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山子的审计故事 从大学生到老江湖
0人浏览 2019-07-30 13:58

  导语:一个行业的潜行规则。

  山子2007毕业于一所普通大学,学的会计专业。

  很幸运,刚毕业的山子,就进入了本土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传说中的本土“六大”之一。

  那时会师所的招聘要求还不高,好一点的二本院校进入本土“六大”的障碍不大。

  尽管进所时山子只有22岁,但长得特别成熟。一米八几的身高、一百八十几斤的体重,每次外出做项目有合伙人在的时候,在面对客户时,合伙人都会叫山子站到最后面。因为,不然客户都会以为山子是大领导,径直先跟山子握手。

  山子进所时的梦想是当合伙人,他做事认真、动作麻溜,很多项目经理们都喜欢他,出项目时都希望带上他。

  山子的升职加薪很快,每年升一级,每年加薪30%左右,到第四年时,山子已是可以独立带团负责项目现场的项目经理,年薪接近八万,在十年前,这是企业中层管理人员的水平,山子很有成就感。

  自己独立带队做项目后,山子身份发生了大的转变。

  以前在做审计助理时,山子只需按照会师所的底稿指引完成审计底稿,发现问题报给现场负责人就行。

  至于问题的处理过程,山子并不太清楚,那是现场负责人、经理和合伙人负责的事情。等领导们对问题的处理结果出来后,山子据此调整底稿,把底稿打印归档后,在出审计报告时协助核对数据和打印报告,自己在一个项目的审计工作就算彻底完成。

  自己成为现场负责人后,山子不需要做具体科目的审计底稿了,主要工作变成与客户沟通协调、撰写控制性文件、复核审计底稿、沟通解决发现的审计问题、编制审计后的报表和附注、出具审计报告。

  山子认为,审计工作的根本就是要发现客户的不正确甚至虚假的会计处理,然后要求客户按照会计准则进行调整,对于不调整的,根据重要性大小,出具否定、保留或带强调事项的审计意见,对于不配合审计工作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

  所以山子对发现问题非常重视,复核成员底稿时,对于异常之处,山子都会要求执行补充审计程序,有时甚至会自己动手,直到消除疑虑为止。

  发现的问题,山子自然是更加重视,在清单上进行罗列,反馈给负责经理和合伙人,在现场审计快结束时,负责经理和合伙人都会来一次项目现场,对现场人员发现的问题,与客户进行沟通交流。

  然而,沟通结果却让山子大失所望。

  对于影响不大的调整建议,比如把应收账款调整至其他应收款、把管理费用调整至销售费用,客户倒能痛快地接受。

  而对于会影响净利润、净资产等重要调整建议,客户一般都很排斥,特别是会影响到上市条件、触发退市、考核利润等重大利益的,而且口气非常强硬,一副你们爱干不干的态度。

  山子本以为领导会霸气地怼回去,而领导却是面带笑容地说,我们再考虑一下。

  再次沟通时,客户还是那么强硬,反倒是咱们的领导,说自己研究会计准则后,企业的会计处理也不是没有道理,但需要完善一些资料,客户听后,顿时眉开眼笑,不停夸奖咱领导太专业。

  领导乘机提出,企业管理存在问题,可以请我们做一次咨询服务,客户爽快答应,说细节接下来再商量,然后说你们审计真的太辛苦了,今天请大家吃饭犒劳犒劳。

  接下来,山子对领导意见进行了落实,修改了审计底稿,并最终出具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报告。

  但是,山子内心还是很委屈的,问题终归就是问题,再怎么完善资料,它还是问题。

  好在,苦闷的山子,在当了项目经理后,有了新的圈子,可以经常跟其他项目经理一起聊天。

  山子将自己的经历、疑惑和苦闷,向其他项目经理进行了倾述,工作年限长一点的“老江湖”们淡淡一笑,一点儿也不觉得惊奇,安慰山子,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他们告诉山子,审计没必要太较真,把底稿做好,适当发现几个问题,留给领导们去跟客户交涉,最终由领导们做点让步,让客户“感恩”,死心塌地跟着咱们,还能乘机增加收费,或者通过提供后续咨询服务增收一笔。

  如果太较真,发现一堆重大问题,客户最终基本都不会调整,别人还会在领导面前给你差评,到头来,还得靠你自己把问题给“圆”回去,典型的没事找事,给自己挖坑。

  山子问:领导们知道,后果不是很严重吗?

