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中国芯片史上最黑暗的一年!
0人浏览 2019-07-19 21:32

2009年9月,加州法院开庭,台积电再次胜诉,中芯国际被迫付出更大的代价以取得和解:

在1.75亿美金的基础上,再赔2亿美金,外加10%的股份。

事后,台湾媒体得意地称:“我们从此控制了大陆芯片业的半壁江山!”

上次讲到,张汝京创办的中芯国际,成为了二十一世纪初中国芯片行业的现象级公司。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逆周期扩张,迅速成长为全球芯片代工厂的第四位,并于2004年成功上市。

而中国的芯片行业,也绝不是张汝京一个人在战斗。

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十年培养的第一批大学生,其中相当一部分精英,通过出国留学,以及在国外头部公司的多年磨练,逐渐羽翼丰满。他们中的许多人,在2000年之后,选择回国发展,建立中国自己的芯片设计公司。

通过引导民间自发的力量,以市场化方式推动中国芯片业的发展,这样的尝试在20年前中央就曾经尝试过,最终的结果是一地鸡毛,这个我们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提到过。

核心的原因是当时中国从上而下,所有人都对芯片行业的运行规律缺乏足够的了解。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2000年之后回国创业的这批年轻人,经过在芯片行业十多年的磨练,渐渐摸清了芯片行业的运行规律。

同时中国高校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的高校扩招,也为后来芯片行业的大量技术工程人员的需求提供了足够的人才储备。于是中国的芯片业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涅槃和蜕变。

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中国芯片业的巨头们,大部分都成立于21世纪的头五年里。

中芯国际:2000年

展讯:2001年

汇顶科技:2002年

中兴微电子:2003年

华为海思:2004年

澜起科技:2004年

兆易创新:2004年


然而,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所有正确的事情,一定都不容易。真正考验中国芯片人的时候,才刚刚开始。




张汝京从来到中国创建中芯国际之初,就遭到了台湾陈水扁当局的打压。

中芯国际成立后,陈水扁以未经相关部门许可到大陆上海投资为由罚他500万元台币;收购天津摩托罗拉工厂后,又罚500万元;投资北京12寸厂后,再罚500万元。后来台湾当局干脆把张汝京的名字列入通缉名单,逼得他当时只得宣布放弃“台湾护照”。

当然这种对于张汝京个人的打压对于身在海峡对岸的张汝京来说,构不成实际的威胁。真正的威胁来自于张汝京的老冤家——张忠谋及其台积电的专利诉讼。

2003年12月,台积电及其北美子公司向美国加州联邦地方法院提交诉讼状,起诉中芯国际侵犯专利权及窃取商业秘密。台积电申请对中芯国际实施禁制令处分及赔偿财务损失,起诉对象包括中芯国际在上海及美国的子公司。

中芯国际赴美上市的2004年正是和台积电官司如火如荼之时,也因此,中芯的股价从一开始就遭受了巨大的压力。

中芯在美上市的发行价定为3.5美元/股,5股并一股,以17.5美元的实际价格上市,这和张汝京在新人员工大会上预期的8美元一股已经大打折扣。而市场对于讼诉的悲观预期,造成中芯国际的股价在上市首日就出现大幅破发,之后持续震荡下行。

2005年1月中芯和台积电达成庭外和解,根据和解协议,中芯国际赔偿台积电1.75亿美元,差不多占到中芯2003年年收入的50%。

这个结果出来,中芯股价更是一路狂泻。到2006年年底的时候,中芯股价最低已经跌破6元。




这还仅仅是开始,2006年8月,台积电再次以中芯国际不遵守和解协议为由,将其告上加州法庭,指责中芯国际在最新的0.13微米工艺中使用了台积电技术。对此,中芯国际在中国北京展开了反诉。

中芯的反诉出乎台积电的预料。由于大陆的审理时间早于加州法院,如果台积电选择积极应诉,那么就必须晒出自己掌握的证据,这样就给了中芯在加州法院那头应对和反驳这些证据的时间。

中芯的律师对此信心满满,认为在“主场作战”,虽然不一定能赢,但最起码能获得些许腾挪的空间和时间。

十多年后,当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在华为的身上的时候,华为得到了从民间到政府层面倾尽全力的支持,并最终力挽狂澜。

然而在当时,中芯显然没有那么好命。

2009年6月,北京高院驳回了中芯的全部诉讼请求,官司根本没有进入到审理环节。

2009年9月,加州法院开庭,台积电再次胜诉,中芯国际被迫付出更大的代价以取得和解:

在1.75亿美金的基础上,再赔2亿美金,外加10%的股份。

事后,台湾媒体得意地称:“我们从此控制了大陆芯片业的半壁江山!”

