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滕泰:鱼类演化成爬行动物登上陆地时就不再是鱼类
0人浏览 2019-12-10 12:53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万博兄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滕泰

  中国经济如何顶住压力在调结构、转换新动能中占得先机?经济下行压力下,中国是否调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应对呢?12月5日,时代财经专访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万博兄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滕泰。

  滕泰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有周期性问题,但更多是长期性的问题,不能按原有的周期眼光来看待,以为桃花谢了,只要熬到春天来花就会开。滕泰还提醒,不仅要重视总量问题,还要重视结构问题;不仅要重视宏观政策,更要重视深化改革。他强调,要重视新时代的经济规律,尤其新供给和软价值。 

  同时,对于明年是否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滕泰则表示,宽松的货币政策,要解放思想。比如舆论流行说“放水”,网上谩骂“放水”造成通货膨胀等。其实中国物价上涨主要是供给结构性失衡造成的。比如猪价上涨是因为猪瘟或者是猪的生产周期造成的,跟货币没有直接的原因。所以在整体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老是用“放水”这种非专业的词去批评货币政策,造成货币政策该宽松的时候不敢宽松。

  在专访的最后,滕泰说道,“《三体》有一句话讲得很好。当鱼类演化成爬行动物登上陆地时,它就不再是鱼类;当爬行动物演化出翅膀飞上天空的时候,就不再是爬行动物。经济演化也是一样,当农民工习惯了城市生活之后,其实他们很难再回农村并适应那里的生活了。中国工业化进程进入后期了,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怎么去适应新时代?这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很快面对的问题。”对话滕泰

  滕泰,著名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创立者和代表人,软价值理论的创立者和代表人,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中央企业青联委员。曾担任银河证券研究所所长、民生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等职务。 

  时代财经:你是国内最早提出供给侧改革建议的学者之一。国家于2015年底正式提出供给侧改革,你认为,目前各部门完成度如何、进展如何?

  滕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一个短期的阶段性任务,而是一个长期改革的主线。具体可以从三方面的逻辑主线去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一个经济周期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供给结构,在工业化的早期或者中期的话,这个问题不明显,越是到工业化后期,供给结构老化的问题就越突出。中国仍处于周期的下行阶段,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去刺激,不能说不起作用,但根本原因还是供给结构老化,必须得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推动供给结构升级,才能真正的扭转经济下行的趋势。

  第二个是从增长逻辑的角度来看,经济要增长,涉及制度的条件、增长的要素和增长的技术新动力等条件。改革开放建立了市场经济制度,享受了市场化改革红利,还释放了人口、资本、土地等要素红利,并利用了西方工业革命的技术红利。现在经济增速下行,从供给侧的改革红利来看就是如何进一步深化产权改革和市场化改革来挖掘改革红利,如何通过深化土地市场改革、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金融供给侧改革)、人口和户籍制度改革等,挖掘新的要素红利,并通过教育、技术等新体制改革来培育新技术红利。总之,新供给经济学认为制度是增长的条件,土地、资本、劳动等是增长的要素,技术是增长的根本动力。供给侧改革必须从这几方面着手,才能再续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 

  第三,此前我国进行的改革是渐进式改革,这种改革有优势也有劣势,劣势就是留下很多计划经济的“砂砾”。比如说对很多要素、产品、服务都有很多供给约束。如何取消这些供给约束,这是渐进式改革第二阶段所必须干的事。国家目前在深化放管服改革,包括减税、降费、取消一些行政审批,这都属于放松供给约束的范畴。

  综合上述三个方面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任重道远,是一个长期的历史任务,不是短期的一个情况。

  时代财经:你在多个公开场合或专著中提到“再造新红利”的说法,“要认识到软价值还有软产业的重要性”。你预判未来中国经济的结构将会是怎么样的呢? 