  老江湖们答:

  你以为领导们容易啊,别看咱们事务所一年收入上十亿,大小项目上千个,但摊在每个合伙人身上,项目也就一二十个,重点项目可能就三五个,丢掉一两个重点项目,领导们就很可能完不成考核任务,得降级或走人,所以领导们只能是在保住项目的基础上,控制风险,创造收益。

  而且,国内有近万家会计师事务所,具备证券资格的也有好几十家,成千上万的合伙人,有的项目资源丰富,而有的刚当上,项目紧缺,还有的正在努力想当合伙人。

  刚当上的和还没当上的,都在绞尽脑汁地想承揽业务,像上市公司、申请上市企业都属于重点项目,再差都有人会接,所以客户都很强势,你不干总有人会干。

  如果审计现场发现太多问题,客户又不愿调整,只能选择要么丢掉客户,要么自己妥协。

  自己妥协就得在底稿中留下“先认为是问题、后又认为不是问题”的痕迹,很容易被自身质控和外部检查发现,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

  山子问:对了,事务所不是有质控和内核部门吗,难道就不怕被他们发现吗?

  老江湖们答:

  质控最多也就检查项目组做好的底稿,如果底稿中没发现问题,质控在办公室很难发现。

  而内核,是项目组自己把发现的问题报上去进行讨论,如果项目组自己不报,内核委员会并不知道项目存在的问题。

  领导们报问题上内核时都很谨慎,因为报上去,如果内核没通过,自己就没妥协余地了,客户不愿调整的话,很可能就会丢掉项目。

  虽然质控和内核设在事务所总部,但是,现在很多事务所实质就是由各合伙人带业务和队伍加盟组成的联合体,如果总部对项目质量管得太死,合伙人们会有意见,可能就会带业务和队伍加盟其他事务所,原有事务所收入排名退步,很快就会被淘汰,所以质控和内核一般不会管得太严。

  山子与老江湖们交往一段时间后,发现很多老江湖还真是像他们说的那样行事的。

  山子非常沮丧,觉得会师所审计工作完全不是他原先所以为的那样。

  但他还是坚持了一贯原则,现场审计做得兢兢业业,力尽所能地发现问题。

  对于问题的最终处理,却基本被老江湖们言中。

  大多数情况,都是事务所自己妥协了,有几家都是在出报告前领导们才妥协的,山子现场负责的十几个项目,只有一个是被事务所主动放弃的,领导们觉得继续审计的风险太大,但是在出具年报审计报告之后再放弃的。

  山子似乎明白了,对于事务所而言,临阵不出审计报告或者出具让客户严重不满意的报告,在市场上产生的负面影响,远大于事务所爆出审计质量事故的影响。

  因为如果让市场知道,一家事务所“不负责任、不好沟通”到临阵不出审计报告,可能就再没客户敢聘请这家事务所了,而爆出审计质量事故,有的客户反还会认为这家事务所值得信赖。

  这也是爆出恶劣审计事故的事务所,其拥有的大量客户,只有个别会选择更换,可能还是迫于投资者的压力才换的。

  多数情况下,领导们会认真对待山子发现的问题,虽然最终妥协了。

  但也有部分经理和合伙人,在山子汇报问题时,体现出很不耐烦的态度,山子终于能理解老江湖项目经理们的行事风格了。

  山子的内心世界开始崩塌,他对审计这个行业彻底失望了。

  在当项目经理的第三年,正好有家省级政府平台背景的担保公司邀请山子加入,担保部门副经理的职务,年薪也从事务所的十二三万元增加到二十五万元。

  山子想,审计工作和担保工作非常接近,核心都是对客户的情况进行调查,判断客户是否存在问题,这正是山子的特长,在看到老江湖项目经理不断离职后,山子也跳槽去了担保公司。

  到了担保公司,山子发现担保公司和会师所运营模式存在本质区别,会师所的工作以出具审计报告而结束,而担保公司在提供担保后,只是工作的开始,到期解除担保责任才算结束。

  以前在会师所,无论大家进行什么程度的审计,出具审计报告、完成审计工作都不是问题,审得越粗糙,工作完成得还更顺利。后期,审计项目出了问题,一般也就被行政处罚,最多极个别被判几年有期徒刑。

  而担保公司,从上到下工作都非常慎重,因为客户到期不能偿还债务,担保公司是有连带偿还责任的,本息一分都不能少地代为偿还,所以公司层面有控制风险的充分动力。

  在做担保决定前,客户存在任何疑问,都必要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对于问题项目,坚决主动放弃,大部分的项目都会被担保公司主动放弃,而在会师所时,会师所主动放弃的项目极少。

  担保公司员工在客户面前,地位很高,因为客户知道,自己不能偿债时担保公司是要代为偿还的;而审计人员在客户面前,地位都不高,因为客户知道,自己以后出了问题,会师所并没有能力代为赔偿,最多就是被行政或刑事处罚。

