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逆势“招兵买马” 彰显银行与医药牛股基因
0人浏览 2019-10-13 19:24

证券市场红周刊    见习记者    范江河

恒瑞医药、立讯精密和贵州茅台等都是今年以来的牛股,也是近三年多来持续大比例扩充员工队伍的公司。这些牛股似乎在印证股价与扩招员工之间的某种正相关性。

当然,也不是所有公司在扩大员工队伍后就迎来股价上涨。否极泰基金经理董宝珍对记者表示,一定要拆解新增员工的结构以及人均产出值情况,由此来发现公司真实价值。“仅就银行业来说,虽然许多银行的员工都是增长的,但有巨大差异。”同样,小丰私募基金经理张小丰也对记者表示,虽然仿制药的销售人员需求在逐渐弱化,但创新药需要大量研发人员和销售人员,因此医药龙头的员工数量总体在走高。

银行与医药的“裁员”与“扩招”

据记者统计,2016-2018年员工总数增长幅度超过15%,市值超1000亿元的个股(见表1)共31只。这31只个股的中位数涨幅达到63.02%,而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幅不过28.70%,其中牧原股份、中公教育、立讯精密位列涨幅前三位。


分行业来看,在银行业,自2015年以来,以四大行居首的工商银行为例,其员工人数由2016年的46.17万人降至2018年的44.93万人,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也有类似情况。但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则出现了员工人数的逆势扩张,前者同期由7.05万人增至7.46万人,后者同期由1.16万人增至1.37万人。

对此,职业投资人翁开松认为,员工总数的增长是公司业绩的重要参考指标,是公司业务扩张的“铺垫”,但也要充分考虑公司所处的阶段。“‘四大行’与股份制及城商行在业务规模上存在差异,这导致其所采用战略的差异。‘四大行’自2015年开始推动从‘大’到‘又大又精’的转变,导致其员工数量出现了减少。”

但接受《红周刊》采访的董宝珍对记者表示,不能单纯从员工人数的绝对规模去推导公司经营层面的变化,而是应该深入研究其人员结构以及人均产出的价值,这在不同行业有较大差异。“相比高科技企业,2018年茅台员工学历在大专及以下的人数为21919人,占比82.5%,但茅台在人均产出上要超过绝大多数科技公司。”

因此,员工总数的变化,要与员工结构变化、公司所在行业等因素综合考虑判断:员工增长对公司究竟意味着什么。

同样,在“4+7”带量采购等政策组合拳的冲击下,仿制药对销售人员的需求将逐渐弱化,甚至可能不得不削减。但创新药又是另一种情形,张小丰对记者表示,创新药不仅需要大量研发人员,还需要大量的销售人员,在这一过程中一些企业将采取内部“消化”的措施,即将仿制药销售人员转为创新药的销售人员。

招行和宁波银行走在前面 四大行员工数量稳中有降

据记者统计,2010-2015年绝大多数银行的员工总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但在2015年后走向分化。原因之一是“机器换人”等技术的发展增加了银行优化人员配置的空间。董宝珍对记者表示,国有大行在营业网点的覆盖率上已经没有太大增长空间,随着移动支付的兴起,新设网点及ATM机在使用频次上可能会有所下降,因此其对人员的需求量已经不多了。翁开松也持类似观点,其表示,四大国有银行开始逐步削减员工总数是表象,核心是在中国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对银行组织效率、服务质量等要求逐步提高。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招商银行、宁波银行等银行快速崛起、人员数目极速增长。董宝珍对记者表示,可以看出他们正在扩张,包括网点数目及覆盖区域,而体量较小的银行在扩张的潜力上相对较大。“相比之下,股份制银行比城商行有更高的天花板”,他进一步解释说,股份制银行可以在全国发展业务,但更依赖其管理水平,而城商行在跨区域经营上受限,更依赖于区域经济。

