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创业、跳槽、退休、回流 从阿里、百度出走的AI大牛都去哪了
0人浏览 2020-01-13 18:32

  2019年,人工智能行业逐渐步入正轨。讲大故事就能融到大额资金的路数早已行不通了,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开始用长远的眼光去重新审视自己,试图寻找真正有需求、可落地、有付费意愿的应用场景。

  在行业重整的同时,人员流动也成为AI圈内常态,即便是行业的大佬也不例外。不过,和普通人跳槽不一样,大牛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发业内的。尤其是在2019年这个对AI行业注定不平凡的一年,大牛们离职跳槽的背后几乎都环绕着各种“谜团”。一旦扒开这层“谜团”,我们就能更清晰地找到行业“风向标”。

  为此,AI报道针对其中热度较高的涉及国内AI企业的20位技术大牛的人事变动进行了整理。

  从上述图表可以看出,2019年度重磅的变动依然主要来自BAT,小米也侥幸将语音识别开源工具Kaldi之父Daniel Povey纳入麾下。不过值得的是,滴滴、依图、第四范式、涂鸦智能等初创企业也迎来了前国内外知名企业大牛的加盟。

  百度:一边“引退”,一边“引援”

  2019年,李彦宏高喊着“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百度也呈现出一边“引退”,一边“引援”。

  百度的技术赋能目前主要分为三块,一块是搜索、信息流等移动业务,一块是智能音箱、自动驾驶为主的AI业务,第三块是面向B端市场的云业务。

  搜索和信息流两大块是是百度当下主要的营收来源,但也是百度2019年人事变动最频繁的业务部分。2016年4月,李彦宏通过内部邮件宣布成立“百度搜索公司”,独立搜索业务,百度高级副总裁、SSG总经理向海龙出任新公司总裁;2019年5月,李彦宏在内部财报信中宣布,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向海龙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随后,原副总裁、搜索公司CTO郑子斌也宣布离职。一去一回,百度搜索业务完成大换血。向海龙任期时,百度搜索确实业务得到很好发展,但其竞价排名等销售也颇被批评。向海龙离职百度后,选择创业成立基金;郑子斌则在离职百度后很快入职VIPKID。

  智能音箱、自动驾驶等人工智能创新业务则是百度看好并且当下主攻的业务方向,投入了很多精力,其中智能音箱业务得到了不错的发展,虽然无人驾驶相关产品在道路测试中也表现优秀,但落地仍然艰难,每年给百度带来数亿人民币的亏损。据了解,百度无人驾驶的产品思路是聚焦软件,硬件部分则通过阿波罗平台开放给各供应商。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深耕的这些年,毅然成为了中国自动驾驶的“黄埔军校”,为国内自动驾驶初创企业输出半壁人才。

  在“干部年轻化”、“百度高管退休计划”等背景下,2019年5月,张亚勤成为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第一位高管。虽然在12月,百度任命张亚勤为Apollo生态理事会理事长,但张亚勤主要的身份已经是清华大学讲席教授,并且负责牵头筹建“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回归学术研究。

  此外,2019年,赵承、吴海峰、顾国栋、王路等多位百度非技术前副总裁先后离职,百度高层大换血。

  不过,2019年百度在人才领域值得一提的是其百度研究院纳入了前密西西比大学校长Jeffrey Vitter教授、牛津大学Artur Ekert教授、以及俄勒冈大学窦德景教授等三位国外著名学术大牛。

  阿里:加码再加码,硬核“人才吸铁石”

  阿里巴巴对技术人才的强吸纳和培养能力可以说是国内公认的,识才、惜才并且会用才。除了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入选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院士,2019年,阿里巴巴还吸纳了来自前360、高通、Facebook等国内外名企的技术大牛。

  加码开源技术。2019年初,阿里宣布深度学习领域两大高知名度项目 TensorFlow和Caffe(以及Caffe2)的核心作者贾扬清盟阿里,任技术副总裁、阿里云智能计算平台事业部总经理。2019年9月,在杭州云栖大会上,贾扬清正式出任阿里巴巴开源技术委员会负责人,而阿里巴巴开源技术委员会也让开源正式升级成为阿里技术战略之一。

  从语音交互向想象力更大的视觉交互布局。2019年,阿里巴巴向两位视觉计算领域的科学家前高通首席工程师陈颖和前360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谭平均开出百万美元年薪。加入阿里达摩院旗下AI labs之后,陈颖会担任人工智能和边缘计算首席科学家,重点攻克家用智能终端视觉技术,降低物联网视觉芯片门槛,打造家庭科技产品;谭平教授则担任计算机视觉首席科学家,专注三维建模和全息技术研发,建立真实世界的三维数字化版本,打造逼真的虚拟世界。

  如果说阿里是硬核”人才吸铁石“,那堪称阿里人工智能修炼场的达摩院就是那块”磁铁。从达摩院官网可以看到,重点布局机器智能、数据计算、机器人、金融科技以及X实验室五大领域,相应设置有14个实验室,约70名海内外专家坐镇。

  不过,意外的是,阿里巴巴中台事业群副总裁墙辉于2019年年末从阿里巴巴离职,墙辉在阿里巴巴有着长达十年半的履职经历,是推行“大中台、小前台”战略的核心骨干之一。据悉,墙辉接下来将选择创业,方向为熟悉的业务中台领域。“中台”概念最近两年被阿里带火了,而墙辉堪比是阿里巴巴业务中台的缔造者,此次墙辉出走,虽说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是人才的流失,但在数据中台火热的当下,确实是墙辉创业的一个好时机。

  腾讯:比起挖人,投资更靠谱?

