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最为简单的“中国制造”,预测出苹果的“帝国斜阳”
0人浏览 2019-09-12 10:44


多款iPhone在售机型 图片来源:苹果发布会  


新款iPhone的热度再次席卷国内外社交平台,被戏称为“浴霸”的后置摄像头一登场就遭遇了网络上的各种“群嘲”。

“果然就是这样。”‘李俊对此毫不意外,早在苹果召开发布会的半个月前,他就在微信朋友圈频繁推销关于新款iPhone周边定制的广告,配图展示的手机壳产品与刚发布的iPhone 11系列完全一致。

李俊供职于一家数码周边定制公司,覆盖的产品非常广泛。“除了iPhone周边,我们还有在做其他品牌的定制产品,包括品牌孵化、正版IP定制等等。”而对于这次提前“剧透”iPhone 11,李俊表示这在业内早就成为共识,甚至这一次都没有熬夜去看发布会。

精明的华强北商贩都会敏感地根据风向来判断未来的生产与销售趋势,互联网时代兴起的“大数据”概念,早在“中国制造”里应用起来。他们集体在市场上的一举一动,几乎可以形成某种“华强北指数”,从而推断出整个手机市场的兴衰。

野蛮生长的“豪赌时代”


据调研机构FMI调查,2025年前全球手机配件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达到6.9%。尽管随着越来越多的卖家入局,依靠淘宝卖手机壳致富的神话已经很难重现,但手机壳市场仍然是众多“华强北”厂家们眼中的金矿。

在新款iPhone发布的时间窗口,提前开模抢占订单对于大部分纯代工中小工厂而言尤为重要。iPhone手机壳代工是一门拼铺货速度的生意。过往在苹果强势的保密措施下,一般的厂家只能依靠产业链上游泄露的各种真机消息进行预判。

由于手机壳在生产环节上并无任何技术壁垒,因此谁能够最先掌握新款iPhone的相关数据信息,谁能第一时间拿到新款iPhone的模具,谁就能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由此滋生了众多贩卖新款iPhone内部资料的组织。由于这个灰色产业并没有任何法律监管,同时也吸引了不少拿着假资料浑水摸鱼的所谓“业内人士”进场。

这种现象,在2011年的时候达到了巅峰,一套完整的新款iPhone设计图在黑市上可以卖出百万的“天价”。“那个时候,各种版本的郭台铭亲戚、富士康内部人士都会冒出来,当然被骗的人还是居多。”从事移动电源制造的卢德晓说道,当年他就差点儿听信了所谓的“业内人士”。

当时,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在乔布斯去世之后,第五代的iPhone居然会是一款单纯的“进化版”。当2011年10月5日凌晨,当乔布斯的继任者——库克高举那款和前作外形几乎一致的新款手机,并命名为iPhone 4S时,除了众多网友在高喊“一直在创新,就是不换壳”,在华强北的诸多企业主也大骂“坑爹”,因为不少人为豪赌iPhone 4S改变外形不但高价购买了虚假设计图,而且还将自己iPhone 4的生产线几乎全部停掉,转而照着假图纸生产“新款”iPhone 4S的外壳。

那一夜,几乎是华强北的不眠夜,哪怕没有参与豪赌的玩家,也会回忆道:“当时在微博上看到库克拿起iPhone 4S的时候,脑子都晕掉了。”

至于听信谣言高价买入虚假图纸的玩家,几乎是血本无归,因为损失的不仅仅是百万的图纸费用、沉重的现金流周转,还有全速开工生产虚假iPhone外设的生产线急需重新吊证。也就是说,现金流、铺货周期、生产成本多个方面的压力,会让一批豪赌失败的工厂自此关门倒闭。

“其实想想,当时如果有这种网贷公司,可能还不会死掉那么多,这行业实在是太吃现金流了。”卢德晓坦言。

后豪赌时代


近两年,随着苹果保密能力的下降,关于新款iPhone的谍照预测几乎百发百中。两年前,当大批谍照曝光新款iPhone将会采用异型刘海屏的设计时,大多数人并不以为然,认为这又是一次不靠谱的谍照预测。当库克在2017年公布iPhone X时,人们才意识到,苹果的新品预测似乎并没有那么神秘了。

此后,网上流出的新机谍照均准确预测了iPhone XS以及iPhone 11系列。对于众多外设周边生产工厂而言,豪赌苹果新品抢占市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回。

