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腾讯加持,赴约美股,斗鱼何时上市仍是未知数!
0人浏览 2019-05-26 20:40


 作者|刘丝雨

 来源|野马财经


时隔三年,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要上市的消息再次登上了各大新闻头条,然而这次的舞台由中国变到了美国。那么,等待着它的是一片蓝海吗?

“习惯性”跳票的斗鱼,这次能否上市成功?而错失“游戏直播行业第一股”的它,又能否在资本角逐的舞台上,后来者居上?


2019年4月22日,斗鱼正式向美国证交会递交了招股书,启动上市几乎成定局。

网上之前盛传的斗鱼最终决定在5月23日赴美上市敲钟,现在看来也只是国内媒体的猜测。斗鱼方面回复野马财经,具体上市时间以官方微博和官方公告为准。


野马财经发现,斗鱼提交的最新版本招股书“信息仍然不完整,可能会更改;在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注册声明生效之前,斗鱼的股票将不会被出售”。也就是说,这个招股书并不是最终版本,斗鱼现在还处于修改招股书阶段。野马财经也未在纽交所官网查询到斗鱼的确切上市安排。


野马财经发现,斗鱼向美国证交会提供的说明书也一改再改。在斗鱼3月6号提交的说明书修正版本中,较初次提交的说明书拟稿版本内容,多出了“财务报表重述”(Restatement of Financial Statements)部分。说明书中解释,斗鱼在内容成本摊销的处理中出现了错误,公司不得不重新更改历史财务报表。

有专业人士表示,短时间多次交表中还存在重大会计调整,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该公司的上市财务信息处理不够严谨。

好事多磨?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斗鱼一路上波折不断。


 背靠大树好赚钱?不存在的

在赴美前的三年间,背靠大金主的斗鱼在烧钱的路上一路狂奔。

2018年3月,作为斗鱼最大股东之一的腾讯,大手潇洒一挥,斗鱼就此获得了43亿元(6.3亿美元)的巨额战略融资。

而早在2016年3月,腾讯就正式入股斗鱼。作为见面礼,腾讯一上来就带着红杉资本、南山资本等一众小弟给斗鱼砸了7亿元(1亿美元)以表诚意;之后的C轮融资也是腾讯亲力亲为进行领投。

赴美前,斗鱼共完成了6轮融资;其中3轮都有腾讯的身影。目前,腾讯是斗鱼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40.1%。

背靠大树好乘凉,傍上这么个有钱的干爹,那不得衣食无好似神仙,但斗鱼不按剧本演。

“虽然我们流量大,用户多,但就是不赚钱啊!”,斗鱼的CEO陈少杰曾弹幕吐槽自家窘境。本应是不差钱的直播界一哥斗鱼,却仍然被财务问题弄得彻夜难眠。

早在2016年,斗鱼上市的消息就不胫而走;现在看来,当时的上市新闻或许有些空穴来风,但不难看出斗鱼缺钱的短板从未被解决过,甚至愈演愈烈。有业内人士称“斗鱼最迫切的愿望就是能尽快上市来解决眼前的财务危机”。

据悉,斗鱼此次上市拟融资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7亿元,股票代码DOYU。

在招股书里,斗鱼强调了自己在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第一的地位。2.53亿的注册用户和1.36亿的平均月活;总营收成绩高达36.54亿元,同比增长93.8%,让斗鱼当之无愧。

但斗鱼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挣的赶不上花的”。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斗鱼的成本高达35.03亿元,堪比营收的成本投入让斗鱼的净亏损一直高居不下——高达8.76亿元,同比去年增长42.9%。

也就是说,若没有腾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一系列砸钱举动,斗鱼早就该“搁浅”了。

可金主爸爸只有一个,儿子却有许多。在游戏直播行业,同样背靠腾讯的还有虎牙(NYSE:HUYA)。尽管战略融资金额远不及斗鱼,估值也只有斗鱼一半,但就是这样的虎牙,在2018年4月凌晨,快斗鱼一大步,完成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的上市之旅。

业内普遍看好的斗鱼,在“直播行业第一股”的比拼中,被同父异母的虎牙,拔得上市的头筹。此后无论是平台运营还是增长势头,虎牙都走在了斗鱼前面。


别低头,皇冠会掉

正如招股书中的描述,斗鱼的注册用户、月活是中国第一。但这个数据来之不易,谈钱才能不伤感情。

2018年,斗鱼疯狂“挖人”,主播数量翻番,成本大头全花在主播、购买内容版权上。

斗鱼在招股书中也表明了自己对于头部主播的营收依赖,2018年头部主播带来的收入占到直播总收入的50%,直播业务营收又占到总营收的86.1%,剩下的收入来自广告,因此顶级主播议价权非常高。

