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此作者经用户举报,可能存在诱导行为。请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等,如因此造成任何损失,与同花顺无关。
大名城前三季度营收仅增5%,归母净利却暴涨730%,“奥秘”有两个……
0人浏览 2019-10-25 22:37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0月24日晚间,大名城披露2019年三季度报告。


2019年前三季度,大名城实现营业收入74.13亿元,同比增长5.79%。虽然营收小幅增长,但其净利润大幅增长至7亿元,同比增长幅度478.5%,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2亿元,同比暴增730.22%


记者查阅三季度报告发现,影响净利润的两个因素同比去年出现了大幅度的变化。其中,投资收益由去年同期的亏损3.5亿元减少至亏损0.04亿元,同时,资产减值损失也从去年同期的4.25亿元减少到0.03亿元。


对于引起上述变化的原因,《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大名城,对方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不务正业”玩出火


值得注意的是,大名城收入、利润不匹配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据悉,以房地产开发业务起家的大名城目前早已将投资、金控业务作为企业“新兴支柱”大力发展,这也大大拖累了房地产主业的增速。


以2017年为例,大名城当年实际毛利润为32.32亿元,同比下降20.36%。不过当年,大名城通过变卖长期股权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为公司带来盈利共计7.71亿元,占大名城全年营业利润逾39%。也正因此,公司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6.22%。


通过非经常性损益获取收益显然难以持续。到了2018年全年,大名城的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30.64%至133.83亿元,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大幅同比下降61%至5.5亿元


对于2018年净利下滑的原因,大名城解释为受原子公司中程租赁有限公司本期亏损以及2018年金融投资业务产生投资损失的影响。


在2018年初的董事会年度经营评述中,大名城已明确指出,将坚定实施产业+资本双轮驱动协同发展的创新转型战略。截至2017年末,名城金控集团管理资产规模112亿元,其中,中程租赁82亿元、证券类投资21亿元、股权类投资5.5亿元、金融投资3.5亿元。


一名上市房企高管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近年来,房地产企业的多元化转型已经十分常见,但大多仍围绕房地产主业上下游来展开,且无不谨小慎微,多为长远布局,前期投入并不大。大名城却一下子将目光转向投资与金控方面,放开手脚大力投资,收益固然高,但风险也呈现几何倍数的增加。“运气好,一飞冲天;运气差了,就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中程租赁的收售过程,即是最好的证明。


2015年,大名城刚刚提出“产业+资本”双轮驱动战略,并设立专门的金控平台,计划投资100亿元,通过股权投资、证券市场投资和金融及类金融业投资多种方式,在房地产之外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


2016年4月,大名城果断出手,斥资25亿元从中植系手中拿下中程租赁。


彼时,正在大力拓展金融业务的大名城对中程租赁寄予厚望,表示会“将中程租赁打造成为名城金控的综合金融服务的资产管理运营平台”。2016年与2017年,中程租赁也“不负厚望”,先后实现净利润2.43亿元、3.05亿元。


不过好景不长,到了2018年上半年,中程租赁的经营情况急转直下,亏损3.66亿元


去年11月,大名城忍痛将中程租赁以原价25亿元向中植系“退货”。其表示,受外部经济形势和行业下行风险的影响,2018 年以来,中程租赁的资产质量、经营状况以及经营性现金流均呈现下降趋势,资产减值拨备计提大幅增加,且预计短期内无法改善,相关业务和资产风险显露。


2018年,大名城超高的资产减值损失和投资损失由此而来。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企业公告,时隔近一年,中程租赁的转让货款仍有5亿元尚未收到。


偿债压力大


经过两年多,25亿元巨资饶了一圈,原封不动回到了自己手中,但地产圈的规模之争早已告一段落。在2018年多数百强房企销售额快速提升的背景下,大名城的规模却停步不前,全年签约金额为143.58亿元,与2017年基本持平。


事实上,除了投资损益和资产减值损益的巨额变动之外,大名城还面临不小的偿债压力。


数据显示,2018年,大名城仅利息费用就高达9.85亿元,同比增加49%,直追当年企业的营业利润总额11.49亿元


在利息费用暴增的同时,企业也一直在进行“借新还旧”。自2017年开始,企业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始终为负。2018年,大名城共计偿还了155.61亿元的债务,这也直接使公司全年筹资现金流净流出高达82.2亿元。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称,由于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周期中,企业要偿还某笔债务,往往要通过外部融资获得资金,即“借新还旧”。因此,在对比同行业不同公司偿债能力时,筹资能力这一指标往往比货币资金比率等传统的指标更直观。


近期,国信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债券到期偿付压力较大的十余家非国企房地产公司中,大名城榜上有名。数据显示,其今年到期的债券规模高达12亿元,到期债权规模与货币资金比值高达0.7。



不过,也正是因为筹资活动的减少与规模扩张速度放缓,随着大量债务的偿还,2018年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2.3%,同比下降5.47个百分点;扣除预收账款后,资产负债率为57.03%。受此影响,在总资产出现下滑的情况,大名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所有者权益同比小幅增长2.73%至121.55亿元。



记者 张志峰

编辑 沈玉洁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