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请广大用户注意风险,切勿加入站外群组或添加私人微信,如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由您自己承担。
侧写:一样的酒驾,不一样的公司故事
0人浏览 2019-08-08 18:55

 

/翠鸟资本

 

公司高管酒驾似乎多了起来。

 

2019年到目前为止,国内公司高管已出现3宗醉驾案件,其中2宗为上市公司,1宗为非上市公司。而此前的3年没有出现类似情况。

 

先来看第一宗。

 

8月5日晚间东北制药(SZ000597)的一则公告让人错愕。

 

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8月5日收到副总经理张正伟的书面通知,获悉其因醉酒驾驶,存在可能被进一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履职的风险。

 

目前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公司称“将持续关注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的各项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公开资料显示,这位张正伟副总经理生于1976年5月,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高级会计师,历任东北制药总厂财务处处长助理(副处级),财务资产部副部长,第二部长,部长兼沈阳第一制药厂财务总监,东北制药总厂厂长助理,东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现任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有意思的是,今年1月15日晚间,东北制药曾发布公告称,由于工作变动原因,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解聘张正伟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相关职务的议案,人事调整后,张正伟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不过,在他被解聘4个多月后,东北制药又称因工作需要重要聘任张正伟为公司副总经理。

 

东北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张正伟2018年税前报酬为57.35万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作为一个43岁的上市公司高管,张正伟犯下醉驾这种低级错误,让投资者十分不解,花点小钱找个代驾不行吗?还缺这点钱?

 

东北制药4月2日晚间发布2018年年报,这也是辽宁方大入主公司后首份年报。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74.67亿元,同比增长31.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5亿元,同比增长64.04%;基本每股收益为0.36元,同比增长44%。

 

报告期内,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760.49万元。董事长、董事魏海军年薪73.17万元,总经理汲涌年薪63.45万元,副总经理谢占武年薪58.17万元,董事会秘书张利东年薪51.22万元。

 

此后在5月9日,东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汲涌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5月15日,东北制药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坏账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并请年审会计师进行核查发表明确意见;说明资产负债表日后是否存在销售退回的情况。

 

东北制药年报显示,公司 2018 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 18.48 亿元,较 2017 年末增长 30.36%。其中,一年以内应收账款余额为 17.35 亿元, 占比 94.78%,12.31 亿元的一年以内应收账款属于信用期内,未计提坏账准备。

 

5月27日晚间东北制药公告称,吴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吴涛持有100万股公司限售股份,持有8000股无限售股。

 

7月29日,东北制药早间公告称,因部分材料由瑞华审计,证监会中止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行政许可申请审核。

 

仅隔一天,7月30日晚间东北制药发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解聘谢占武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本次人事调整后,谢占武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谢占武持有101.53万股公司股份。

 

什么原因解聘,不得而知。

 

从上面的梳理可以发现,短短3个月,东北制药已发生太多事:总经理辞职,一位副总理辞职,一位被解聘,还有一位就是醉驾那位,用一句总结就是:东北制药确实不太平。

 

据财经网梳理,本年度,东北制药关于高管辞职、任免等人事变动即有14项,涉及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及职工监事等各项职位,其中尤以副总经理职位变动最为频繁。

 

东北制药一季报显示,辽宁方大目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4.41%。

 

去年以来,方大系动作不断。参与东北制药混改,入主中兴商业,参与北方重工重整,入股吉林化纤。据长江商报粗略估算,这些资本动作耗资接近60亿元。

 

东北制药高管变动如此频繁,原因已经很明显了。

 

接下来,我们来看第二宗醉驾案。

 

7月13日,南都电源(SZ300068)公告,收到董事兼总经理朱保义的正式通知,其因涉嫌醉酒驾驶存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风险。

 

公司称,截至目前,公司日常经营运作一切正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

 

据媒体报道,其当时是在西溪湿地公园内醉驾。

 

公开资料显示,朱保义1979年02月出生,中国国籍,北京大学EMBA学历,曾任安徽省华鑫铅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2014年4月起担任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2017年10月起担任安徽运营管理中心主任,分管公司子公司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界首市南都华宇电源有限公司,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及锂电回收业务,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

 

朱保义2018年税前报酬为43.2万元,持股数为6262.5321万股,目前市值约为6亿元。

 

朱保义各种荣誉有一堆。

 

其曾获“界首市企业发展先进个人”、“阜阳市建市20周年暨‘十二五’百家优秀企业家”、“2016皖北地区年度工业经济人物”、“阜阳市五一劳动奖章”、“安徽省第七批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领军人才”、“改革开放40周年建功立业阜阳市百佳优秀企业家”等荣誉称号。

 

2017年,南都电源19.6亿元收购朱保义持有的华铂科技49%的股权,实现100%控股华铂科技。当时朱保义承诺,华铂科技2017-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4亿元、5.5亿元和7亿元。

 

2017年度和2018年度,华铂科技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08亿元和4.41亿元,合计8.49亿元,并没有达到业绩承诺净利润数。

 

虽然未完成业绩承诺,这位朱保义总经理却在大肆减持。

 

数据显示,朱保义在2017年12月共减持2082万股,套现约2.88亿元,减持完成后所持南都电源的股份比例从9.51%降至7.14%。

 

2017年和2018年,南都电源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1.22亿元。

 

7月12日公司披露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1-6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41亿元至3.31亿元,同比变动-20%至10%,较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作为阿里巴巴数据中心、华为备用电源蓄电池设备采购供应商,南都电源2019年业绩究竟会如何?华铂科技的业绩承诺还能完成吗?

 

再来看第三宗醉驾案。

 

这宗时间比较早,发生在今年2月份。

 

1月31日,北京市纪委官网公开曝光4起酒后驾驶公务用车违纪违法典型问题,第一起即为首创集团原副总经理、首创证券董事长谢德春醉酒驾驶公车被开除事件。

 

据北京市纪委市监委通报,2019年1月10日晚,谢德春应邀参加私人聚餐。餐后,谢德春独自驾驶单位公务用车回家,途中因醉酒驾车被公安机关查获,最终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受到开除公职处分。

 

谢德春出生于1969年,为高级会计师。2002年,谢德春进入首创集团,历任计划财务部财务总监、副经理、总经理;2009年起任首创集团副总经理,兼任首创证券董事长、北京经济发展投资公司董事长。曾任北京市建筑材料科学研究院财务科副科长、科长、经济发展管理部副主任、总会计师,北京京放经济发展公司计财部经理。

 

可以说,谢德春被开除公职,这个代价确实不小。

 

首创证券成立于2000年,北京首都创业集团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53.85%。

 

其2017年年报显示,首创证券当前注册资本金6.5亿元,净资本34.89亿;现拥有12家分公司、49家证券营业部。

 

中国证券业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首创证券总资产为186亿元,排名第64位;营业收入为8.17亿元,排名第68位;净利润为1.59亿元,排名第46位。

 

而自从首创证券借壳S前锋败北后,首创证券登陆资本市场一事拖延至今已达10年,却依然未果。而S前锋最终被北汽新能源于2018年9月成功借壳,也就是现在的北汽蓝谷。

 

行业整体疲软,董事长还被开除了,首创证券今年能好过吗?

 

一样是醉驾,不一样的却是各个公司背后的故事。

 

特别对于上市公司高管而言,如果酒驾这类最基本的违法行为都无法避免,那么投资者的利益保护只会更加令人堪忧。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