山甲样本上找到的冠状病毒和2019-nCoV病毒有类似的基因组结构。

  第二批样本是2018年5月至7月期间收集的12只穿山甲,有19个样本(9个肠组织,10个肺组织),结果发现这批穿山甲和第一批穿山甲的冠状病毒是一样的。

  

  第三批样本是在新冠病毒爆发后,广东重新检查了在2019年3月的反走私行动中获得的5个归档穿山甲样本,包含2个皮肤拭子,1个不明组织和1个鳞片。这些样本中同样发现了冠状病毒。通过高通量测序,研究团队发现鳞片样品中包含冠状病毒序列,用这些数据组装了一个21505bp的部分基因组序列(标记为GD/P2S),可以代表新冠病毒基因组的72%。

  

  基于以上发现,管轶团队对三批样本进行了进一步研究,发现:

  穿山甲体内发现的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全序列相似性为85.5-92.4%, 低于蝙蝠RaTG13的 96.2%。但穿山甲病毒的受体结合域(RBD)与新冠病毒更相似,达97.4%,5个关键位点完全相同。相比之下,蝙蝠RBD与新冠病毒的相似性只有89.2%,5个位点只有1个相同。此外,新冠病毒RBD以外序列与蝙蝠序列更相似,提示存在趋同进化或病毒重组。

  

  尽管目前的数据很难给出确切结论,穿山甲种群中病毒传播的程度仍需进一步调查,但作者们认为,研究鉴于发现的多种穿山甲冠状病毒谱系及其与新冠病毒的相似性,以及在广西和广东省反复发生的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冠状病毒感染都表明,穿山甲很可能是冠状病毒出现的潜在重要宿主,应将其从菜市场上清除,以防止人畜共患传播。

  

  此前2月7日,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科研人员联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及广州动物园科研部也公布了研究成果: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该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继而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冠状病毒的阳性率70%;进一步对病毒进行分离鉴定,电镜下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最后通过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

  

  迄今为止,穿山甲是除蝙蝠以外唯一被新冠病毒相关冠状病毒感染的哺乳动物。

  这项研究为新冠病毒宿主的进一步探索指出了方向,并提出对中国和东南亚自然环境中穿山甲的进一步监测很有必要,以了解穿山甲在新冠病毒出现和未来人畜共患传播风险中的作用。

  

  管轶是谁?

  

  管轶是国际顶尖的病毒学家。

  

  学术方面,已发表240多篇的SCI学术论文,包括:10篇science(科学)、9篇nature(自然)、3篇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0篇柳叶刀(世界权威医学杂志)、7篇nature子刊、14篇PNAS(美国科学院院报),h因子96。

  他的论文被引用次数达到近30000次,2014-2018年,连续五年被国家权威机构Thomson Reuters评为“高被引科学家”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

  

  管轶更是SARS的大功臣,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带领团队,率先证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来源,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他在果子狸身上找到SARS病毒,2003年底,有人感染变种SARS病毒,他和钟南山上报国务院,广东下令清除野生动物市场上所有果子狸,有效遏止了疫情的扩散。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这样评价他: “管轶很聪明,在香港是很出名的一位微生物学家,也是禽流感方面的研究专家,一直在用心探索。 ” 

  在疫情扩散之初,这位受钟南山喜爱的弟子在到 过武汉后就提出警告:“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 武汉实际感染数,保守估计三万起跳。 ”彼时,国内的确诊数字仅291例。

  言论一出,网络上一片质疑,但管轶并未辩解,而是和团队在汕头大学和香港大学联合的病毒研究所中,专注对新冠病毒及其引发的疾病进行系统研究,并为新冠病毒的潜在宿主——穿山甲添力证。

  请别再吃野生动物了

  

  1月22日,国家疾控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在国务院召开的首场武汉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2020年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李轩研究员合作,推测新冠病毒和SARS一样,自然宿主可能也是蝙蝠,在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媒介。

  

  2020年1月22日,北京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宁波大学及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联合攻关,该研究团队发现蛇是最有可能造成当前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野生动物。

  

  2020年1月23日,发现SARS病毒来源于中华菊头蝠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认为蝙蝠才是最有可能的携带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野生动物。

  2020年1月24日,北京大学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朱怀球团队最新研究预测表明,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两个潜在宿主,蝙蝠是它的最主要来源,中间宿主可能是水貂。

  

  2020年2月6日,华南农业大学宣布发现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纵览这一路对新冠病毒宿主的探寻,始终离不开的是野生动物。如今管轶团队发表的最新发现更是为新冠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穿山甲添力证。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请别再吃穿山甲了。

  

  穿山甲在中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禁止捕杀和食用,非法捕杀、走私或贩卖。有专家介绍,目前国内的穿山甲种群已商业性灭绝,国际上非法贩卖的穿山甲,大部分是为了满足亚洲消费者的食用和药用需求。据公开资料显示,平均每五分钟就有一只穿山甲在野外被抓捕,大多数最终销往目的地多是中国,其次为越南和缅甸。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