在斗鱼麾下,排名TOP10的主播有8位,TOP100的有50位,签约费在业内堪称天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挖角、酒驾、涉黄等,斗鱼的负面事件层出不穷。“自己最大的风险之一就是管不住平台主播和用户乱说话,违反中国法律,进而影响公司运营和品牌形象”,斗鱼在招股书里坦言。

2018年6月,斗鱼因盗播2015DOTA2亚洲邀请赛的侵权案被央视《法治在线》点名,被判向举办方赔偿经济损失共110万元,甚至成为电竞直播领域里程碑式的案件。

除此之外,因头部主播的不当言行,斗鱼也没少吃苦头。从2016年开始,斗鱼主播为博出位而丑态百出的行为多次引起了央视的关注报道;十大巅峰主播里,一半已凉凉,大主播陈一发、卢本伟也惨遭封杀。

多次整改之后,斗鱼迎来的却是更严厉的监控手段。2018年10月,在为期近一个月的电竞盛会“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如火如荼之时,斗鱼App惨遭全网下架。官方回应下架是“内部优化调整”。不过有媒体指出,触碰了政策红线是下架的关键。

在斗鱼还在为下架风波焦头烂额的时候,虎牙的营收同比增长103.1%,并已连续5个季度实现盈利;而同样去年在港股上市的映客(3700.HK),2018年净利润达11.01亿元。

虽说资本扩张之路,斗鱼的确慢了半拍,但也因金主腾讯,活了下来。不过,用户愿不愿意给钱,一直是直播平台面临的棘手问题之一。

据招股书显示,斗鱼的用户付费率甚至不到3%;相比之下,虎牙在2018年第四季度付费率却为4.1%。对此,斗鱼在招股书中表示:“若不能通过热门电竞游戏来维持市场第一的地位,用户和主播基础将剧烈动摇。”

与此同时,在上市之前,斗鱼动作不断、野心不小。

 临门一脚,绝处逢生?

5月13号,斗鱼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成立新公司——武汉斗鱼网络直播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技术”),业务涵盖互联网信息服务,以及音乐娱乐、游戏、演出剧目、动漫等业务。

对于斗鱼此次的子公司业务布局,长期关注斗鱼的读者应该并不意外。

早在2017年,陈少杰就在专访中透露:“斗鱼不仅会在游戏领域深耕,其也会发展垂直化的品类,在二次元、音乐、财经、汽车等领域深耕;‘直播+’,将来会这样一个生态。”

斗鱼在招股说明书里似乎提供了另一条线索。

2018年,国内非游戏直播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ARPPU)为677元,而游戏直播ARPPU只有365元。也就是说,非游戏直播的用户付费率比游戏直播的更高。或许斗鱼已经寻找到了直播打赏营收下的“出口”,想要另辟蹊径了。

而在上市前夕,斗鱼子公司的成立,似乎印证着陈少杰曾经的话。从AcFun(A站)发家的斗鱼,为了盈利,可能真的要重操旧业了。斗鱼的发家,要从A站说起。

2008年,陈少杰与发小张文明共同创业,开发了名为“掌门人”的游戏对战平台,2010年底卖给盛大游戏,赚取了第一桶金,随后买下二次元弹幕网站AcFun。2014年,AcFun网站的生放送直播栏目正式更名为斗鱼TV,开始做游戏直播。

斗鱼现在虽然负面层出不穷,但其弹幕文化却是一股清流。这不仅为其带来了较高的用户粘性,还造就了无数经典话题,领先国内其他平台。“弹幕上的梗比直播精彩”甚至成为了网民的一种共识。

“有时候运气因素真的很重要。”张文明说,“直到2014年,美国游戏直播网站Twitch被亚马逊收购的消息传回国内,刺激到国内的资本方,斗鱼才得到了2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融资”。

2017年,张文明接受新浪专访的时候就曾表示:“游戏直播需要相当大的投入,从经济回报上看并不高,但通过游戏直播可以将用户吸引到平台上后,再推荐用户看其他内容,产生消费。”

这么看来,斗鱼子公司的成立或许已考虑良久。“游戏直播第一股”到底是谁,现在言之尚早,一切都要在斗鱼上市后才能见分晓。

用斗鱼CEO陈少杰的话来说,“斗鱼之名得至泰国斗鱼,这种鱼凶猛好斗,两雄相遇必定来场决斗”。


在这场资本的角逐中,斗鱼和虎牙,究竟谁会登上王者宝座?欢迎在评论中留下你的观点。


更多
· 推荐阅读
13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