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相比,宁波只能算小城市,但如今宁波银行的市值达1517亿元,超过北京银行(1156.52亿元)和上海银行(1358亿元)。翁开松对记者表示,客观上讲,浙江地区的民营经济较为发达,“企业家”氛围浓郁,独宁波地区就拥有接近100家上市公司;从经营层面,宁波银行常年保持稳健的增长,这与其保守的风控政策有关,如2018年宁波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就高达521.83%,排名银行业第一。不过,翁开松也指出,目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过高的拨备覆盖率有“隐藏”利润的嫌疑。

另外,招行和宁波银行“招兵买马”时也愿意付出更高薪酬。从银行板块员工人均薪酬来看,招商银行以57.71万元排名第一,宁波银行则以46.99万元排名第三。相比之下,工商银行等大型银行则仅为26万-28万元,几乎“垫底”。从学历结构上,招商银行硕士生占比19.23%,排名第三;宁波银行的本科生占比居于首位。

董宝珍对此解释称,金融行业是一个智力密集型行业,需要培养和维护足够多的专业人才,较高的员工薪酬一般可以反映银行较强的竞争力。而大型国有银行有一定的历史包袱,在人员结构上存在冗余,因此人均薪酬较低。翁开松认为,银行薪酬与员工存在相互选择的关系,如果员工有更多的客户资源且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他理应获得更多的报酬。

今年以来,招行和宁波银行领涨银行板块,股价不断创新高。同时,截至10月10日(下同)收盘,这两只股票的市净率(PB)分别为1.66倍和2.17倍。相比32家银行上市公司中有20家破净,其中华夏银行市净率仅0.6倍的状况,招行和宁波银行溢价明显。

对此,董宝珍认为招行和宁波银行确实不错,但他强调银行存在板块低估的情形,“银行的资产主要由现金和物业组成,资产质量较有保证,而市场给予银行股极端低估的价格实际是犯下了大错。长期亏损的ST股的PB都不低于1,银行股PB怎么低于1了呢,这正常吗?

恒瑞医药员工结构持续调整中 研发投入不断加码

在医药板块,据记者统计,从员工总数来看,恒瑞医药由2016年的12653人增至2018年的21016人,增幅66.09%。从员工总数方面来看,恒瑞医药只排行业第三位,不过其研发人员占比、本科生人数占比等指标处于领先位置。(见表2)但恒瑞医药股价却是一骑绝尘,领导医药板块。


事实上,恒瑞医药的“招兵买马”还在继续。一位即将于2020年应届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参加了今年9月26日恒瑞医药于中国药科大学举行的招聘会,她向记者介绍说,“他们(恒瑞)今年预计要招3000名科研人员,5000名生产和销售”。经记者问询后得知,此次招聘的工作地点主要为北京、上海、苏州和南京,同时薪酬也出现了明显上浮,由去年平均7000-8000元/月涨至今年12000元/月以上。从参会的热度上,她对记者表示当天至少有300人到场,“面试很难通过,特别是科研类,我们学院去年才进了2个”,她说道。

记者从招聘网站看到,恒瑞医药今年以来已在全国范围内举行多场招聘会,包括北京大学、华东理工大学、南京大学等,需求岗位涉及研发体系、临床体系等。

众所周知的是,“4+7”集中采购政策等一系列政策组合拳,正带来医药行业的重大分化,重销售不重研发的企业将越来越生存困难。从恒瑞来看,2018年其销售费用达64.64亿元,占总收入比例达37.11%,是同期研发费用的2.42倍,恒瑞当年研发费用为26.70亿元。同时,2018年恒瑞有销售人员12175人,占比57.93%;有研发人员3116人,占比14.83%。“这个数字并不算离谱”,张小丰说,其表示大部分药企的销售费用是高于研发费用,从恒瑞销售费用与研发费用的比值来看,出现了逐年下降的情况,其主要原因是恒瑞加大了研发的投入。

海宸投资医药行业研究员陈茜茜向记者表示,相比同业,恒瑞医药的销售与研发都比较强势。另外,恒瑞内部销售人员结构也在调整中,陈茜茜介绍说,“以前我问过公司(恒瑞)的人,他们的说法是不会大规模裁员(仿制药销售人员),可能会控制人员招聘的速度”。陈茜茜表示,这批销售人员未来可能会转岗,而创新药仍然需要大量销售人员。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