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鲍威尔打太极-美指应声下挫!
0人浏览 2019-08-24 08:04

市场关注美联储鲍威尔就货币政策发表的演讲,以及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在午餐会上的发言。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缺席,其他重要参与人士包括欧洲央行三名执委科尔(Benoit Coeure)、劳滕施莱格(Sabine Lautenschlaeger)、莱恩(Philip Lane)、加拿大央行行长波洛兹(Stephen Poloz)、澳洲联储洛威(Philip Lowe)和新西兰联储奥尔(Adrian Orr)、前美联储掌门耶伦等。

美联储鲍威尔正处于尴尬的境地,一方面遭受来自特要求降息的压力,但另一方面美国经济数据相对具备韧性,并不支持其实施大量宽松政策;预计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会上将努力尝试向市场传达委会如何看待经济前景,认为其观点将偏鸽,表达对经济前景担忧,但同时不会承诺放松政策,将令市场失望。

鲍威尔将美联储的政策分为三个时期“”一个是从1950年到1982年,美联储使用“停了就走”的政策来促进经济增长,但最终以失控的通货膨胀告终;1983年至2009年,美联储控制了通胀,但金融过度行为最终导致了大衰退;在当前这个时代,政策制定者正面临一个增长放缓、利率和失业率低于正常水平的世界。

鲍威尔对美国经济的前景基本上是乐观的,他说,美国经济在面临挑战的同时,“总体上继续表现良好”。他说,自去年年中以来,全球增长前景一直在恶化。trade政策的不确定性似乎在全球经济放缓以及美国制造业和资本支出疲软方面发挥了作用。

“尽管货币政策是一个强有力的工具,能够支持消费者支出、企业投资和公众信心,但它不能为国际trade提供一个固定的规则,”鲍威尔在事先准备好的演讲中表示,“不过,我们可以试着看清楚可能发生的事情,关注trade发展如何影响前景,并调整政策,以促进我们的目标。”

鲍威尔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央行会议发表演讲强调,美联储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美国经济的扩张,但由于世界trade的不确定性,今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他表示,美国通胀似乎正在接近美联储年度增幅约2%的目标。他补充说,美联储面临着在世界许多主要经济ti采取低利率政策的严峻局面。分析认为,美联储方面在杰克逊霍尔会议上发表评论似乎意味着美联储将开始一系列降息的观点。

鲍威尔演讲提及“中周期调整”的次数为零。“中周期调整”一直被市场认为是最大的鹰派威胁,鲍威尔此次发言略显偏鸽。他发言后,美联储降息概率有所增加。据CME“美联储观察”,美联储9月降息25个基点至1.75%-2%的概率略有上升,从95.8%升至99.6%。

目前,美联储似乎正对利率进行适度调整。但若全球前景继续恶化,美联储可能需要采取更具意义的降息措施,而这将会为美元带来负面影响。

附历次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内容一览情况:

2007年:伯南克参加该会议,正是美国次债危机开始上演之时。不过那时央行方面淡化了次债危机的影响,认为不是大问题。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就讨论如何应对雷曼债券问题。

2009年:经济危机波及全球,伯南克、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以及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三位“大佬”共同在杰克逊霍尔会议上安抚市场,表示三大央行将协同应对全球金融危机。

2010年:伯南克在年会中预示启动第二轮量化宽松QE2。(美联储在11月份议息会议后就推出了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  

2011年:美联储掌门发表言论称美国经济复苏弱于预期,失业问题堪忧,美联储应该改提供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2011年9月21日,美联储启动4000亿美元的“扭转操作”。)

2012年:伯南克为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在年会中预示要启动QE3。(2012年底,美联储推出QE3)

2013年:伯南克未出席,但市场预测美联储会推出QE4(最终美联储并没有推出QE4)

2014年:耶伦首次参加杰克逊霍尔大会。当时她表示,预计当年10月结束QE,若就业市场进展持续好于预期,将使加息更快到来。同次会议上,欧央行行长德拉吉警告欧元区通胀预期恶化,释放出强烈的欧央行将采取再宽松的信息。(耶伦演讲后美指急涨,同时2015年3月欧洲央行开始QE)

2015年:美联储耶伦未出席年会,美联储费希尔参加年会,并释放美联储将在年底加息的信息。(2015年12月份议息会上美联储加息25个基点)

2016年:耶伦出席会议并表示,考虑到持续稳健的劳动力市场以及美联储对经济活动和通胀的展望,认为最近几个月的情形使得加息的可能性增加。(2016年12月,美联储加息)

2017年:耶伦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言谨慎,并且如市场预料般未提及货币政策,只是表示应当温和地调整金融监管。而德拉基的发言同样选择对货币政策闭口不谈,只是表明全球经济要警惕保护主义,但在问答环节发声偏鸽,直言市场仍需要宽松的政策支撑,对通胀要保持关注。(在美国率先步入紧缩货币政策后,欧元区内部关于结束QE的呼声越发高涨,但是市场在年会上并未等来欧洲央行宽松政策的终结,美联储也未对缩表、加息做出解读,美指在发言后大跌约40点,欧元兑美元当日上涨1.05%,创造2015年1月以来的新高)

2018年:主题为市场结构的改变及对货币政策的影响,美联储鲍威尔巩固了9月再次加息的预期,并将12月再次升息的机率牢牢保持在60%以上。通胀已接近美联储2%的目标,但没有加速的迹象。因此,他说,“似乎没有过高的过热risk。”(美联储在当前12月连续第四次加息)

在去年的杰克逊霍尔会上,鲍威尔试图从根本上重新设定美国的货币政策预期,使其转向以经济数据为中心的做法,而不是基于理论模型。然而,今年的挑战在于,经济数据本身发出了好坏参半的信息。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