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此作者经用户举报,可能存在诱导行为。请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等,如因此造成任何损失,与同花顺无关。
美国巨头470亿泡沫破灭,连续三年负现金流,一年不到就跌落神坛?
0人浏览 2019-11-20 16:54
抱歉,该视频已下线!


从470亿美金到几乎腰斩的250亿、80亿,再到不到50亿,只用了短短几周,WeWork估值的90%多烟消云散。这家企业创造了在整个创业史上让你少有的“奇观”:距离成功仅差一小步的时候,瞬间几百亿的估值灰飞烟灭。

而且,你会惊讶于投资人以你能想象的最快的速度站到了wework愿景的对立面。

曾经没人怀疑创始人Adam Neumann的愿景非比寻常,按照他曾经的一位旧部的描述:“Adam有一种没法说清的能够说服你的魅力,他的愿景很打动人。” 

九年的时间,WeWork迅速扩张, 从一间办公室发展成为拥有超过4500万平方英尺房地产,实现了全球110个城市拥有会员的“大地主”。但2019年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wework跳楼机般的速度跌落神坛。能在10年之内变成超级独角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创始人Adam Neumann,而wework在最后一刻崩盘也是因为由于他爆炸性的催化作用。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时间所有人都想知道,Wework是怎么就走到了今天?

一切要从创始人亚当诺伊曼说起。当年他只身来到纽约,满心抱负的他在一次租房经验中得到灵感。当时他的房东正在向他展示布鲁克林的一处公寓,亚当突然有了“共享办公”的点子。在2010年,他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找来了他身为建筑师的朋友Miguel McKelvey一起合伙创立了wework的前身--greendesk。之后把公司以7位数卖给了那栋楼的房东。

2010的时候,纽约的市场环境为“共享办公空间”提供了绝佳的好时机。那个时候,许多的房东手上都有空置的办公楼没地儿租借。wework的出现,正好解决了他们当时的燃眉之急。Adam拿着这笔钱在纽约曼哈顿下城区soho开启了wework第一栋楼。之后wework如燎原般的态势,给整个纽约都安排上了。

到2015年,wework的市值翻了三倍,100亿美金的市值、23000个用户、在32座城市落户。但它不甘心只是成为普通的“房东”,它极为努力的在创造一种理念:让你觉得在这里拥有的不仅仅是一个办公室,而是你可以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同领域工作伙伴,你们可以互通有无,并肩作战的大本营,充满活力。

特别是对千禧一代,他们倾向零工经济,热衷副业,自称斜杠青年。wework时髦的办公环境,连同印有“Thank God It’s Monday!(感谢上天,现在是星期一了!)”的T恤,已经成为他们创业精神的代名词。即便在纽约wework租赁一个4个人的办公室要4000美元之高。但这种理念吸引了大量的年轻的创业家。包括IBM,微软和Salesforce 在内的大型公司均已将员工转移到了WeWork空间。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创始人的愿景,WeWork的估值也随之不断攀升。大家都想来分一杯羹。在众多的投资者中,真正让wework腾飞的就是软银。

2017年孙正义完成了软银千亿美金愿景基金的组建,沙特阿拉伯提供了强力支持。业界衡量这支基金的资本体量,相当于4个银湖资本和15个红衫资本。而孙正义的愿景就是每一个被投资的公司都成为其所在行业的霸主,他可以重塑全球科技业版图。

两人结识是在2016年一个峰会。2017年, 创始人Neumann带着孙正义WeWork 总部周围逛了一圈。wework的一位前高管说:“那人和Adam才见面10分钟就给他签了一张44亿美元的支票,这简直太疯狂了。” 最大的问题是来自于,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大量的融资,却只有最空白的监管。这些巨额的投资款冲掉了wework的理智线。

在WeWork递交招股书前,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和软银对WeWork的投资金额已达106.5亿美元。2019年,WeWork的最后一轮私募融资是由软银注资的50亿美元,这笔融资也将WeWork的估值抬高到了470亿美元。