  2013-2016年,担保行业爆发了倒闭潮,由于担保客户违约现象严重,很多担保公司把资本金赔完后,只能选择停业,很多担保公司股东至今还陷在债务泥潭。

  由于山子所在的担保公司是国资背景,且是当地最大的,历来重视风险控制,所以生存了下来,成为了该省目前尚存的三五家担保公司之一。

  现在,大量客户登门洽谈担保事宜,很多企业因为被拒绝,没法从银行贷款或者在债券市场发债。

  山子想,自己和所在担保公司目前所获得的地位,是靠担保公司的赔偿能力赢得的,同时,也正是因为赔偿责任所在,自己和所在担保公司才会那么重视风险控制,那么地爱惜自己的羽毛。

  而纵观审计行业,尽管审计事故频发,但会师所很少有破产的,被吊销资格的也为数不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山子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根源在于我国的会师所行业,把民事责任当成行政责任来对待。

  会师所出现审计事故,需承担审计责任时,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在现实中,由于会师所基本没有赔偿能力,改由主管部门追究行政责任,处以警告、罚款、吊销资格等行政处罚。

  山子想,如果担保公司也跟会师所一样,出现担保事故时,也能以行政责任代替民事责任,以行政处罚代替民事赔偿,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肯定不会有那么多担保公司关停了。

  山子查了会师所的排名情况,觉得很不可思议,竟然是以收入为主导进行排名,根本就不考虑审计机构的赔偿准备金情况。

  而衡量担保公司的实力,都是以注册资本、净资产等代表赔偿能力的指标为主导,比如山子所在的省,多家政府平台公司在两年前刚新成立了一家担保公司,虽然成立时间很短,各项经营数据都很差,但因注册资本足够大,很快就获得了3A评级,很快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审计作为一项具有保证性质的业务,没有赔偿能力,审计机构再大又有什么用呢?

  审计机构出现审计事故,用行政处罚,哪怕就是吊销机构资格,实质上有用吗?其结果仅是原有合伙人带着业务和人员加盟其他会师所而已!

  而且行政处罚往往存在自由裁量,容易引发社会质疑。

  2019年,先是爆出广东正中珠江、现又爆出瑞华的项目存在重大问题,行业仅是这两家审计机构的问题吗?

  市场一再呼吁要让中介机构爱惜自己羽毛,但可以这么说,赔偿准备金才是审计机构的羽毛,但如果人家毛都没有,你让别人怎么去爱惜?

  如果审计机构有了与执业相对应的赔偿准备金,犯事时主要承担的是民事赔偿责任,会师所就会真的爱惜自己羽毛了!

  这个时候,审计机构总部会以质量控制为中心,而不是力求扩大收入和排名,会真正加强对合伙人的执业风险控制,加强对各合伙人的约束,比如要其对赔偿承担连带责任,几亿、几十亿的赔偿会让任何人都终身无法翻身,他们自然会懂得去控制项目风险,去主动放弃问题项目。

  如果让合伙人选择,是愿赔偿几个亿,还是愿被吊销资格甚至判刑几年,傻子都会选择后者。

  事实上,在国外其他成熟市场,审计行业就是这么做的,出现审计事故时,就会像担保公司一样在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赔偿数亿美元级别的案例都不少。

  没有赔偿能力的审计机构,出具的审计报告得不到市场的认可,基本都被淘汰了,或者只能做些与其赔偿能力相适应的小项目。

  而我们的市场,有审计机构赔偿超过五千万的案例吗?有几家会师所的赔偿准备金超过5亿的?而大家所审计的项目,单个市值成百上千亿的都很多,拿什么去赔偿呢?

  投资者信任审计报告,出了问题又得不到审计机构的赔偿,那么,看审计报告又有何意义?审计机构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承担行政责任,跟投资者又有何关系?

  建立审计赔偿准备金,审计收费低不是问题,正是因为没有赔偿能力,审计收费才上不去,又不赔偿,还收那么多钱干嘛?如果建立赔偿机制,哪怕一开始赔偿比例低一点,就赔10%,审计机构自然也懂得去增加收费,就跟现在不断上涨的担保费一样。

  山子认为,我们的审计市场,最大问题就是用行政责任代替了审计机构该承担的民事责任。

  只有纠正这种局面,让审计机构承担原本该有的民事责任,才能从根本上扼制审计事故频发现象,才能发挥审计机构这一第三方审计的应有作用,才能真正做强我们的会计师事务所,才能提高我们审计人员的社会地位。

  那时,审计机构发生在赔偿能力范围内的事故时,直接一句“我赔得起!”,就可让所有人闭口。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0
  • 1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