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美女董事长突遭刑拘 博信股份发生了什么?
0人浏览 2019-07-08 10:16

  导语:控股股东股份全部被冻结,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

  博信股份(SH:600083)7月5日午间突然发布公告,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这也是继7月3日新城控股(SH:601155)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被上海普陀警方刑事拘留后,又有上市公司高管被曝刑拘。

  公司表示,目前,公司日常经营运作正常,公司管理层将会加强企业管理,确保公司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

  博信股份当日开盘后迅速跌停,全天封死在跌停板上,跌9.97%,报12.28元,市值28.24亿元。

  2018年罗静年薪为0元,但是在关联单位领取薪酬;姜绍阳年薪为4.2万元。

  博信股份究竟发生了什么?

  01控股股东股份全部被冻结

  7月4日晚,博信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告》,公告中称,经了解,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094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

  同时,经博信股份了解,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65,300,094股(无限售流通股)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两年,自正式冻结之日(2019年7月3日)起算。

  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

  对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原因,博信股份称,公司目前尚未收到控股股东就前述股份冻结的书面通知等相关文件,具体冻结原因及情况尚待核实,核实后公司将及时履行相应信息披露义务。

  数据显示,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公司股份65,300,09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苏州晟隽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65,300,094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

  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65,300,094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轮候冻结65,300,094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

  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250,500股,持股比例为0.5437%,通过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间接持有公司股份65,300,094股,持股比例为28.3913%。罗静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公司股份66,550,59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9350%。

  苏州晟隽的控股股东为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23日,法定代表人罗静女士,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为市场营销策划服务等,持有苏州晟隽100%股权。

  6月30日,博信股份职工代表董事、董秘陈苑辞职,目前由公司总经理刘晖代为履行董事会秘书职责;7月2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张泽选择辞职。

  02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

  博信股份于2018年7月26日更改为现公司名称,公司曾用名称“广东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1993年5月8日经成都市体改委成体改[1992]162号文批准,由原国营红光电子管厂、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交通银行成都分行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改组设立(原名成都红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司2017年转型为人工智能研发和应用的科技企业。

  2018年博信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5.66亿元,同比增长16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244.7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841.89万元。2013-2017年博信股份分别实现净利润748.5万元、582.5万元、1135.78万元、301.3万元、841.89万元,此次亏损一次亏掉了公司前5年的净利润。

  更不幸的是,博信股份2018年年报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5月12日更是收到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于5月25日之前回复,而博信股份5月24日公司发公告称,要延期回复这份问询函,原因是“涉及内容较多”。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这份审计报告是这么写的:“我们认为,除‘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部分所述事项可能产生的影响外,后附的财务报表在所有重大方面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编制,公允反映了博信股份2018年12月31日的合并及母公司财务状况以及2018年度的合并及母公司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

  这份审计报告主要对两部分形成保留意见: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合理性的保留,以及对营业收入确认的保留。

  博信股份合并财务报表中,应收天津市吉盛源通讯器材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19亿元、应收天津市天顺久恒通讯器材有限责任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775万元、应收天津航思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2020万元;

  上述债务人因经营和资金等原因逾期未付款,博信股份将提起诉讼,预计收回存在一定困难,按单项测试法分别计提坏账准备6239万元、388万元、1010万元,计提比例分别为52.46%、50%、50%。

  截止审计报告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就上述应收款项的可回收金额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上述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做出调整,以及无法确定应调整的金额。

  2018年9月,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通(苏州)科技有限公司确认商品销售收入2.76亿元,并结转商品销售成本2.69亿元;2019年4月,博信股份认为该销售收入不完全符合企业会计准则有关收入确认的条件,对2018年度财务报表做了相应调整,将原已在2018年9月确认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予以冲减,并将原已收到的货款和支付的采购款分别调整为预收款项3.2亿元和预付款项3.12亿元。

  对此事项,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执行了审计程序,但未能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确认上述事项相关会计处理的正确性和相关现金流量列报的恰当性,以及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充分适当。

  此外,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还发现,博信股份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对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联(苏州)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10-12月账载营业收入2.33亿元中的部分收入,尽管执行了检查、函证、走访等审计程序,但仍未能获取令其完全满意的审计证据,以消除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其中部分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确认的疑虑。

  03罗静入主不到2年便出事?

  公开资料显示,罗静作为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有“商界木兰”之称,1971年生,硕士研究生学历,现主要任职: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2662.HK)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Camsing HealthcareLimited(BAC.新加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罗静(图片来源于网络),点击可看大图。

  其中,承兴国际集团创立于1996年,在广州、香港、北京、上海、苏州、深圳、新加坡、美国洛杉矶等地皆设有分公司,现已发展成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

  目前,承兴国际控股、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BAC都在归其旗下所有。2016财年,承兴国际集团销售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2018年,承兴国际位列广东企业500强第105位、广东流通业100强第14位。

  2017年7月12日,烜卓发展、朱凤廉分别将其持有的博信股份34,700,094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09%)、30,600,00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30%)转让给罗静实际控制的苏州晟隽,转让价格每股23元,苏州晟隽向烜卓发展、朱凤廉支付的股份转让价款为人民币7.98亿元、人民币7.03亿元。

  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罗静。

  入主短短两年时间不到,罗静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便被刑拘,而不是协助调查之类的,看来事情远比想象的严重。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6
  • 6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