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此作者经用户举报,可能存在诱导行为。请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等,如因此造成任何损失,与同花顺无关。
营收净利大幅下滑流动资金紧张 珈伟新能!交易所问你怎么改善?
0人浏览 2019-10-14 15:37

珈伟新能上半年营收净利均大降,此外,大股东占款助长了流动性压力,短期解决却几无可能,可以贡献部分收益的业绩承诺补偿也不能如期兑现,珈伟新能将如何应对?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继去年进行巨额商誉减值计提、净利润最终巨亏近20亿元后,珈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珈伟新能,300317.SZ)原本今年商誉减值压力不大,或可轻装上阵,然而,现实总是很“骨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去年年报中审计机构“流动资金的紧张状况可能导致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强调事项段,如今得到了印证,珈伟新能今年上半年三项主业营收均告负增长,净利继续大幅亏损。


尴尬的还有,因为大股东财务状况和现金流迅速恶化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使得珈伟新能流动资金紧张的主因——大股东占用资金短期内难以看到解决的可能。


引人关注的是,遭遇业绩下滑和资金紧张的珈伟新能延续去年的套路,试图通过出售资产来缓解现金流紧张局面,让业绩数据不至于过于难看,但这样的套路,是否能持续?珈伟新能管理层为改善经营状况采取的措施,还有什么?


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询相关中报数据了解到,珈伟新能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5.06亿元,同比下降57.16%;净利润亏损2758.41万元,同比下滑250.09%,上年同期为盈利1837.90万元。


按产品细分的营收数据显示,上半年珈伟新能的LED照明产品营收为 3.44亿元,同比下降24.63%;建设工程总承包(EPC)营收为131.76万元,同比大降99.80%;光伏发电及运营营收为5083.96万元,下降21.91%。


由此可见,上半年珈伟新能3项产品营收无一增长,均呈下滑趋势。对此尴尬的业绩表现,深交所给予了重点关注,在10月10日下发的中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珈伟新能补充说明各项业务营业收入大幅减少的原因,以及管理层为改善经营状况采取的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珈伟新能2018年财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审计意见,该强调事项段显示流动资金的紧张状况可能导致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年报显示,珈伟新能2018年营收为16.9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0.84%,净利润巨幅亏损19.90亿元,同比陡降732.01%。


而中报的数据显示,珈伟新能6月底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233.44万元,去年底为1.51亿元,大幅减少1.19亿元;上半年期末的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3.95亿元、1.61亿元,而去年底这两项数据分别为6.38亿元、2.48亿元。此外,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923.58万元。


将上述数据综合对比可以看出,年中短期借款余额较上年末有所减少,原因一是珈伟新能将持有的现金去填补缺口,二是落实部分银行续贷,银行抽贷现象得到缓解。然而,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净流出,珈伟新能资金状况难言乐观。对此,市场普遍担忧珈伟新能是否存在重大债务到期未清偿的情形,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投资时报》研究员同时注意到,上半年,遭遇业绩下滑和资金紧张的珈伟新能延续去年的套路,试图通过出售资产来以缓解现金流紧张局面,这也使得该公司业绩数据不至于太难看。


4月23日,珈伟新能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江苏华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源新能源)拟以1.93亿元价格向陕西新华水利水电投资有限公司转让金湖振合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下称金湖振合)80%股权,产生投资收益2177.86万元。


对比上半年亏损2758.41万元的数据,此笔超过2千万元的投资收益对珈伟新能无疑至关重要。


公告还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金湖振合净资产规模为3.25亿元,金湖振合二期30MW光伏发电项目在交易日之前产生的应收账款从应付华源新能源款项中暂扣,待其进入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后5个交易日内由金湖振合支付给华源新能源。此外,上半年,珈伟新能确认对金湖振合的应收股利为1.20 亿元。


从公告表述看,珈伟新能此项交易的投资收益、股利均不是立见“真金白银”,而是在应收应付中纠缠,对此,一连串合理的质疑在投资者心中油然而生:应收账款金额、已经暂扣的应付账款到底有多少?相关暂扣金额是否存在回收风险?金湖振合分配股利的发生时间、决策程序和会计处理过程都是怎样?


珈伟新能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大股东占款能否按期偿还?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不仅是此次的中报问询函,在5月的年报问询函以及7月的深圳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中,珈伟新能的应收账款都是监管部门的关注重点。


事实上,珈伟新能第一大股东振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振发集团)正是通过与华源新能源之间的频繁、大额应收账款,最终占用珈伟新能的大额经营资金,这也是造成珈伟新能目前流动资金紧张的一个重要原因。