  腾讯在AI上的布局一直给人神秘感。

  目前,腾讯内部主要有AI Lab、腾讯优图、WhAT Lab三大AI实验室。其中,2012年成立的腾讯优图是腾讯的第一个AI实验室,2015年微信与香港科技大学联合成立WhAT Lab(WeChat-HKUST Joint Lab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echnology),2016年成立的腾讯AI Lab为企业级AI实验室。

  不过,C端基因的腾讯做起来人工智能也倾向C端,比如内容、游戏、社交和平台等场景的工具型AI。对比百度、阿里、商汤等AI高端玩家,腾讯的AI产品主要都是在服务腾讯系内部的产品,对外的比较少。一方面,这和腾讯的C端基因有关,另一方面,腾讯AI相比其他几家还是迟了,B端的市场虽然很大,但优质的客户和场景几乎都已有相关企业领跑,而且腾讯缺乏足够有影响力的案例去撬动人工智能市场B端的存量客户。

  腾讯也有想改变,打造B端的产品。2017年3月,腾讯获得前百度研究院副院长张潼加盟,担任腾讯AI Lab主任,为第一负责人,专注于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主要方向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四个垂直领域,一方面做基础研究,另一方面开发系统和工具为公司各产品线做技术支持。此后,腾讯 AI Lab 在论文方面成果颇丰,仅在 2018 年,腾讯 AI Lab 就有 20 篇论文入选知名机器学习和计算神经科学国际会议 NIPS、21 篇论文入选国际计算机视觉领域顶级学术会议 CVPR。在业务方面,与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旗下的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开源了图像数据集 ML-Images等。

  2018年底,张潼从腾讯离职,重返香港科技大学,并且在2019年3月加入创新工场担任科研合伙人。有观点猜测,AI Lab虽然输出了不少Paper,但缺乏重磅落地产品,未能产生实际价值,张潼博士身负压力,不过张潼也用自己的名望、影响力、理论及产品成果,某种程度上让 AI Lab 走上了正确的轨道。

  2019年11月,有消息传出腾讯优图实验室负责人、腾讯优图实验室杰出科学家、腾讯T5贾佳亚也将离职,不过后来当事人出面否认,而后再无相关消息流出。

  此前业内广为流传一张AI人才流动情况,主要为谷歌、微软、阿里巴巴、百度,而腾讯在图中甚至没有记忆点。如果贾佳亚真的离职,腾讯依靠三大实验室塑造自己的AI实力,怕是更难了。

  既然自己做不行,那就投资,这也是腾讯擅长的。有媒体统计了腾讯从2016年4月到2019年3月的人工智能投资事件,腾讯在AI领域投资速度为平均每月一次,资金总规模达数百亿。

  初创企业:正成为大牛的新选择

  对于AI企业来说,人才是重中之重,初创企业更是如此。

  通常来讲,AI初创企业的核心技术人员来自其创始团队,这点在国内,“百度系”就是典型的例子,几乎包揽自动驾驶的半壁江山。而从2019年初创企业在人才吸纳方面的表现我们也可以管窥一豹,例如依图、第四范式、涂鸦智能等初创企业也开始迎来了国内外重磅大牛的加盟,这在前几年是很少见的现象。

  事实上,仅仅凭借高薪诱惑,很难让真正的人才动心。像前360集团副总裁、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颜水成,前GE CEO Jeff Immelt等真正的顶尖人才及高层会选择依图、涂鸦智能等中国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背后是对中国AI发展的认可、对赛道的认同、对公司前景的信心等。

  经过这轮“冬泳”,那些真正有价值、可落地的赛道和有前景的企业,也正成为大牛除科技巨头外的新选择,而在初创公司,他们的能力及价值也更会被实现。

  此外,国外也有几起大的高层变动,但和国内不同的是,主要表现为谷歌微软苹果等几大巨头之间的“圈内”流动。像前谷歌大脑顶尖人工智能科学家Ian Goodfellow在3月加入苹果,任职机器学习总监、领导“特别计划部门”。虽然吸纳了“GAN之父”这样的大神,但不可否认,苹果也在2019年接连损失多名虎将,除了苹果前首席设计官、工业设计和外观灵魂人物Jony Ive宣布离职创业,苹果前首席芯片设计师Gerard Williams III也在4月份宣布离职苹果创办芯片公司NUVIA,5月份苹果前Siri业务副总裁也宣布离职并于8月份加盟微软担任技术副总裁。

  而2019年度最受的一起人事变动,则是被称为“微软最后一位华人高管”的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将于2020年2月1日离职。这件离职事件的背后是华人高管在国外的立足艰难。与此同时,由沈向洋一手打造的“小冰”也随之被微软抛弃有,宣告微软在语音助手竞争上的失利。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将加速人才回流,创业、回归学术研究或加入国内科技公司,并且不管作出何种选择,对国内人工智能生态是利好。

  当然,不管国内还是国外,2019年的顶尖人才流动依然延续着此前的某些共性,比如科学家在企业界和学界“来来去去”,学术人涌向产业,产业技术牛人回归学术……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