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步长制药遇上大麻烦 每天“推广费”花2050万 中药注射液频发不良事件
0人浏览 2019-05-14 10:20

  中药大户步长制药,近日是麻烦不断。

  前几天董事长赵涛被曝花了650万美元,送女儿去斯坦福大学,最后却因为资料作假而被取消录取。

  现在,上市公司又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说明中药注射剂疗效,并自查质量和销售费用。

  其实,在步长制药因董事长女儿深陷美国名校作弊丑闻之后,市场对中药注射液的质疑声就不绝于耳。

  受此影响,步长制药报收24.41元,下跌9.76%。市值较前期高点蒸发67亿元!

  1

  4大核心产品销售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有独家专利的核心产品为脑心通胶囊、无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6亿元,同比下降1.4%。其中,上述4个产品2018年的合计收入达91.43亿元,占总收入的67%,堪称4大“支柱产品”。

  然而,这4个支柱产品却出现不同情况的销售下滑。

  根据年报,脑心通胶囊(36粒)的销售6960万支,比上年同期减少16.4%,库存量暴增195.8%。

  丹红注射液销售也明显下降,10ml/支规格销售量为8045.99万支,同比下降24.90%;20ml/支销量同比降幅为19.86%。

  核心产品销售下滑的背后,是频发的质量问题。

  根据媒体报道,2017年4月,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

  2017年7月,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

  2016年,步长的主打产品——丹红注射液更被列为重点监控用药目录,一度面临停用风险。

  丹红注射液之所以被列入重点监控用药,均因为不良反应频发,比如可能出现的过敏反应,诸如可见皮疹、心悸、寒战、发热、恶心、呕吐、腹泻、胸闷、呼吸困难、喉头水肿、抽搐等,停药后均能恢复正常。

  这也使得2016年步长药业净利润大幅下滑49.97%,并且被评为“失望之药”。

  虽然,之后步长制药布局多个注射剂新品,但就2018年的数据来看,以脑心通胶囊、丹红注射液为代表的核心产品,仍是营收的主要来源。

  2

  每天要花2050万“推广”药品

  在上交所的询问函中,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成为关注的焦点。

  数据显示,步长制药2018年的销售费用80.36亿元,占同期136.65亿元营业总收入的58.81%。

  其中,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有93%花在了市场、学术推广和咨询上,三者在2018年合计花费74.86亿元。

  与步长制药相比,以岭药业、云南白药、天士力等多家医药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9.23%、15.15%、15.75%。

  对此,上交所要求步长制药董事长补充披露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的主要核算内容及对应金额、支付对象及是否为关联方,以及支出的合理性等。

  其实,步长制药巨额销售费用一直就是个问题。

  2016年年中,步长制药重启IPO,被媒体曝出“天价推广费”——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公司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分别花去了44.66亿、51.83亿、58.41亿,累计达到154.9亿元,连续三年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

  到了2018年,这一费用更是涨至74.86亿元,相当于平均每天花2050万元用于“推广”。反观,研发费用仅有4.8亿元。

  是什么样的药,需要每天花2050万元用于“推广”?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步长制药多次涉嫌行贿。

  在2016年判决的三起相关案件中,福建省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黄某某、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院长陈某某等人因收受步长制药业务员的药品回扣被判受贿罪。

  2018年,步长制药为开拓湖南省益阳市的医药市场,委托销售经理制定了由医药代表向各医院、卫生院开药的医生按一定比例给付回扣的促销方式,最终多人被判行贿罪、受贿罪。

  再联系到步长制药核心产品屡曝质量问题,且丹红注射液还面临停用的风险,“天价推广”费用背后的灰色利益链条引人猜想。

  3

  中药注射剂市场恐生变数

  在步长制药因董事长女儿深陷美国名校作弊丑闻之后,市场对中药注射液的质疑声也不绝于耳。

  媒体人王志安在微博上发表的“珍爱生命,远离中药注射液”言论,更是将中药注射剂推上风口浪尖。

  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数据,2017年中药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注射剂和口服制剂所占比例分别是54.6%和37.6%;注射给药占整体报告的64.7%,严重报告中涉及注射给药途径的占77.6%。

  较高比例的不良反应,让中药注射剂成为监管重点。

  5月13日,上交所函件表示,近年来中药注射剂面临医保受限、辅助用药重点监控、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等政策方面的挑战。

  因此,要求补充披露对公司经营具有重要影响的行业相关政策,并说明具体影响。

  2019年版《国家医保目录》调整在即,分析认为,中药注射剂是进一步限用,还是直接被移送出医保目录,将对相关药企造成较大业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步长制药总裁赵超表示,“中药注射剂在临床使用中有很突出的效果,生物利用度相对较高、疗效确切、作用迅速。很多时候有着化学药品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不良反应报告,药监局向辅助用药(大多是中药类产品)“开刀”。在这一背景下,不知道步长制药总裁赵超还能否坚定的说,中药注射剂有化学药品不可替代的作用?

更多
· 推荐阅读
44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36
  • 36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