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泸州老窖一心“杀出重围”,5亿存款不翼而飞
0人浏览 2019-08-14 20:00


作者|郝美平

来源|野马财经

从“茅五泸”到“茅五洋”,掉出白酒“前三甲”的泸州老窖(000568.SZ),这些年一直喊着“重回三甲”,却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今,随着一笔1.5亿存款失踪案的真相大白,泸州老窖再次引发市场关注。其实5年前,泸州老窖接连遭遇两笔存款失踪案,累计5亿元不翼而飞。


近日,泸州老窖5年前的一起“财务罗生门”真相大白。2014年,泸州老窖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存在银行的2亿元存款,在拿回5000万元后,剩余的1.5亿不翼而飞了。

泸州老窖苦等5年,如今,随着裁判文书网的一纸判决书,终于揭开了1.5亿存款失踪案背后的连环骗局。

5亿存款不翼而飞,遭遇业绩“滑铁卢”

事件起因,还要从泸州老窖的“以存款换销量”说起,简言之,就是泸州老窖将自己的一笔款项存入指定银行,银行会在国家规定利息的基础上,上浮一定数额给泸州老窖。而银行可以用这笔钱去买泸州老窖的产品,再卖给银行客户。银行每完成一定数量的销售额,泸州老窖就存一定的款项。

本来是一种双赢的买卖,然而这种涉及代理商的款项因为泸州老窖财务审核不到,也就有了漏洞。商人袁某和朱某打起了这种交易的主意,联合泸州老窖上海经销商陈某和时任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行长郑某,一起通过萝卜章、角色扮演、行贿受贿等手段,转移了泸州老窖的1.5亿元存款。

而泸州老窖在存款时间到期后,安排财务人员去银行取款,却被告知账户内资金均已转出。

在1.5亿存款失踪案后不到半年,2015年1月9日,泸州老窖再次公告称,存在河南南阳等地工行的共计3.5亿元银行存款不翼而飞。

就在泸州老窖5亿存款不翼而飞的同期,其经营业绩大幅下滑。2014年,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53.53亿元,同比下降48.68%;净利润8.8亿元,同比下降74.41%。

2014年前也成为泸州老窖的业绩拐点。此后,早已经被洋河股份挤出“前三甲”的泸州老窖,离“三甲”越来越远。而了解泸州老窖的历史,就知道目前的业绩,对泸州老窖而言,算不上合格。

泸州又名“酒城”,源起朱德。1916年,在朱德驻防泸州期间,和温筱泉(温永盛烧坊传承人)等组建了东华诗社,“酒城幸保身无恙,检点机韬又一年”的诗句就出自那个时候,这也成为“酒城”的由来。

1952年,“温永盛”等36家曲酒作坊一起组建了“四川省专卖公司国营第一酿酒厂”,后来更名为“国营泸州酒厂”,也就是如今泸州老窖的前身。

泸州酒厂因为曲酒生产水平高,历史悠远,在1952年泸州老窖在参加首届全国评酒会时,获得“国家名酒”称号,此后四届又接连获选“国家名酒”称号。这也使泸州老窖有了和茅台、五粮液等“同台竞技”的资格,最终成为白酒“前三甲”。

业绩回升,“前三甲”成命门

2015年6月,执掌泸州老窖12年的谢明卸任。对于离任,谢明形容“恋恋不舍”、“壮志未酬”。

而业绩低迷的泸州老窖,则交接给了以刘淼为首的新一届高管团队。不过此时刘淼接手的泸州老窖,可谓问题频出,产品结构不合理,库存积压率高……刘淼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壮士断腕,刮骨疗伤”。

图片来源:泸州老窖官方账号

刘淼的改革初具成效,2015年,泸州老窖实现营收69亿元,同比增长28.29%;净利润14.73亿元,增长67.42%。到了2017年,其营收过百亿大关,到2018年,其营收依然保持了25.6%的增长,达130亿元。

此外,刘淼一直致力于泸州老窖的产品结构改革。2014年,泸州老窖高端酒、中档酒、低端酒占比分别为18%、12%、70%。而刘淼大力改革中高档酒的占比,到2018年,高档酒占比最高,达48.85%,而中档酒和低档酒的的占比则分别是28.15%和21.5%。