有意思的一点是,创始人Adam私人买下了“we”这个注标,然后以590万美金卖还给自己的公司wework。虽然之后又把钱退还给了公司。但同时,诺依曼将自己私人部分拥有的大楼租给公司等等诸如此类以牺牲股东利益回馈创始人自身的例子让大家开始产生质疑。

在年年亏损的情况下,wework仍然拿下一幢又一幢新大楼,同时发展着毫无相关的这些其他产业,比如纽约开设的幼儿园WeGrow,以及在金融区自带家具的公寓租赁WeLive,按照创始人Adam个人的喜好投资了滑板公司等等。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We Company。今年年初,WeWork宣布公司更名为The We Company,包含三个不同的业务线:WeWork(工作)、WeLive(居住)和WeGrow(教育)。在众多产品线上,肆意挥洒着金钱。

直到2019年八月份,wework真正意义上公开募股上市的计划,人们才真实的看到wework的财务报表现状。大家惊觉wework的亏损已经比人们的预期还要恐怖。

WeWork招股书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扩大至19.27亿美元。仅仅在2019年的前六个月,wework就已经亏损了6.9亿美金,WeWork的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数,过去三年的总亏损金额就达到了30亿美金。2019年第三季度净亏损12.5亿美元。

动荡随之而来。WeWork的估值一路下跌。搁置了IPO上市计划、公司管理结构调整之后,wework估值依旧暴跌、然后wework的幼儿园关闭、裁员千人、甩卖资产。

其中在计划拍卖的资产中,还有创始人adam青睐的Gulfstream G650ER,这是他去年以超过6000万美元购买的顶级私人飞机。这些风波之后,软银孙正义终于坐不住了。此前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孙正义对Neumann都是保护的。美国时间9月25日,亚当·诺依曼宣布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放弃部分表决权。由塞巴斯蒂安甘宁汉(Sebastian Gunningham)和阿蒂明森(Artie Minson)接任。昨天又有消息称电信公司T-mobile的John Leger出任wework新CEO。(T-mobile买下了sprint,软银收购了sprint的多数股权,所以孙正义软银本就熟悉John Leger)

华尔街预计,WeWork未来4年内需要72亿美元,才能将现金流转正。而如果在2022年之前出现经济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钱,将提升到98亿美元。这些年来,很多人在华尔街和商业媒体上公开质疑吐槽WeWork的商业模式

有人质疑wework是披着科技公司奢华外衣的房地产“二房东”。美国《名利场》曾质疑它是“200亿美元的纸牌屋”。

事实上,WeWork并不是第一个提出共享办公的企业。早在30年前,比利时公司IWG就开始做“共享办公空间”这门生意,IWG在会员数量、覆盖国家和城市、运营的办公地点数量、全球的租赁面积各方面都大大超过WeWork,但IWG估值只有37亿美元,远远低于WeWork最高的470亿美元。

昨天我看到一条在IWG CEO采访视频下面的一条评论,这个网友说,如果这个CEO像Adam一样留起长发,穿着拖鞋和破洞牛仔裤,一边喝咖啡一边回答这些正襟危坐的财经主播们的问题,IWG的估值可能不只37亿美金。我觉得这个评论很有意思。你们觉得呢?

wework的未来还很不确定,一些业内人士和媒体会说wework is dead!但我觉得可以说the story of wework. But wework itself, not yet.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和我的一个朋友探讨,他曾经是wework最早的第一批团队成员之一。在他看来,软银会找好新leader,之后将wework打包外卖,两年之后wework还是会上市,但是会回归wework最基础的核心业务--先当好二房东!与此同时,承包创业公司或者已经比较有规模的公司没有时间打理的业务,你比如基础运营,后勤,甚至是HR等。

可以说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标志着一个独角兽迅速膨胀时代的结束。资本回归理性。投资者回归价值股。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