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此作者经用户举报,可能存在诱导行为。请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等,如因此造成任何损失,与同花顺无关。
股价一路下挫、高管高位减持,山东华鹏遭遇原实控人抛弃
0人浏览 2019-11-19 18:53

红刊财经     胡振明

“兔死狗烹”的事件一直在A股市场中上演,只不过,谁吃了兔肉和狗肉,又是谁的兔子和谁的猎狗,这样的问题太扑朔迷离,以致多数投资者懵圈。

11月13日,上市公司山东华鹏(山东华鹏玻璃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张德华与舜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舜和资本”)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转让其持有的山东华鹏269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8.42%),同时张德华还拟放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0%的股份表决权。交易完成后,舜和资本将成为上市公司山东华鹏的控股股东。山东省政府作为舜和资本的实际控制人,也将成为山东华鹏的实际控制人。



从这样一个交易梗概可知,张德华打算将控股权让出,而找来的接盘人是具有国资背景的舜和资本,然而其股权转让的真实目的却未在公告中呈现。

公告发布后的当天,上交所对山东华鹏下发了《关于对山东华鹏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的问询函》,对“舜和资本替代振兴发展基金受让股权的主要考虑”及相关债权债务安排和变化情况,交易双方采取部分股权转让、部分放弃表决权的方式进行控制权转让的安排的原因,舜和资本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目的,本次交易相关方开始接洽的具体时间和主要过程等三个方面提出了问询。

问询函还要求山东华鹏于2019年11月14日披露本问询函,并于2019年11月20日之前披露对本问询函的回复。

在该问询函的回复披露之前,《红周刊》记者梳理山东华鹏的公告、年报、招股书等公开资料,发现山东华鹏自2015年上市后至2016年年底,上演了一场热热闹闹的过山车行情。

以山东华鹏不复权的日K线看,上市之后股价从12.57元一路猛冲至最高114.33元,随即又一路向下跌至每股23.98元,整个过程只用了两个多月。随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山东华鹏股价经历了几轮大幅波动,之后2016年11月28日出现每股68.20元的较高价格之后,股份便一路大幅下跌再也没有爬起来。至2019年11月18日,山东华鹏不复权收盘价为8.49元(后复权价22.73元)。

在山东华鹏股份股价波动期间,必定有一些人赚了钱也有一些人“割了肉”,但若从其股价从“高空落地”之后,不难看出,有很多投资者在其中“贡献兔肉”而吃了大亏。

实际上,与山东华鹏的股价一起“飙戏”的还有其上市以来增收不增利的业绩。根据Wind金融终端查询到的山东华鹏财务摘要信息(如图1所示),2015年至2018年,山东华鹏营业总收入从7.26亿元增涨至8.02亿元,除2016年小幅下滑之外,各年度均呈现增长。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利润总额从2015年的6458.61万元下滑至2018年的2365.83万元,除2016年略微增加之外,其余各年度利润总额都下降。近几年山东华鹏的营业收入与同期利润总额变化方向完全相反,这样的“巧合”实在耐人寻味。

 

图1:财务信息摘要(来源:Wind金融终端)

 


在这样的经营业绩表现之下,公司高管和重要股东却早已将股票脱手,美美地吃了一顿“兔肉”。如图2所示,2016年5月和6月,即山东华鹏上市满一年不久,公司高管王加民、王祖通、王秀清、王孝波、王正义、王代永、宋国明、樊春雷差不多同一时间减持公司股份合计167万股,交易均价在33.77元至35.43元之间,套现约5857.70万元。

同年11月,山东华鹏的重要股东芜湖瑞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也清空了手中所持全部股票,合计卖出570万股,交易均价40.05元至53.99元之间,套现约2.88亿元。有意思的是,在上述这些股东减持股票之后,山东华鹏股价就一路下跌,股价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回到30元以上。

 

图2:2016年重要股东减持情况(来源:Wind金融终端)

 


2019年前三个季度,山东华鹏营业总收入同比减少3.28%,而利润总额出现亏损,录得-2551.82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63.66%。就在这样情况下,舜和资本在2019年9月开始大量增持山东华鹏股票,直至本次交易,若能够顺利完成,将成为山东华鹏控股股东。

舜和资本此举究竟是布局长远,还是甘当接盘侠,抑或另有他谋?对此疑问,只能期待有更多的信息披露才能释疑。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