图片来源:泸州老窖2018年报

随着业绩的回归,泸州老窖的市值也开始创新高,总市值在2017年11月后,冲上了千亿大关。然而,“前三甲”已经成为泸州老窖的坎,虽然业绩持续增长,泸州老窖依然徘徊在“三甲”之外。

而刘淼对泸州老窖重新进入“三甲”的决心,已经喊得人尽皆知。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一年,刘淼已经在不同场合至少七次公开表示泸州老窖要“杀出重围,重回三甲”。

在2018年泸州老窖的经销商大会上,刘淼甚至将这一目标具体化,提出2018年是“冲刺年”,2019年是“搏命年”,2020年则要实现300亿元营收,重回行业前三。

然而喊口号并不能真的助力泸州老窖进“三甲”,在泸州老窖“搏命式”发展的同时,其它企业也在奋力前进。

一季度是白酒销售的旺季,占比一般相较其他季度更多。以2019年第一季度的数据为例,野马财经粗略统计,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洋河股份(002304.SZ)和泸州老窖的营收分别为216.44亿、175.9亿、108.9亿和41.6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12.21亿、64.75亿、40.21亿和15.15亿元。

对比之下,泸州老窖差距较大,重回“三甲”任重道远。

老窖不易,四处“开花”

这样的背景下,刘淼的对策是扩张,“必须要做大品牌、大创新、大项目和大扩张”。

早在2017年,泸州老窖就在美国投资设立了明江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白酒的开发、销售等业务,以开拓海外市场。2018年,泸州老窖更是大手笔撒钱世界杯和澳网。2018年报显示,其销售费用达33.9亿元,同比增加40.67%,主要用于广告宣传。

图片来源:泸州老窖2018年报

然而到了2018年12月,泸州老窖总经理林锋在接受投资者提问时却表示,“2019年是白酒企业竞争最困难的一年,所以很多企业的费用会大幅增长。但我觉得明年是很多企业的灾难年,就是因为高费用的投入,这可能会是行业的毒瘤。故泸州老窖2019年不准备提高费用投入率,会掉入陷阱。”

一方面频频布局海外,另一方面,泸州老窖的控股股东老窖集团的资本版图也在持续扩张。

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开始,老窖集团掀起一波收购投资潮,鸿利智汇(300219.SZ)、汉鼎宇佑(300300.SZ)、跨境通(002640.SZ)等先后成为其“猎物”。

从收购标的来看,老窖集团似乎对中小创板块情有独钟,不过也有投资同行业的新举动。8月5日,古越龙山(600059.SH)发布的2019半年报显示,老窖集团旗下四川金舵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舵投资”)已成为其第六大股东,持股0.74%。

金舵投资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27.5亿元,由老窖集团全资控股,主要从事投资与资产管理等业务。

从2018年5月开始,金舵投资通过收购和不断增持,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合计持有鸿利智汇2.13亿股,持股比例达29.88%,是其第一大股东,累计交易超过15亿元。而鸿利智汇主要从事LED等电子器件的生产,与泸州老窖的主营业务并没有交集。

此外,2018年11月,老窖集团全资控股的四川璞信产融投资又出面受让了汉鼎宇佑实控人吴艳的3422.24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此次交易总价在4亿元左右,而汉鼎宇佑的主要业务信息通讯,即在智能技术基础上的智慧城市和智慧医疗

不断大手笔投资背后,老窖集团的动作还在继续。今年6月,主营跨境电商进出口业务的跨境通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正在筹划将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金舵投资,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截至目前,金舵投资入主跨境通的交易尚未完成。

虽然根据公开资料,无法判断老窖集团投资的盈亏情况。不过,7月鸿利智汇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亏7.6亿。收购之初,老窖集团看好其LED业务,如今却迎来业绩“暴雷”。

这厢老窖集团动作频频,那厢泸州老窖却在巨额发债。7月,泸州老窖公告称,其发行的40亿元公司债获得证监会核准。然而,有投资者质疑,一季度报显示,泸州老窖账上尚现金近94亿元,现金流充足为何还要大笔发债?

在投资者质疑背后,市值千亿的泸州老窖或许憋足劲要进“前三”,却似乎有“病急乱投医”之势。对泸州老窖的“四处开花”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