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3·15特写|“有钱人”,不容易!
0人浏览 2019-03-15 19:41


作者|陈梦霏 鹿凯

来源|野马财经

你是不是经常会有一种感觉,“我该不会是被盯上了吧?我才买了100股,总是盯着我么?”

其实,不仅是金融资本市场,只要是有钱的地方就有刀和韭菜。赚钱不容易,把赚来的钱守住了、拿稳了也很不容易。

“融资难、融资贵”已广为人知并且受到重视,然而“投资难、投资‘贵’”也不容小视。

资管狂欢后本金和收益都没影儿了

每逢“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前夕,总会有妖魔鬼怪被集中曝光。今年的“消费者吐槽大会”还未开幕,就有一家券商遭到了投资者们的围攻。

3月13日,微博“315曝光台”一则名为《开源证券伪供应链金融欺诈消费者》的联名举报信,引起投资者们的热烈讨论。

(开源证券投资者在微博上发布的举报信息)

举报内容显示,有21位投资者,在2016年12月底购买了开源证券发行的“源广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金额共计6000万元,期限18个月,2018年6月28日到期。但是,截至目前投资者们并未收到开源证券划付的本金和投资收益。

事后,野马财经联系到一位宋姓维权人。电话中宋女士语气里颇有些无奈地向野马财经忿忿吐槽:“连项目负责人都辞职了,(和开源证券)会谈了两次都毫无结果,真是没办法了……”。

一份“源广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书显示,这支资管计划通过信托计划的方式,向上海广兆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兆供应链)发放信托贷款。筹集资金,专项用于广兆供应链向上游供应商——上海良玉采购苹果公司和软公司电子产品,资金全封闭运作,开源证券对项目资金运作进行全程监管。

此外,开源证券还承诺“每半年分配投资者收益,到期归还本金及未分配投资者收益。”不过宋女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前面几期虽都是正常兑付投资收益的,但开源证券在2018年3月份就已经得知融资方违约了,而且直到7月初才以邮件方式通知无法兑付。

(来源:投资者提供的“源广1号”资管计划书)

那么这笔投资款到底去了哪里?为何广兆供应链直到最后关头才出现无法兑付的情况?据宋女士介绍,事发后他们一行人曾来到该公司探访,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原本可以用来抵押抛售的货物,也不翼而飞。

野马财经通过投资者提供的一份《四方合作协议》,先后联系了广兆供应链、开源证券方面,以及“源广1号”资管计划联系人费留宾。截止发稿,广兆供应链公司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开源证券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回复称:“已汇报领导,目前正在核实。”

至于“源广1号”项目联系人费留斌,在听到记者来意后,回了一句“我不是,你打错了”,便匆匆挂了电话。

“成宿睡不着还得强颜欢笑维权”

“项目负责人在资管计划到期之前就已经离职了,现在的对接人根本不知道情况,这个项目管理太混乱了,一问三不知。沟通了几次都没结果,现在连电话也不接了。”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宋女士早已接受,但每每提起维权的细节,心中总是郁结难舒。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18年7月,几乎和开源证券21位维权投资者同一时期,遭遇资管计划项目逾期的另一行投资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绪,来到联储证券位于上海陆家嘴金砖大厦8楼的总部。

和“源广1号”项目不同的是,联储证券发行的这款逾期资管计划——“中弘新奇1号”,涉及资产将近5亿元。这里提到的“中弘”,正是“1元退市第一股”的中弘股份。

不幸的是,据宣传资料显示,“中弘新奇1号”项目的连带责任保证人,正是中弘集团、中弘股份和“江西老表”王永红。

在得知资管计划逾期爆雷时,以赖玮为代表的维权投资人,曾在联储证券方面的安抚下,以为可以通过中弘股份债务重组追回本金,但随着中弘股份重组计划泡汤,连带着退市结局的到来,他们也只能接受现实,继续着他们漫长的维权路。