  滕泰:软产业是主要以人们的创造性思维为价值源泉,而不是以加工地球资源来满足人民精神需要的产品。从新供给的视角看,5G产业链、物联网、新能源、生物制药、脑科学等新技术会成为经济结构的主流增长点;从新需求角度来看,正如十九大报告指出的,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满足美好生活需要的既包括高质量的物质产品,但更重要的是精神需要。

  软产业不光是第三产业,还包括软价值占比超过50%的制造业,比如说苹果手机或华为手机,它软价值超过50%。品牌服装,若只算棉花、布的价值,也许值一两百元,但消费者可能花上千甚至上万元,买的是品牌、款式、设计的价值。总之,制造业里面越来越多价值主体是软价值,而不再是以前的硬价值。此外,“软产业”还包括知识产业,如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管理、咨询、教育、培训等。它消耗的不是地球资源,而是创造性思维,创造的是软价值。信息传媒也是“软产业”,腾讯、阿里巴巴、Facebook等。还有文化娱乐产业、新金融、新零售、健康医疗等。

  总之,未来经济结构会越来越“软化”,软价值从现在的百分之五六十可能会涨到70%、80%。所以所谓的“新旧动能转换”,从经济价值的角度来看,其实就是软价值上升,硬价值下降的过程。

  未来经济增长还有一个不平衡性的特点。未来可能是20%的人口或产业,创造80%的经济增长成果,另外80%的传统产业未来可能增长逐渐放缓。政府要有相应的机制和前瞻性看到未来经济增长的不平衡性,以及不平衡增长可能带来潜在的社会问题。

  时代财经:11月19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财富报告》,总资产超千万元人民币的高净值家庭少了3万户,比去年减少了1.8%,这是5年来首次下降。以高净值家庭构成为例,他们65%是企业主,10%是炒房者,20%是金领,5%是职业股民。你怎么看高净值家庭的财富缩水呢?

  滕泰:在经济下行周期里,资产市场会收缩,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这也跟房地产市场、股市、债券市场的收缩“去杠杆”有一定的关系。

  从宏观上看,首先,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从30%、20%降到个位数,因此,固定资产投资相关的企业会受影响。第二,在房地产方面,快速城镇化已经到了后期阶段了,现在中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60%。城镇化速度的放缓,房地产产业链相关的70多个行业,增速放缓也是必然的。第三,出口增速在下滑,对美出口今年以来负增长20%,所以跟出口相关的产业也会受一些冲击。

  但也有些企业家过得不好可能不是宏观的问题,而是在不该扩张时过度扩张的问题。还有一部分民营企业家可能是跟转型有关。比如传统零售行业,受到新商业模式的冲击和新技术的挑战。所以,国家要尽快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推动产业结构的升级;企业家更要顺应时代潮流,创造新供给,满足新需求。 

  时代财经:你预判2019的GDP增速是多少?明年经济增长会回暖吗?

  滕泰:我预测今年6%左右,明年是在6%~5.5%之间。当前中国经济是结构性的问题,更多的是长期性的问题,不能按原有的周期性的眼光来看待。如果真的全是周期性原因,只要过了冬天,春天还回来的,桃花谢了还会开的。但是某些行业如果是跟快速工业化、快速城镇化、出口快速增长相关的,旧红利已经过去了。所以更要关注长期性问题和结构性问题,要深化改革来再造新红利。

  时代财经:第三季度央行强调坚决不搞“大水漫灌”,货币政策稳健主基调未变。你认为不久将来,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是否可能到来?

  滕泰:积极的财政政策一直在提,但是受制于减税、各种财力的限制,积极的财政政策还是有边界的。明年,财政政策还会积极,主要是一些新型的基础设施的投资,比如说5G方面的投资、城市地下管网等,可以进一步加大力度。

  但宽松的货币政策,要解放思想。比如舆论流行说“放水”,网上谩骂“放水”造成通货膨胀等。其实中国物价上涨主要是供给结构性失衡造成的。比如猪价上涨是因为猪瘟或者是猪的生产周期造成的,跟货币没有直接的原因。所以在整体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老是用“放水”这种非专业的词去批评货币政策,造成货币政策该宽松的时候不敢宽松。

  在如此严峻的经济下行中,中国货币政策一直只提“稳健的货币政策”,但“稳健的货币政策”如何做到宽松有度?如何能够切实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是决策者应该严肃考虑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刘迎秋教授的研究认为,中国的M2的增速如果保持在GDP的1.82倍是比较合理的,如此推算,GDP如果保6的话,M2的增速应该6×1.82等于11%左右。但实际上M2增速连续几年是个位数,根本满足不了市场的需要。判断货币总量是多是少,第一要看企业融资需要满足了没有?事实上,大量的企业借不到钱;此外,要看融资成本有无降下。如果企业实际融资成本没有下降,就说明货币供给偏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迫于一些错误的舆论压力不敢放松的话,显然货币决策还是有解放思想的问题。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