资料显示,2015年,珈伟新能以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方式向振发集团(75%)、上海灏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灏轩投资)(25%)收购华源新能源,总交易价格18亿元。交易完成后,华源新能源成为珈伟新能全资子公司,珈伟新能也由深圳珈伟光伏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珈伟股份)变更为现名;振发集团则通过此次重组取得珈伟新能8321.27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2.53%,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华源新能源主要业务为向振发集团提供光伏电站EPC工程项目建设,珈伟新能的EPC电站业务收入、电站运维都来自于华源新能源,近四年来,珈伟新能有大量的关联交易,多为EPC工程收入和电站运维。数据显示,在2015—2017年业绩承诺期间,华源新能源实现的营收合计50.68亿元,为珈伟新能贡献了大量收入和利润,但营收中向关联方销售实现了36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71.03%。


在今年7月深圳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中显示,深圳证监局在对珈伟新能现场检查时发现,振发集团在业绩承诺期间,存在通过指使华源新能源向其关联方采购存货时提前支付材料采购款、并延后向华源新能源支付工程款的方式占用珈伟新能资金的情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年底以来,振发集团经营状况急转直下,财务状况和现金流迅速恶化,大量债务到期,目前已因多项债务违约事实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珈伟新能公告也显示,因债务纠纷,振发能源所持珈伟新能的全部2.25亿股股份,截止今年5月,先后7次被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华源新能源应收振发集团关联方账款尚有余额6亿元未收回,其中约有2亿元资金已超过合同付款期限,构成了关联方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根据珈伟新能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振发集团拟定了未来5年还款计划,其中2019年拟偿还金额为3.91亿元。


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珈伟新能共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3.39亿元,包括对期末单项金额重大并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计提1.56亿元坏账准备,其中除对惠州野兽科技有限公司计提比例为100%,其余包括大股东振发集团及其关联方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均为28.69%。


基于振发集团多项债务违约的现状,其计划今年偿还的3.91亿元是否能按期实现?珈伟新能对振发集团的应收账款仍沿用28.69%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是否充分、合理?


“闹心”的子公司


对珈伟新能而言,还有一个“闹心”的事情是向两家全资子公司的原股东追索业绩补偿收益。


8月16日珈伟新能公告称,对全资子公司华源新能源、金昌国源电力有限公司(下称国源电力)2016年、2017年财务数据进行差错更正,并对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及原股东业绩补偿义务进行了调整。其中,华源新能源经调整后2017年未完成业绩承诺,原股东应补偿股份624.53万股,应返还现金分红54.31万元;国源电力2016年至2018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应补偿股份1532.83万股,应返还现金分红30.80万元,经调整后2016年、2017年应补充回购股份12.32万股,应返还现金分红0.93万元。


半年报显示,华源新能源的原股东同时也是业绩承诺方是振发集团和灏轩投资(现更名为阿拉山口市灏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国源电力的原股东、业绩承诺方为上海储阳光伏电力有限公司(下称储阳光伏)。


值得关注的是,与振发集团早已将持有珈伟新能的全部股份质押一样,灏轩投资、储阳光伏的持股均处于质押状态,也就是说,目前业绩补偿义务都无法兑现。


这两家全资子公司的原股东会在什么时间履行业绩补偿承诺?珈伟新能为督促其履行承诺、维护上市公司利益能采取什么有效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业绩调整前,国源电力的业绩就持续不达承诺,2016年至2018年的业绩完成率分别为80.77%、66.11%和57.76%,三年内总共计提商誉减值9016万元。


业绩调整前,华源新能源2015年至2017年是精准地实现了当年业绩承诺,为珈伟新能贡献大量收入、利润,但三年业绩承诺期到期后的第一年度——2018年即大幅亏损4.38亿元。


由于华源新能源业绩大变脸,珈伟新能在2018年进行了颇有争议的处理,一次性将2015年对华源新能源并购形成的商誉11.55亿元全额计提减值损失。包括此项商誉减值在内,2018年珈伟新能资产减值损失总计高达18.02亿元。由此,2018年珈伟新能营收净利陷入断崖式下降,当年营收实现16.90亿元,下降50.84%,净利润巨亏19.90亿元,下滑732.01%。华源新能源的商誉减值占其当年亏损金额的58.04%,可谓是珈伟新能2018年巨亏的“罪魁祸首”。


2019年,华源新能源给珈伟新能依旧带来“麻烦”不断。


7月,深圳证监局现场检查时,除了发现华源新能源项目管理、财务核算存在多处不规范之外,还发现其内部控制存在较大缺陷,如预算成本表无审批过程、大部分合同及结算资料等纸质文件资料无签字日期、签字人留痕等。


此外,今年上半年,华源新能源确认税收滞纳金2045.19万元,这一金额几乎等同于出售金湖振合80%股权获得的投资收益。深交所对此也表示重点关切:为什么出现高额的逾期未缴纳税金?如何解决?是否存在被税务主管部门给予行政处罚的风险?


从业绩数据看,华源新能源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1040.38万元,占珈伟新能全部亏损额的37.72%。并购华源新能源形成的商誉在去年已全额计提,珈伟新能今年的商誉减值压力已不大,对该公司而言,下一步,寻找到从业绩亏损泥潭里的突围之路,已至关重要。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
  • 1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