“为了这件事我成宿成宿的睡不着,每次来上海维权还要强颜欢笑,跟家人说自己是去玩了,其实呢?”作为受害人之一,在杭州与上海之间来回奔波数次的孙女士,曾对如此野马财经如此吐露心声。

明星竟然成了一把割韭菜的刀

如果说资管计划投资爆雷,是个放长线钓大鱼的过程,那么A股市场像“金融圈女股神”赵薇那般割韭菜的手法,则简单粗暴得多。

关于艺高胆大的赵薇夫妇高杠杆入驻祥源文化(600576.SH)的经典案例,已经在坊间耳熟能详。简单来说,事情源于2016年的冬天,祥源文化公告,赵薇和丈夫黄有龙实际控制的龙薇传媒,拟以30.6亿元收购万家文化29.14%的股份。

龙薇传媒,一家注册资金不过200万元,没有任何实际经营业务的空壳公司,却要收购一家在A股市场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近30%的股权。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桩堪称“蛇吞象”般的明星收购案,龙薇传媒竟然只有6000万元的自有资金,收购杠杆高达51倍。

要知道,在这桩收购案的内幕曝光之前,有多少股民冲着“小燕子”的明星光环,一头扎进了祥源文化的坑里。如今随着收购案告吹,赵薇夫妇被采取市场禁入5年,并处以罚款和警告,留给投资者的只剩下一地鸡毛。

讽刺的是,事后在上百名投资者对祥源文化以及赵薇夫妇提起诉讼的过程中,赵薇不仅安然无恙地录制综艺真人秀《中餐厅》,还在2018年9月19日第一次股民索赔案开庭的关键时期缺席审判,被媒体曝光在自家法国酒庄心情大好地跟访客聊着红葡萄酒。

如今韭菜告明星案,已持续发酵近两年。继2019年年初,赵薇输了祥源文化股民诉讼案,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过去已有2月。就在不久前,又有祥源文化、龙薇传媒、赵薇涉及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再次迎来开庭。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心碎了一地的股民们,能否得到期待的结果。

根据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证券维权律师臧小丽团队精选了23只已胜诉可索赔股票案,祥源文化位列其中。臧小丽对野马财经表示,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涉嫌违规或虚假陈述的的确不少,但不说所有这类情况投资者都可以索赔,因为监管部门介入调查认定上市公司违规证据确凿的条件是很苛刻的。

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割韭菜的赵薇们”也成了新闻热词。

全国人大代表樊芸更是当面向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直接喊话,对“割韭菜”的上市高管不仅要罚得“倾家荡产”,还要加重刑期。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已正式采纳全国人大代表朱建弟,关于修改《证券法》相关条款的议案。这意味着重罚“割韭菜”、“财务造假”等行为,在未来可能被纳入全国人大立法工作。

“我是大学教师,当时却像个泼妇”

虽说股市沉浮向来败多胜少,无论你是韭菜还是赌徒,踩雷总是成长的必经路。然而,A股市场的雷总是包裹着好看的糖衣,充满着主观故意和恶意。譬如,曾经披着“360概念龙头股”外衣的ST天业。

2016年奇虎360宣布私有化,不少搭乘着“360概念股”顺风车的企业,一时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彼时持有重组完成后奇虎360近1%的天业股份,正是这趟列车的幸运儿之一。

头顶“360概念龙头股”光环,再加上2016年亮眼业绩,天业股份开始大肆举债。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开始逐渐吞噬上市公司利润。直到2017年上市公司业绩大变脸,巨亏2.27亿元,沉浸在“360概念股”资本狂欢中的股民们才恍然醒悟。

更令人惊讶的是,就连投资者们一开始看中的360持股,也在2017年报中宣布已被转让,但此前上交所网站却并未公开披露。巨额资金不知去向、“360概念股”光环不再,股票披星戴帽,公司还遭证监会调查……面对前途未卜的天业股份,股民四顾茫然。