据说,在接到律师通知的那一刻,张汝京在电话前放声痛哭。而和解的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条件是张汝京必须离开中芯。

几天后,张汝京便引咎辞职,离开了为之奋斗了9年的中芯国际。




这次败诉,对于整个中国芯片行业的恶劣影响是极度深远的。

赔款让公司元气大伤,基本失去了投资和扩张的能力。在股东结构上被阉割过以后,中芯对于先进制程的研发投入也大打折扣。

在2008年前后,中芯和台积电在摩尔定律上的代差大概只有不到1代,而到了2015年,这个代差被扩大到了3代。

即在整整5年里,中芯在先进制程的研发上几乎完全止步不前。也让中国赶超全球芯片头部玩家的脚步停滞了近10年之久。

更让人扼腕的是中芯的存储器业务。

中芯在2008年之前,一直在存储器工艺上保持着业内的领先水平,富士通,英飞凌等均为中芯的大客户。

然而在诉讼赔偿中元气大伤的中芯,又接着在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中大受打击,中芯的大客户——从英飞凌独立出来的存储器业务部——奇梦达,宣布倒闭,最终彻底摧毁了中芯国际的存储器业务,从此退出了存储器市场。

而在几千公里外,另一家芯片大佬——三星电子,却将张汝京最为擅长的逆周期扩张战略,如法炮制,并在次贷危机之后,借着智能手机兴起的东风,一跃成为全球最领先的存储器芯片制造商。

随着张汝京出走接踵而来的是中芯高层的持续动荡,中芯的董事长在没几年里换了好多任,中芯管理层陷入内耗而不可自拔,中芯的股价也一落千丈,曾经最低跌破1元。

10年后,2019年5月,中芯国际宣布将从纽交所退市。此时,中芯的股价依然停留在5美元左右,不足上市价的三分之一。

不过,从2006年开始,中国芯片业遭遇严重动荡的又岂是中芯国际。

2006年1月17日,一个类似美国“水门事件”中“深喉”的人物,在清华大学水木清华BBS上,公开指责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教授发明的“汉芯一号”造假。

“汉芯1号”正式发布于2003年2月26日,据陈进说,其采用国际先进的0.18微米半导体工艺设计,在只有手指指甲一半大小的一个集成块上有250万个器件,而且具有32位运算处理内核,每秒钟可以进行2亿次运算。

经过国内权威专家验证,认为这一成果接近国际先进技术,在某些方面的性能甚至超过了国外同类产品。

陈进也因此荣誉缠身。上海市科委授予其上海市科技创业领军人物称号,2004年上海交大将其特聘为长江学者。同时,陈进本人还身兼数职,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CEO,上海交大汉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上海交大创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造假的消息出来后,一些嗅觉敏锐的媒体很快介入,进行了艰难的追索和求证。在举报人和媒体的共同努力下,一个个事实渐次浮出水面。一个月后的2月18日,该事件的调查组得出结论:“汉芯一号”造假基本属实。汉芯一号”,不过是从美国一家公司买回的芯片,雇人将芯片表面的原有标志用砂纸磨掉,然后加上“汉芯”标志“研制”而成。

如果说中芯在和台积电的官司中败诉是个悲剧,那么汉芯的造假案无疑是个巨大的耻辱。

并让整个中国芯片业陷入到媒体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之中。而雪上加霜的是,国家组织的三大国产CPU“方舟、众志、龙芯”又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中国芯片行业刚刚在21世纪头一个五年得到改观的形象,再度一落千丈。几年后,中芯国际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判败诉,或许正是这一切事件的缩影。

中国芯片业再度陷入了至暗时刻。然而,这个看似被遗弃的行业并没有摧毁中国芯片人的信念。虽然身在月亮的阴暗面里,他们依旧在毫不停歇的努力。

2006年开始的十年,是中国芯片业最伐善可陈的十年,却又是等待厚积薄发的十年。传承了这个民族几千年的传统,中国芯片人的悟性和创造力即将爆发,并将震惊世界。

2009,中国芯片最黑暗的一年;

2019,中国芯片绝地反击的一年。



参考文章:《中国芯酸往事 》——饭桶戴老板;专访张汝京——澎湃新闻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4
  • 14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