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圈子

散户太可怜了,关联交易与利益输送背后的谜团!
0人浏览 2019-02-12 17:37

作者:澄泓研究院

编辑:澄泓君

关联交易大揭秘

关联交易的存在往往会对公司业务独立性、持续盈利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并可能成为操纵利润、逃避税收的工具。

通过收入(应收、预收、现金等方式)或者资产交易来粉饰业绩,当中最普遍、最好用的方式就是利用关联交易了。

关联交易概念比较好理解。容易发现关联交易作假的现象有:

(1)交易所涉及的金额较大且频次较低,或与自然人发生大额交易及资金往来;

(2)交易不通过银行转账,而是采用现金结算或多方债权债务抵销方式结算等。

但其实上市公司要通过关联交易作弊,不会这么初级的表现出来。往往交易背后有错综复杂的关系链。重点在于利用行业常识发现财务数据异常,然后极具耐心的去挖掘背后的关系网。

关联方:关联方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主要指上市公司的发起人、主要股东、董事、监事、高级行政管理人员及他们的家属和上述各方所控股的公司。

目前对关联方的界定,有是否形成控制、共同控制、是否能产生重大影响,也就是说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为标准的,而非仅仅根据持股比例来判断。

关联交易:公司或附属公司与在本公司直接或间接占有权益、存在利害关系的关联方之间所进行的交易。包括关联方采购、关联方销售、关联方资金拆借、关联方融资担保、关联方的授权转让、关联方租赁、关联方代理、关联方权利许可、关键管理人员薪酬等。

关联交易的优点:

关联交易的劣势:

上市公司案例

1.银亿股份

银亿股份000981:利用隐蔽关联方来操纵交易

银亿股份是宁波地产商,2011年33亿借壳ST兰光。

关联交易疑点1:

2012.12月,百胜麒麟向银亿股份支付银亿品牌使用费及项目开发管理费,项目总体建设周期暂定6年,未披露关联交易。

2016年银亿股份的应收账款中有1.5亿为百胜麒麟的,占比应收账款年度总额达58%,未披露关联交易。此外百胜麒麟是银亿股份2016年第一大客户,金额4.02亿,占银亿股份年度收入的5.77%。

但银亿股份通过宁波中元地产间接持有百胜麒麟20%的股份(银亿股份持有宁波中元20%,宁波中元持有百胜麒麟100%股份)。而且2014开始披露确认宁波中元是银亿股份的关联方(2015、2016也有披露),也就是说百胜麒麟也是银亿股份的关联方了。这其中1.5亿应收账款、4.02亿的收入是有多见不得人,而不去合理披露呢?推测2012-2016年间都具有大量关联交易未披露。

关联交易疑点2:

2016.9月,李明官先以9.7亿的价格将上海大友公司80%的股权卖给银亿股份,马上,银亿股份又以12.46亿元转让给海东公司,银亿股份一个月内净赚差价2.75亿。

但李明官和海东公司是上海大友唯有的两大股东。李明官为什么不直接卖给海东公司,或者合理市价12.46亿元卖给银亿股份?

银亿股份业绩情况:

数据来源:澄泓研究院

公司借壳上市后一直增收不增利,2013、2014、2015年,公司收入逐步增长,而净利润、扣非净利润逐步下降。

关联交易手段用尽后,2016年只剩下0.77亿的扣非净利润了,2017年底穷途末路,只能开始卖资产了:2017.11月出售舟山银亿房产、舟山银亿新城房产各56%股权,预计收益约3亿元;2018.1月出售沈阳银亿房产50%股权,预计收益约2.24亿元。

2015年股灾开始到2017年公司股价基本都在高位横盘。期间财务舞弊的动机也比较明显:大股东持股70%以上,且持续高比例的质押中。

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2018年的暴雷让它回到了借壳上市时期的股价。目前100亿市值左右,年初还近500亿的市值。

反正已经撑不住,年报再来个“洗大澡”,1.30公司公告业绩预告:2018年净利润2-4亿元,增长-87.51%至-75.02%。原因:行业不景气,同时计提6-8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银亿股份2012-2018周K线

2.高斯贝尔

高斯贝尔002848:关联交易背后的利益输送

高斯贝尔2017年2月上市,主营数字电视软硬件产品,主要包括有线数字机顶盒等。名字“高斯”“贝尔”挺高大上的,但一看主营“有线数字机顶盒”,一脸嫌弃的业务。

2017年8月,上市半年的高斯贝尔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途,我知道大量投入机顶盒相关业务没什么前途,但半年的时间你就变脸,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而且这还是IPO募集资金。

然鹅,这并不是最闹心的!“高斯”“贝尔”要合谋去收购深圳市高斯贝尔家居智能电子有限公司,这是实控人刘潭爱旗下的公司。

高斯贝尔智能家居主营:检测工具摄像头、家庭无线安防、网络摄像头等三大类产品。(如果不搞关联交易猫腻,收购这公司看起来好像比投入机顶盒业务好接受一些)

高斯贝尔智能家居股权结构:高视伟业(高斯贝尔实控人刘潭爱控股90.67%)创投持股38.005%;刘潭爱(高斯贝尔实控人)3.5%;欧阳健康(高斯贝尔副总经理)21.25%;杨长义(高斯贝尔子公司研发副总)21.245%;童鹰等其他五名自然人共持股16%。也就是说刘潭爱合计持有高斯贝尔智能家居智能家居37.96%的股份,其他股东也是关联方,这妥妥的关联交易。

截止2017年6月30日,高斯贝尔智能家居净资产4306.38万元,若按计划2.5亿收购,则溢价480.53%。

收购标的历史融资估值情况:

2016年估值才达十年前的注册资金,甚至比2015年估值下降了30%多,这样的资产也值5倍溢价?妥妥的通过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

而且收购标的的造假情况也严重:(证监局直接质疑挖出)

关联交易造假后来也被证监局证实:

高斯贝尔股价一泻千里,除了并购的关联交易造假外,当然还有公司自身业务的低门槛、行业红海、上市前财务数据粉饰有关。

一上市就业绩变脸:

高斯贝尔周K线

题外话:公司高频覆铜板项目已入批量生产阶段,国内稀有。(某券商组织调研过,若公司没再欺骗投资者,该题材亮点十足)

2017年高斯贝尔高频覆铜板项目车间完成建设,2017年末已取得军工资质,并且已实现FR4板材批量生产,PTFE产品已开始小批量试产,PPO处于试产阶段,各种型号产品得到多行业认证,为后续的批量供货提供保障。随着5G与汽车电子的发展,会带来高频覆铜板增量需求。目前已进入批量生产阶段。

此外三聚环保算是关联交易造假的典范,堪比乐视网,由于三聚环保背后的关联方王国及其复杂,这里就不做展开了。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节选、摘录自上市公司公开披露信息,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尽管我们尽力确保文中所有信息的正确性和适时性,但不对其准确性或完整性做出任何保证。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买者自负。

任何订阅人如预引用或转载本订阅号所载内容,务必联络澄泓财经/投资菌并获得许可,且不得对内容进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和删改。

更多
· 推荐阅读
20
1
扫码下载股市教练,随时随地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发 布
所有评论(0
  •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
  • 0
  • TOP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您参考、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请勿相信任何个人或机构的推广信息,否则风险自负