接连不断的黑天鹅,导致天业股份股票连续跌停,身为投资者之一的教师周红玉,先后投入的近30万元,只剩下5万多。这几乎搭进了她全部的积蓄。

回忆起当初和一众投资者打到天业股份总部大楼,在双方冲突过程中情急之下将美工刀抵在自己胸前的场景,她至今仍心有余悸。“我是一名大学教师啊,当时却像个泼妇……”

雨夜睡在海航楼下的维权人

与这些资管计划投资人,以及沉浸在A股市场博弈的普通投资人相比,在互金江湖上踩雷的投资者更加让人心情复杂。这些投资者普遍以年龄偏“老”和“小”为主,通常对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知识更加缺乏,连维权都显得乏力。

三元桥地铁站,作为北京机场快线的主要中转站,因安检严格有着“第四航站楼”的美誉。距地铁站不远的霄云路,更是因为坐落着鹏润大厦、海航大厦远近闻名。野马财经发现,自2018年下半年至今,海航大厦楼下隔三差五地就会有维权人群聚集,真的是与这富丽堂皇格格不入。

(来源:野马财经拍摄)

2018年初秋的一个夜晚,北京夏日的燥热还未完全褪去,一场秋雨还是增添了一丝丝凉意。“聚宝汇”投资人张哥等一行数十人在海航大楼下焦急等待着谈判结果。

“聚宝汇”作为海航集团旗下的主要互金平台,上线与2014年7月。有收益型保险、基金投资、固定收益等多种投资产品。随着2018年国家对互联网监管的趋严,背靠海航大树也难掩危机。

“今晚就没打算去住酒店,就在大厦地下睡吧。”张哥一行人已在海航大厦楼下耗了一天,仍旧没有得到回复。当天距离他们投资逾期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到海航大楼下的,多得投了100多万,也都是急等钱用的。投资人李姐告诉野马财经,她买的产品7月份就到期了,现在还未兑付。“9月初他们就发没有兑付的邮件,客服那边一直说不晚于18个月内兑付。”时间过去数月,野马财经后再次尝试联系“聚宝汇”了解情况,对方工作人员拒绝告知相关信息。

(来源:聚宝汇向投资人发来的短信)

高档小区四周曾遍布“乾坤袋”

在互金野蛮生长的那些年,野马财经在调查走访过程中经常发现,但凡各地豪华高档小区四周的底商,一定是遍布各种以投资为名号的“**金融”“**理财”“天使*馆”“**小贷”……

这些店面像一个一个张开的“乾坤袋”,愿意或不愿意上钩的人都会瞅上一眼,甚至主动钻进去。e租宝、善林、快鹿等曾经玩的套路,也大抵如此。

以左手资本、右手明星,最终难逃法网的“快鹿系”为例。

甄子丹、杨子、郎咸平等一众名人,皆因《叶问3》上映联系在了一起。而这背后真正的始作俑者就是一手打造了“互联网+电影+资本”模式的“快鹿系”掌门人施建祥。

随着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围绕《叶问3》的一系列资本迷局也浮出水面,“快鹿系”也很快被揭掉面纱。

经查,快鹿系在融资端,通过多个平台卖出的电影收益权大肆敛财;在资本端,则通过投拍电影提高知名度,之后公布预投上市公司,托高股价收益。

到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时,两名主犯被判无期徒刑,涉案金额高达432亿,造成近十万投资人高达152亿的损失。作为始作俑者的施建祥已经被中纪委列入百名红通人员,现下落不明。

时至今日“快鹿案”、“e租宝案”、“中晋案”等都已判决,而还有很多案件至今仍是悬而未决,投资者损失追偿更是遥遥无期。

相比而言,“融资难、融资贵”已经被市场广泛关注,然而“投资难、投资‘贵’”也不容小视。对此,在“315”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更多
· 推荐阅读
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1
  • 那么问题来了,马云的那些软件里的投资也有可能海市蜃楼啊。反正马云现在网上说辞职了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或者圈钱太少的问题??
    03-26 09:56 2回复
  • 1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