实际上,经过以年度为单位的洗牌之后,华强北的手机外设生产已经建立起行业门槛,不再是野蛮时期的“任何人”都能够进入的行当。当时,由于iPhone 4引发的手机壳风潮引来了不少外行人参与,由于整个制造业不景气,这让不少制造业的企业主都将做iPhone 4外设视为最后的“救命稻草”。“不光是我们这些原来做外设的,甚至连那些做水泥的、做服装的,都在掺和。”卢德晓说。

最为“疯狂”的时候,一个手机壳获利仅为1元,极端情况会更低。而在iPhone 4时代,手机壳的平均获利可以达到20元。

在那个野蛮扩张的年代,适逢电商高速增长,这让“淘宝卖手机壳”成为了一夜暴富的途径。哪怕是那些“做水泥的、做服装的”的外行人都不用太考虑渠道销售的问题。

如今,线上线下的渠道都开始聚拢,外来者难以施行低价战略进入市场。在后豪赌时代,厂家开始思考如何打出差异化。李俊的公司透过正版IP定制、开发多种周边产品等方式占领市场。而对于大部分只有简单代工生产能力的企业而言,丰富手机壳的材质和设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方华的工厂主打采用凯夫拉材质生产的iPhone手机壳。清水壳、普通塑料壳由于生产门槛低已经沦为廉价的代名词。由于利润低,市场竞争激烈,方华开始转而探索中高端的手机壳定制。以抗甩抗打击著称的凯夫拉材料成了他的新选择。

正是由于开始在质量上寻求差异化,方华生产的手机壳零售价平均达到了每个70元。与此同时,那些还在打价格战的低端手机壳平均零售价已经被拉到15-20元价位。正是由于不再需要豪赌iPhone新品的设计,类似方华这类的厂家不用过多考虑成本问题,也能够提前生产铺货争取更多市场份额。

“除了国内,我们的产品还会批发到北美、欧洲等市场。”方华表示,相比国内手机壳市场的价格战,海外市场对于中高端产品的接受程度明显较高。

华强北的“平衡术”


iPhone手机壳战事还在延续,但对众多中小厂家而言,如何去适应新的市场格局也是一大挑战。

据调研机构IDC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9790万台。其中,华为、vivo、OPPO以及小米依次占据出货量前四位,合计出货将近9000万台。而苹果以660万台的出货量位居第五,同比下降6.2。显然,iPhone对于中国手机市场的统治力已经大不如此。

对于众多周边厂家而言,如何合理分配华米OV与iPhone产品之间的产能显得尤为重要。毕竟,在讲究现金流的中小厂家领域,库存积压带来的风险十分大。过往,生产iPhone手机壳一度是一劳永逸的事情,除了热度足够,iPhone作为一个“年更”产品,厂家只需要一次开模就可以进行批量生产,不需要考虑其他型号的产品线分配问题。

而随着国产品牌的强势崛起,iPhone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经大不如前。生产iPhone手机壳也不再是外设厂家唯一的选择,中小厂家需要考虑不同品牌市场占比去决定产能分配。

作为关注手机领域的记者深有感触,光是每年8、9月份,就几乎每周有一到两家在开新品发布会。在最为忙碌的时候,记者要在空中辗转多个城市参加发布会,成为十足的“空中飞人”。

那对于厂家的压力可想而知,类似华米OV这样的品牌,几乎每一个品牌都至少有三五个主打型号,经营压力从开一个模变成了开十几个模。随着国产手机品牌的崛起,这些华强北厂家的利润率又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

“刚过了两三年的安稳日子,又来这一手,我们这种就是赚操心钱。”有华强北的批发商人坦言,在2014年之后,随着渠道与生产的越发集中,价格战几乎绝迹,手机外设市场的利润开始上升。但最近一两年的国产手机崛起,直接又让他们的生意变得“好难”。

不得不承认,iPhone手机壳生产厂家得以快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苹果官方产品动辄数百元的售价,给了第三方厂家大量的市场空间。而近年快速崛起的国产手机品牌,已经把手机壳这类官方配件的价格压低到大部分消费者都能接受的区间。而像vivo这类深谙“中国特色”的品牌,更是一直保持购机赠保护壳和贴膜的营销手段。对于中小厂家而言,这又是一个新的挑战。

如今,方华的工厂也开始摸索部分国产品牌的旗舰机型的手机壳设计。而李俊的公司在感受到市场变化后,现在也在向渠道运营和整体解决方案的方向转型。

对于追求现金流的华强北而言,产品线的变动往往能反映出市场的真实需求。过往紧盯新款iPhone抢占周边市场的盛况不再,厂家纷纷寻求多线发展与转型也预示着苹果iPhone在中国市场的统治力已经大不如前。

可能,苹果真的失去了魔力。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