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临危换帅,王振华之子能扛得住新城控股这一“滔天祸事”吗?
0人浏览 2019-07-04 15:36

7月3日晚间,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选举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与第二届董事会任期相同。

按理来说,儿子接老子的班天经地义,但没想到的是,王晓松这一任免却充斥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昨日下午,随着新城控股前任董事长王振华爆出涉嫌猥亵9岁女童被刑拘后,不论是他个人,还是他管理的旗下三家公司都被卷入了不可挽回的深渊。

从盘面上来看,受次消息影响,新城系旗下港股新城发展、新城悦的股价从当天15:00后开始迅速跳水。其中,新城发展跌幅为23.86%,收于8.04港元,新城悦跌幅为23.72%,收于6.56港元。而截止今日发稿,这两家公司继续延续跌势,新城发展、新城悦服务分别大跌开12.06%、13.72%。

此外,由于新城控股A股于昨天15:00收盘,股价在收盘前暂未受到影响。但该来的还是要来,今天早上,新城控股A股开盘一字跌停,暂报38.42元。

(行情来源:富途)

由此一来,可以看到新城控股的新任董事长就是诞生在这“危难之际”,可他能否担当重任则又成为了今天的关注热点。

王晓松有何来头?

据那份任命公告披露,王晓松1987年生,加拿大籍,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环境科学专业。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曾担任江苏新城工程部土建工程师、工程部助理经理、江苏新城助理总裁兼市场营销部总经理等职务,在4家公司担任股东,22家公司担任高管。

而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王晓松第一次“火场救火”了。

2016年1月22日晚,新城控股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其可以适当方式参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公司股票将于2016年1月25日复牌。而当时,也正是由王振华的独子,29岁的王晓松临时接棒,主持新城控股的全面工作。

不过,三个月后,仓促接棒的王晓松又匆忙地离开了。

2016年10月24日,王晓松在一封名为《不忘初心 同心同在》内部邮件中表示,因为要专注于处理个人事务,他选择就此暂停渐渐步入正轨的接班计划。并特别强调称“和董事长充分沟通后做出的慎重决定”。

事实上,王晓松的离开是毫无预兆的,因为就在王晓松宣布辞职前三天,他还曾以学长的身份进行校园招聘,而公司上下都对他的离开感到十分意外。当时,据新城控股某分公司中层干部称,王晓松在10月22日还在给他布置任务,并约好了下周去总部当面汇报。

但他还是那么仓促地离开了,而解决掉麻烦的王振华又重新被聘为公司总裁,继续干他的事业。

随后,王晓松这一走就是两年。

2018年8月26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新城董事长王振华辞去公司的总裁职务,同时聘请自己的儿子王晓松作为总裁,分管商业开发事业部。

 在回归之后的首次露面采访时,王晓松表示自己过去两年基本上还是围绕房地产业务做一些事情:

“主要是两件事,第一件事,看了很多科技类的企业,希望从这些前沿企业,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第二件事情,我也看了很多消费升级的项目,这些消费升级的项目都和房地产的生意息息相关,我是从一个乙方的角度看一些商业的基础,这也是为了弥补未来对于商业基础这块的短板,我也花了两年时间继续提升这块。”

但不得不说, 就接班人的事,他父亲王振华卡得比较严,其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还比较年轻,再干个十年也没有问题。

可纵观国内整个地产界,今年已经57岁的王振华表示要在干个十年的现象并不多见。2017年,54岁的孙宏斌公开了自己的接班人——他27岁的儿子孙喆一,在当年5月被委任为融创中国的执行董事;2018年11月底,54岁的吴亚军把自己43%的龙湖股权传给了女儿蔡馨仪,自己只保留投票权。

所以对于王振华这一次突然出事,便生出了这样的传言。有网上传言称,这次的案发或许是父子相争,儿子做局设下的仙人跳所致。此传言一经散发,便再次引发广大网友的关注。

(截图来源:微博)

随后,针对网传“儿子做局”、“父子相争”等说法,新城集团相关负责人立马回应称,上述说法均为谣传,并同时强调,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但据网友爆料,王晓松也似乎并非表面那么“清白”,其本人的癖好也比较特殊,喜欢在办公司养鲨鱼和猛禽,吓得下属都不敢进办公司。

(图片来源:网络)

一般情况下,在办公室养养金鱼这类宠物,笔者还比较好理解,毕竟鱼有吉祥如意,如鱼得水,年年有余的寓意,但养鲨鱼可不是普通老板的爱好了。设想一下,一旦下属犯错了还是违背意愿了,会不会被“喂鲨鱼”?

能否担当“重任”?

值得一提的是,王晓松的这一次任命也可谓是实实在在地接了一个“烂摊子”。

1、品牌受损问题。

事实上,除了当前可见的股价暴跌影响之外,新城控股还面临品牌受损的问题。从业界的讨论来看,短期内新城品牌影响力下降是不可避免。其中,有观点认为,对于很多高速奔跑的房企来说,以预收为核心目标的高周转模式,是其对冲发展中资金成本压力的最主要途径。而此次新城品牌受损将加大公司回款的难度,增加资金链的压力,进而可能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此类事件影响比较恶劣,相关投资者的市场信心,明显不足。从股票价格和后续房屋销售等情况看,确实会受到影响。这都是企业后续需要格外关注的地方,出现业绩下滑的概率也明显增大。”

2、资金链稳健问题

此外,新城控股的资金链能否保持稳健还是一大问题。据财务数据显示,正如大多数房企一样,新城也是在高负债中奔跑的房企。2018年末,新城控股负债总额为2793.6亿元,同比增加了77.32%。其中流动负债2255亿元,同比增加72.82%,非流动负债为538.7亿元,同比增加99%。

虽然从现有公开资料来看,新城控股暂时还未面对紧迫的短期债务危机。但面对种种可能出现的连锁反应,新城控股能否保持资金链的稳健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地产公司玩的就是高杠杆,金融,老板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而一旦银行催贷断贷,等待公司的就不是20%或者30%的下跌,而极可能是“灭顶之灾”。

3、高库存待解问题

除短期需要重点关照的资金链问题之外,新城控股自身高库存难题或更为严峻。据相关财务数据显示,在2018年年末,新城控股存货同比大增90.59%,达到1455.73亿元。而今年4月初,上交所曾针对此向公司提出了问询,并要求新城解释其去化情况和存货情况的区域分布特征。

在新城控股的回复中,新城控股位于三四线城市的存货占比为61.44%,而该数值显著高于公司在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合同销售额50.72%的占比。此外,该集团也坦言,受调控政策持续影响,自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一季度,公司三四城市房地产项目去化率同比有所下降。由此也可以预见,在王振华事件的激发之下,新城控股的高库存问题或许更加不好解了。

而对于以上种种难题,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王晓松与他的新城控股而言,股价的下跌或仅仅是问题的开始。“股价下跌会引发债务的连锁反应,影响企业下一步的融资计划,必然影响公司未来的资金链运作。”

因此可以看到,留给新城控股新任董事长王晓松解决烂摊子的时间不多了,而这一困境也远比他想象中的要难解的多,毕竟今天股价继续跳水就是很好的证明。

而再加上前文提到的养鲨鱼的特殊癖好,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他能领导好下属们挽救整个公司吗?


更多
· 推荐阅读
51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47
  • 1/2
  • 47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